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67:伐黄嵩,东庆一统(九)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杨思吓得脸都白了,他一个人根本拦不住任性妄为的主公。

    姜芃姬冷眼看着战场局势,颇为好笑地道,“我像是那种上赶着送死的人?”

    杨思暗中松了口气,他都已经做好主公不管不顾带着小白就往前冲的心理准备了。

    她突然那么听话温顺,杨思还真是不习惯。

    姜芃姬却道,“此次装病,我发现一些不一样的事情。”

    杨思不解地望着她,心里嘀咕开了。

    主公从装病事件汲取了什么,如此一反常态?

    以前苦口婆心劝说,她无动于衷,如今都快放弃希望了,她竟然学安分了。

    姜芃姬笑而不语。

    细细算来,她来到这个时代也快十年了。

    表面上适应得很好,好似一个普通的离经叛道的远古时代人,但她骨子里还是那个作天作地的联邦统摄军军团长。她和周围这些人,表面上是一类人,本质却截然不同——

    她从不觉得血脉传承有多么重要,毕竟生育已经被机器取代,延续生命变得极为简单。

    只要她愿意,她就能拥有最佳基因的传承者。

    这个时代却不一样,生儿育女不仅仅是为了满足身体的需求,更是生命、意志的延续。

    因为姜芃姬没有子嗣,所以当她传出病重消息的时候,所有人都一致认定她创下的基业会毁于一旦。没有子嗣就没有延续的希望,哪怕众人没有当着她的面明说,但她心里明白。

    她一死,曾经依附她的人都会像是无根的浮萍,真正的树倒猢狲散,被乱世其他势力瓜分。

    这次是装病,所以众人还能淡定以对,下次要是真的重伤病危,那又如何?

    算算这个时代的平均寿命,她身边的人都已经步入中年或者老年,年纪大了经不得吓唬。

    所以——

    稍稍收敛那么一点点,保护好自己,免得这些小公举吓出个好歹。

    数十架床弩的威力的确很恐怖,直播间看着不停有兵卒死于床弩之下,不由得揪心。

    不过,这是一场十万规模的战争,数十架床弩再厉害也没办法将另一方清剿干净。

    数十个呼吸之后,两方兵马的先头部队已经厮杀到一块儿。

    战场之上,除非到了姜芃姬这种层次的,不然单纯的格斗技巧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集体的配合远比单独个体的蛮干更加重要,生存率更高。

    杨思命令兵卒摆出外松内紧的军阵,本身就是为了误导原信,让原信误以为他们仓促应战,阵型不稳,极好击溃。原信的确是这么想的,一时得意忘形,指挥作战少了一分谨慎。

    将领少了一分谨慎和稳妥,便能在战场直观反应出来,兵卒们的表现是最明显的。

    聂洵冷眼看着局势,仿佛看出了什么,苍白起皮的唇紧紧抿了起来。

    不对劲——

    敌军军阵看似松散杂乱、毫无秩序,但两军短兵相接之后,二者的表现截然不同。

    原信帐下的兵马激进亢奋,原本还算紧密的阵型隐隐呈现松散之态。

    反观敌军兵马,冲锋之时凝而不散,两军交锋也不凌乱,分明是早有预谋的。

    聂洵又看了一阵,心跳如鼓,没由来的慌张直袭胸口,让他心悸难受。

    “速去禀告原信将军,敌军有诈,一定不能激进鲁莽。”

    聂洵让小兵去传话,孰料原信根本不将他的话放在心上。

    一个只会放空炮的文人,有什么资格在战场上指手画脚?

    谋士的责任是出谋划策,正面战场是将军的主场,聂洵可不要喧宾夺主啊。

    “转告聂军师,本将心中有数,不用他多虑,等着今晚庆功宴即可!”原信随口应付道,“再者,军令岂能说改就改的?战场风云变幻,战机稍纵即逝,本将不能全听他的话。”

    要不是风瑾暗中坑了聂洵,导致聂洵的算计全部落空,原信对他的信任也不会降到谷底。

    聂洵听到小兵的回复,胸腔跳动的力道越发沉重,频率也高得吓人。

    奈何原信才是主将,聂洵手中虽有兵权但不能制衡对方。

    原信不肯听,他也不能摁着对方的脑袋让他顺从。

    “刚愎自用——”聂洵气得额头青筋直冒,咬着后槽牙道,“此等莽夫,不得善终!”

    他的声音很小,周遭杀喊如雷,倒是无人听到。

    姜芃姬指着战场道,“靖容,你瞧着他们像不像黑芝麻粥?”

    杨思:“……”

    啥粥?

    自家主公一面注意战场情况、指挥调度,接受指令的传信兵挥舞战旗、擂鼓的兵士也改了擂鼓节奏,前方拼杀的将士听到动静,心神领会。一面让敌军冲杀进来,一面收缩前线缺口。

    别人是关门打狗,姜芃姬是关门杀人。

    她笑道,“我方将士军阵严密,宛若立筷不倒的黑芝麻浓粥。敌方军阵看似严谨,奈何用力过猛,急功近利。数次进攻交锋,阵型越渐松散,正好将他们稀释了,圈起来逐个击破。”

    杨思看了一眼战场,时不时有鲜血冲天、人头乱飞、满地都是残肢断骸。

    他用一张仿佛哀求似的口吻道,“主公,咱们能换一个譬喻吗?”

    杨思也蛮喜欢喝黑芝麻粥的,郎中说多喝黑芝麻能延缓衰老、减少白发。自家主公却像是跟他作对一样,故意用黑芝麻粥比喻战场上黑压压的人头,看得杨思什么胃口都倒光了。

    姜芃姬道,“不形象?”

    杨思冷漠脸,“形象极了。”

    成功让杨思对黑芝麻粥产生厌恶,他觉得以后看到黑芝麻都会下意识想到簇拥的人头。

    尽管比喻有些恶心,不过姜芃姬这话是没错的。

    个人英雄主义在十万规模的战场上有什么效果?

    似一滴水汇入大海。

    唯有默契的配合和如虹气势才能让他们打赢这场仗。

    “合!”姜芃姬又下了一条指令。“击!”

    传递命令的传信兵打了个旗语,战鼓节奏又变,急促如暴雨落地。

    前线盾兵依令紧缩防线,一边杀敌一边将盾牌合成两排,足有一丈高!

    盾牌组成的高墙形成一道实质性壁垒将敌人隔成无数小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