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66:伐黄嵩,东庆一统(八)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马蹄落在地上发出急促的哒哒声。

    “报——前方二十里发现敌军踪迹!”

    先锋斥候疾驰而来,吁了一声,抓紧缰绳令战马停下,急忙翻身下马回禀。

    “二十里?真是急着送死——”姜芃姬冷笑一声,“此事我已经知晓,通知杨军师过来。”

    姜芃姬不急不慢地打发斥候,低头将右手抓着的半只烤羊腿吃了个精光。

    打仗要打,但是肚子也要喂饱呀。

    【燊枷】:笑哭,主播你好歹尊重一下自己的敌人,人家都要打过来了。

    【醉云猫妖】:要不怎么说主播太气人呢?敌人气势汹汹打过来了,她还在吃烤全羊的羊腿,这是正经的争霸直播间不是美食直播间啊!当她的对手,时刻要带氧气瓶,不然伤不起。

    为什么要带上氧气瓶?

    因为姜芃姬的骚操作骚得令人窒息!

    【寐心】:宝宝不同意燊枷同学的发言!如果主播尊重了敌人,放下了羊腿,那她不是不尊重贡献出**的羊羔?仗什么时候打都行,但是烤好的羊腿趁热吃是最美味的——

    巧了,姜芃姬也是这么想的。

    杨思忙不迭赶过来,正巧看到姜芃姬把羊腿上挂着的肉丝啃干净,骨头丢到一旁的火堆。

    她掏出帕子擦了擦嘴,又擦了擦手上的油,瞧着慢条斯理的。

    仿佛没看到杨思崩溃扭曲的表情,她淡定地道,“靖容来了?坐!”

    杨思内心的确很崩溃,那只烤羊是他烤的,辅以各种作料调味,烤得金黄酥嫩,他还没来得及沾上一口,不过是出去如厕一会儿,回来羊羔就惨遭分尸、死无全尸——全进主公肚子。

    杨思的吃货属性人尽皆知,观众们见他表情沉凝地盯着那堆羊羔尸骨,不厚道地笑了。

    【景影】:小容容不哭,宝宝这边烤全羊一只五百六软妹币,你要吃多少宝宝买多少。

    【布偶猫菇凉】:唉,主播真是越来越丧病了,小容容这样可爱的小天使都欺负。

    纵然千夫所指,奈何姜芃姬脸皮厚如城墙拐角,达到金钟罩铁布衫的巅峰,真正刀枪不入。

    她神色自然地道,“敌军已经在二十里外,靖容可有对策?”

    杨思暗中深吸一口气,按捺掐死自家主公的冲动。

    如果能掐死最好,掐不死还会被反杀,太不值了。

    他道,“敌军有备而来,明显是冲着我军的。既然避无可避,不如迎头痛击。”

    杨思这会儿憋着火呢,敌人傻乎乎撞上来,不胖揍一顿对不起自己。

    姜芃姬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用目前的单位换算,二十里也就把八千一百米上下,这个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也算不上远。

    要是普通军队,这个距离有些仓促,往往只能仓促迎战。

    姜芃姬这边则不同,极限迎战的距离可以压缩至十里。

    敌人四千米外发起攻击,混乱的大军可以在敌人冲锋的这段时间列好军阵,做好迎战准备。

    二十里,这个距离对于姜芃姬而言还很宽裕。

    因为在别人的地盘,如今的天气又不算炎热,众将士即使在休息的时候也不会轻易将战甲脱下。只听号角声响起,全军将士立马绷紧了神经,一个一个抓起武器,跑去集合列阵。

    杨思即刻下令,采用外松内紧的军阵,给敌人造成一种慌忙应战的假象。

    等待了一阵,躺在地面的砂砾因为地面震动而跳跃,敌军的脚步声沉闷而有力。

    旌旗猎猎,狂风呼啸,黄沙飞扬,无数人影若影若现。

    谌州是黄嵩的地盘,原信一边寻找敌军踪迹,一边派人收拢残兵,大军总人数升至五万。知道姜芃姬的下落,他也没有急匆匆找她决一死战,反而让全军将士修养两日,恢复元气。

    用疲乏之军和敌人硬碰硬,原信还没蠢到这个份上。

    “敌军轻装从简,长途奔袭谌州,人数虽多但不足为惧。”

    原信信心十足,打仗不仅要看人还要看军队辎重和配置。

    姜芃姬带领五万大军偷袭谌州,还在这里搅风搅雨,她自然不能携带目标巨大的战争武器,

    床弩、云梯、投石车之类的大型武器更别说了,肯定没带。

    外界皆知,姜芃姬这边的军队武器总比其他诸侯强大,最典型的就是床弩和投石车。

    改良前,普通床弩只能安放一张重弓,射程也不远。

    经过姜芃姬和她帐下工匠的改良,能安放六张重弓,射程六百步,重伤骑兵的利器之一。

    投石车更不用说了,攻城利器。

    没有这些战争武器,姜芃姬的兵马只能依靠人力和手中的刀枪剑戟。

    一人再强,还能以一对十?

    哪怕一人能做到,难道全军也能做到?

    单纯拼人力,原信和姜芃姬这边的差距不大,算上己方的战争武器,整体赢面就高了。

    原信拔剑下令道,“全军,冲——”

    为了保存体力,行军的时候速度不快,待两军距离越来越短,速度陡然提了上去。

    上千骑兵迂回包抄,剩余兵卒正面冲锋截杀。

    战车上的战鼓轰隆作响,跳动的鼓点狠狠砸在心尖。

    砰砰砰——

    一下比一下急促,一下比一下沉重。

    胸腔的心脏似要跳至喉咙,跃出嗓子眼儿。

    姜芃姬了然一笑,同样拔出了饮血无数的斩神刀。

    “擂鼓,迎敌!”

    原信大笑道,“瞧那阵型,零散杂乱,不成章法,带兵之人必然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

    姜芃姬轻装从简没带厚重的床弩,但原信这里有。

    古代可没有保护知识产权的概念,姜芃姬以床弩、投石车鏖战青衣军,为日后的基业打下厚实的基础,这事儿天下皆知。其他诸侯势力自然要摸个清楚,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本身又不是什么高深复杂的科技,哪怕姜芃姬刻意保护,仍旧被其他势力偷学了去。

    说这床弩,原信如今带着的数十架床弩,威力丝毫不亚于姜芃姬曾经用过的。

    箭矢以木为杆,以铁枪头为箭簇,以铁片翎为尾翼,威力惊人,射程极远。

    箭矢离弦,嗡鸣不断,仿佛死神的咆哮。

    射在人身上,巨大的力道能将人身体带飞,穿透数人身体。

    杨思见状,连忙阻拦姜芃姬。

    “敌有床弩,主公切不可以身犯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