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69:伐黄嵩,东庆一统(十一)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隔着老远距离,姜芃姬也看不到敌军后方发生的事情,更不知聂洵正在生死关头挣扎。

    聂洵在后方为了生命而挣扎,阵前的将士也在厮杀拼命,每时每刻都有人命丧他乡。

    气势这玩意儿,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一旦走了下坡路就很难再昂扬上去。

    姜芃姬一个照面就坑了原信,吃了他五千兵马,将他们的士气一巴掌拍了下去。

    她紧了紧斩神刀的刀柄,好似犯了烟瘾的人,极力想要克制手痒下场的冲动。

    一旁的杨思见她忍得辛苦,可怜巴巴的模样让他硬不起心肠,满腹劝导只余一声叹息。

    “主公若是不嫌,不如让思代劳一二。”

    瞧瞧,他这么善解人意的谋士已经不多见了,多么体贴主公呀。

    欺负这么可爱的小天使,主公的良心就不会痛么?

    姜芃姬眸光一亮,恨不得抓过杨思香一口——

    这厮太上道了!

    杨思:“……”

    他可不敢让主公香一口,一来被主公香一口他有种被男人啵一口的感觉,二来他怕主公冷静下来报复,三来他怕这事儿传到卫慈耳中惹来醋美人的报复——惹不起,单身**好!

    姜芃姬紧了紧小白的缰绳,它似乎也明白了姜芃姬的心意,战意高昂。

    “上,小白!”

    姜芃姬抓紧缰绳,夹紧马腹,小白一溜烟地从大军侧翼迂回跑向前线。

    杨思还没来得及叮嘱什么,只看得到小白一路扬起的烟尘,一人一马早已绝尘而去。

    “唉——碰上这么个主公,注定早生华发,黑芝麻粥还是要多喝——”

    因为战场胜负的天平已经向己方倾斜,战局也越发有利,杨思这才允许姜芃姬下场浪一浪。

    【妖精女王的绯红】:任驰骋上马,哈二奇出击!

    【桑雀】:你们简直有毒,能不能让宝宝好好看直播了?在你们的暴力洗脑之下,宝宝现在满脑子都是哈士奇骑着小白、挥舞斩神刀杀进杀出,明明主播那么帅气迷人得说——

    魔性的东西比正经的东西更加让人记忆深刻,不少咸鱼观众一想起姜芃姬,最先浮现在脑海的不是她的清隽的脸和漫不经心的笑,而是一只身穿红衣银铠,吐着舌头的哈士奇。

    幸亏姜芃姬已经屏蔽直播间的弹幕,要是不小心看到弹幕,肯定会发挥失常的。

    杨思的指挥风格和姜芃姬不一样,后者是用正经的阳谋,后者则喜欢背后阴人。

    阴险而刁钻,总让人有种被阴冷毒蛇缠上的错觉。

    阵前杀敌的姜弄琴最先发现指挥换人,不出所料现在拿着指挥权的人应该是杨思吧?

    “真是不舒服——”

    姜弄琴师从姜芃姬,她也喜欢大开大合的作战风格,换了一个杨思,总觉得浑身难受,唯独多杀几个敌人才能让她心头舒服一些。甩掉刀身挂着的鲜血,姜弄琴眉宇写满了厉色。

    “主公呢?”

    姜弄琴驱马退到后方位置,扭头找了找姜芃姬,始终没有瞧见熟悉的身影。

    她当然看不到了,因为姜芃姬和她的距离太远了。

    “真是不堪一击——”

    姜芃姬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发烫沸腾,观众眼中令人可怖的血液却是刺激她神经的药。

    一路疾驰,一路杀人,抛下敌人的尸首绝尘而去。

    【虚幻之城】: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主播却是一步杀十人,分寸皆冤魂。

    前者是侠客的潇洒豪迈,后者是人屠的累累血债。

    他们没办法指责姜芃姬狠辣无情,同样无法对敌军将士的死说一句“活该”。

    谁才是凶手呢?

    世道!

    看热闹的咸鱼自娱自乐,有些深沉的咸鱼则悠闲翻个身,继续作壁上观。

    姜芃姬目光似要穿透重重人墙,看到敌军的将领。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倘若能万军之中取下敌将头颅——

    姜芃姬心动了,不过她还未来得及付诸行动,便又怏怏地放下这个诱人的挑战。

    算了吧,一群步入中年和老年的小公举要紧。

    饶是如此,姜芃姬仍是神挡杀神、人挡杀人。

    斩神刀下,绝无全尸!

    姜芃姬这边势如破竹,原信这边越战越颓废,士气降到一定程度,将士们没勇气继续拼杀。

    原信见战局无法挽回,最后只能愤恨呸了一口唾沫,不甘心地下令撤退。

    他以为这伙敌军很好拿下,谁知啃了两口才知道人家不是肉骨头,踏马是钢制骨头!

    真要一口咬下去,准保将牙齿都崩断了。

    姜芃姬追杀一阵子,一人拿下全场最佳,最后不甘地带着人回来了。

    她心知肚明,大军的劣势太明显,莫说追击敌人,便是拖延久一些都不行。

    “收拾他们留下的辎重,好好犒劳大军,照顾伤员,将士们今日辛苦了。”

    姜芃姬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血,随手撕下某具尸体的衣裳碎片,胡乱擦了擦斩神刀身。

    杨思也道,“主公,休整一日明日便离开此处吧,原信今日吃了大亏,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原信是主场作战,后勤粮线能得到保障,姜芃姬这边却不是,只能以战养战。

    倘若三五千兵马自然不费劲儿,但五万兵马的压力太大了,食物都要算着吃,不敢胡来。

    姜芃姬道,“我也是这么想。倒不是怕别的,怕就怕聂洵给原信出什么坚壁清野的主意。”

    何谓“坚壁清野”?

    自然不是咸鱼们说的铺地毯,这是一种专门对付强敌入侵还以战养战的方法。

    坚固壁垒,清除郊野,让敌人攻不下据点又抢不到物资粮食。

    姜芃姬现在不需要攻城略地,但她要抢掠粮食辎重!

    要是原信听从聂洵劝谏,来了一出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坚壁清野,姜芃姬等人只能饿肚子。

    五万大军一旦断粮,不用十天半个月,四五天就扛不下去了。

    最坏的情况就是斩杀战马充饥。

    说起这个——

    姜芃姬叮嘱道,“顺便让人清点敌方战马,能用的继续用,不能用的宰了添一盘荤菜。”

    杨思道,“阵亡将士的尸首呢?”

    姜芃姬眼皮一翻,白了他一眼。

    “你还想吃人?”

    杨思:“……”

    (╯‵□′)╯︵┻━┻

    踏马谁要吃人了!

    姜芃姬道,“我军将士尸首焚烧之后连同衣裳装入骨灰盒带回去,敌军的直接在河边焚烧。”

    很多战争打完之后,为了方便清扫战场,尸体都是直接丢入河流,惨烈的时候甚至能将河流下段堵住,整条河染成鲜红。如果这么做省事儿,姜芃姬也不介意省事儿一些。

    不过她很清楚,尸体腐烂会濡染河流,甚至会造成河流附近的村落爆发大规模疫病。

    焚烧尸体绝对是当下最好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