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68:伐黄嵩,东庆一统(十)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姜芃姬帐下兵马化身绞肉机,先将敌人从一大块分成无数小块,再收缩战线将他们绞碎。

    原信帐下兵马素质远不如姜芃姬训练多年的精兵悍将。

    双方的差距不在于个人体质,在于他们对军令的执行速度和程度。

    杨思下令让他们摆出外松内紧的阵势,他们便能听话照做,隐忧敌人放松警惕,派遣大军冲锋。两军同时冲锋,姜芃姬这边的兵卒还能兼顾同袍和阵型,原信那边则相形见绌。

    待两军短兵交接,二者的差距便会放大再放大。

    正如姜芃姬比喻的那样,一方是立筷不倒的浓粥,粘稠凝固,一边是稀松的稀粥,水份高。

    浓粥和稀粥撞到一起,先散的自然是稀粥。

    姜芃姬令前线兵卒放敌军冲入己阵,他们便能忠诚执行军令。

    待时机成熟,姜芃姬又令张开口子的前线紧缩防线,他们同样遵令执行。

    强大的执行力会带来极高的效率,战场这个地方瞬息万变,比敌人快一步就意味着占据先手。姜芃姬这边始终牵着原信等人的鼻子,让他不得不跟着她的节奏来,直至溃败如山倒。

    这一波,姜芃姬至少将原信帐下五千兵马圈到自己的地盘。

    “攻!”

    五千兵马对于姜芃姬五万兵马而言,不过是一小撮人。

    当他们被冲散卷入己方阵列,似一颗砂砾混入沙漠,渺小而无助。

    正巧此时,姜芃姬下令围剿截杀的指令,擂鼓的将士齐刷刷发出一声“霍”。

    雪亮的刀锋和枪头从四面八方插过来,直接将碎成散沙的敌军捅成一只只血淋淋的刺猬。

    擂鼓将士的节奏慢下来了,但擂鼓的力道却有增无减。

    上百只大鼓齐声奏响,声音响彻整个战场,光从气势便将对面压了下去。

    战场变化如此之快,前前后后不过数十个呼吸的时间。

    原信发现姜芃姬打算蚕食的意图,立刻下令让将士且战且退,同时御敌。

    奈何执行力不够,当原信的指令刚下去,兵卒们还未来得及反应已经被敌军包了次饺子。

    一次包饺子,地上便留下数千尸体,这些人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

    莫说生还,混战之下能留条全尸已是侥幸。

    地面的砂砾石块被鲜血染成深红,蜿蜒如血红小蛇的鲜血在地上汇聚,变成一个个小水坑。

    原信见状,愤恨地捶了一下马背,疼得胯下战马发出凄厉的嘶吼。

    他通红着眼睛,一手勒紧缰绳,迫使战马冷静下来。

    “原信将军,敌军明显有备而来,不妨先撤保全军力。”

    两军交锋不过一刻钟,他们便损失了数千兵马,士气大跌,敌方损失微小,照这个形式,继续打下去也是徒增伤亡。倘若原信一开始能谨慎保守一些,未必会面临这般窘迫局面。

    原信听到聂洵这话,一双虎目充斥着猩红的血丝和杀意,看得聂洵心中一颤。

    “大军未败,将士战力尚存,军师此言动摇军心,岂非诛心!”

    原信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战刀,几乎要按捺不住内心狂卷肆意的杀意。

    聂洵道,“敌军人马虽多,但辎重粮草极少。五万大军,莫说一两月,三五日便能消耗无数粮草。我军无需和他们正面对仗,只需围剿骚扰便能断了他们以战养战的奸计——”

    聂洵的办法自然够毒,他要是用这个去对付姜芃姬,她真要跌一跟头。

    为了不耽误速度和机动性,大军携带的粮草只能维持三五日。

    聂洵要是用流氓战术骚扰她搜刮粮食,姜芃姬这边根本拖不起。

    正如聂洵所预料的,姜芃姬怕的不是正面对垒,她怕的是敌人无止境骚扰和围堵。

    原信却是不肯听,他是个极为自傲又刚愎自用的人。

    他对聂洵产生了偏见,这份偏见就会一直存在,不会因为时间而消弭。

    聂洵又在这个时候跳出来阻拦他,原信心头已经怒不可遏。

    只见空中划过一道白光,聂洵被这光晃到了眼睛,下意识抬手侧过身,避开砍向自己脖子的刀锋,但刀锋仍旧落在他的肩头和胸腹。剧烈的疼痛从身体蔓延至全身,疼得他肌肉抽搐颤抖。聂洵的世界被这一瞬的鲜血浸染,伤口喷涌而出的鲜血在地上洒出一道长长的痕迹。

    数位副将目睹这一切,惊得手脚冰冷,眼睁睁看着聂洵的身躯软倒在地。

    鲜血在他身下的土地汇聚成一滩血泊。

    众人看了之后,如坠冰窖。

    原信竟然已经嚣张至此?

    聂洵是黄嵩的谋士,不管他犯了什么错,最后也该交由黄嵩处理,原信凭什么向聂洵挥刀?

    仗着自己是主公宗族本家的长辈,他就如此有恃无恐?

    “拖下去!此人阵前动摇军心,其心可诛……杀之,以儆效尤。”

    冲动过后,原信心头也有一丝丝的懊恼,很快又被愤怒淹没。

    原信的话底气不足,但开弓没有回头箭,砍都砍了,难不成还道歉不成?

    副将上前道,“将军,聂军师到底是主公依仗的心腹,阵前杀他,传回去怕是对您不利!”

    看似帮原信说话,实则是为聂洵说情。

    伤口虽深,但没有伤到致命处,若是及时止血,还能保住小命。

    原信更加看重自己,聂洵真死了,的确麻烦。

    他口气软了两分。

    “拖下去,看管起来!”

    副将生怕他反悔,连忙道,“遵令!”

    聂洵的伤口很长很深,放血起来也是贼可观,这才多一会儿啊,他的衣裳已经被染湿了。

    搀扶他的兵卒抬手一抹就是一手温热的血。

    聂洵的脸蛋十分白皙,哪怕他为了让自己看着成熟一些,蓄了短胡,仍旧掩不住那股斯文。

    因为失血过多,原先的白皙已经转为苍白,唇瓣也暗沉下来。

    面对这么大的伤口和出血量,军医也犯了难。

    最后只能铤而走险——

    “听闻柳羲帐下军医极其擅长伤口缝合,借此止血,不如试一试?”

    黄嵩和许裴结盟的时候,偷袭亓官让守卫的浒郡,劫走了一车医用辎重。

    凭着这一车辎重和暗中收买的退役军医,黄嵩这边也山寨了姜芃姬这边的后勤医疗手段。

    不过,黄嵩这边的经验不足,学得也是四不像,最后会缝合的军医不多。

    聂洵伤口这么大,不缝合就是个死,还是死马当成活马医吧。

    配合止血粉,说不定能捡回一条命。

    副将连忙催促道,“试一试,试一试!能不能活,听天由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