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70:伐黄嵩,东庆一统(十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滚——出去——”

    原信在姜芃姬手里吃了这么大的亏,前后折了上万兵马进去,他怎么能不气?

    牛脾气一上来,怎么也控制不住,满身的洪荒之力急需一个发泄途径,拆主帐是不二选择。

    帐下副将不敢顶风触怒原信,人家连黄嵩的心腹聂洵都是说砍就砍,其他人更不用说。

    一众副将彼此交换眼神,悻悻地抱拳退下,免得被台风尾扫到。

    众人鱼贯而出,原信瞧着空荡荡的帅帐,气喘如牛,双目布满鲜红的血丝。

    此番大败,原信罪责难逃,但他又不想承认更无法接受是他自己的错。

    胜败乃兵家常事,他下一次定能将敌匪围杀!

    心里闷闷不乐,喝了一夜苦闷的酒,直至酩酊大醉。

    与此同时——

    经历一番生死斗争的聂洵终于费力地睁开惺忪迷茫的眸子。

    “军、军师醒了?军师真的醒了!!!”

    照料的军医发现聂洵的睫毛颤动,心中激动不已,这是即将苏醒的前兆啊。

    他要是再不行过来,负责缝合伤口的军医都要绝望了,生怕为聂洵的死担上责任。

    如今聂洵不仅没有死,反而顺利苏醒了,他不仅没有过还有功,青云路就在脚下了!

    “军师,您现在有哪里不舒服的地方?饿了么?渴了么?要不要喝点儿稀粥垫垫肚子?”

    军医感动得热泪盈眶,聂洵这个病患绝对是他接手压力最大的一个。昏迷三天三夜,期间高烧不退,伤口发红还有溃烂之势,他们都以为聂洵抗不过这一关了呢,心想着准备后事啦。

    没想到聂洵看似文弱,他的求生欲竟如此之强,愣是扛过最艰险的一关。

    聂洵瞧着面无人色,唇瓣因为少了滋润而龟裂起皮,眼眸迷茫而涣散,好似神智还未回笼。

    军医只能按捺住激动,眼神渴盼地看着聂洵的嘴,期待他说出什么话。

    如果聂洵的神智是清醒的,这说明他已经暂时脱离危险,若是神智还混沌,危险期还未过。

    军医又试着喊了几遍,聂洵终于肯给他一点儿反应,眼珠子朝他的方向转动。

    聂洵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十分可怕的噩梦,他一片黑暗中摸索前行,身后还有看不清模样的东西追着他跑。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但他隐隐有种预感,那个东西危险,绝对不能被追上。

    他只能不停向前跑,奈何身后的脚步声愈来愈近。

    在他即将绝望的时候,他听到一阵哭声由远及近传来,好似冥冥之中的指引。,女娃的哭声,先是隐隐约约听不清楚,然后

    那是女婴的哭声,哭了很久很久,时不时还会打哭膈,听得聂洵心尖没由来地疼。

    他顾不上身后追赶的东西,循着女婴哭声来源跑去,倘若真有孩子待在这个黑不溜秋的地方,该是多么绝望啊。聂洵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着了魔似得循着那个方向寻去。

    不知走了多久,眼前突然绽开刺眼的白光,周遭黑暗被尽数驱散。

    光芒的尽头站着身姿婀娜的妇人,妇人身着桃粉色裳裙,外头罩着正红外衫,垂首低声哄着什么。聂洵定睛一看,这才发现女子怀中有个襁褓。女子也发现他的存在,回首唤了一句。

    【诚允——】

    诚允?

    聂洵心头骇然,霍地睁圆了眼睛,潮水般的记忆疯狂涌入他的脑海,硬生生将他疼醒。

    刚苏醒,聂洵浑浑噩噩不知身在何处,直至眼眶被耀眼烛光晃出水汽,他才渐渐回过神。

    “军师?军师?”

    军医还在锲而不舍地呼唤,若不是怕冒犯聂洵,他真想连名带姓喊了。

    据说这么喊能将魂儿走丢的人喊回来。

    聂洵用力眨了眨酸涩泛着水光的眸子,艰难地启了唇。

    “水、水……”

    他昏迷三天三夜,腹中除了被军医灌进去的药汁便是两小碗细米粥,这会儿又渴又饿。

    军医连忙让人将温着的水端来,仔细喂聂洵喝了小半碗,奈何聂洵这会儿浑身无力,吞咽困难,大半都浪费了。喝过水之后,聂洵抵抗不住身体的疲倦,再次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次醒来,已是三个时辰之后。

    聂洵神智清醒很多,他向照顾他的兵卒要了半碗米粥,冰冷的四肢慢慢充斥着痒痒的暖意。

    神智回笼,聂洵一动不动地躺在简陋的床榻上,盯着帐篷顶。

    此时,某个副将因为心里过意不去,跑来看了一眼聂洵。

    聂洵已经积攒了些力气,问副将,“战况如何了?”

    他重伤昏迷之前,战局已经极其不利,若是原信能及时撤离,损失应该不会太大。

    副将面色沉重、支支吾吾地道,“我军大败,折损一万一千多兵力,辎重丢失三成。”

    聂洵听后,神色平静地闭上眸子。

    副将道,“军师,军师……末将有个胆大包天的想法……不如军师暗中书信一封递给主公,悄悄革了原信将军?原信将军这般……不堪为将!军师此番遭受的罪,总不能白白算了呀。”

    聂洵闭眸想了许久,久得副将都以为他再次昏睡过去了。

    “临阵换将,兵家大忌。”聂洵语气淡漠地道,“再者……我怕是命不久矣了……”

    副将心中一骇,目光不可置信地望向军医。

    军医为难地点了点头,他道,“军师身上伤口过深,虽未伤及肺腑要害,但失血过多,伤处又有发红溃烂之势……若想彻底脱离危险,还需看接下半月的恢复情况,一个不慎就……”

    聂洵扛过最艰难的一关,但这不意味着他的小命就稳妥了。

    行军途中物资匮乏,休养环境又不平静,各项因素对聂洵而言都是不利条件。

    伤口彻底愈合之前,他们都不能掉以轻心,要是伤口突然崩裂或者晦气入侵,聂洵的小命都会交代在这里。依照军医从医多年的经验来看,聂洵能生还的几率不足半成——

    副将为难地蹙紧了眉头,半晌才又起又怒地哎了一声,恨不得将原信抓出来鞭打一顿。没了聂洵处理军务,大军上下一片混乱,原信又是只知道练兵打仗的莽夫……这都叫什么事啊!

    聂洵虚弱地扯了扯嘴角,苦笑道,“我倒是死不足惜,可惜还未亲眼看到主公霸业成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