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71:伐黄嵩,东庆一统(十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副将听了心酸无比,他们家军师就是心太善良了,要是一早暗中整死原信这个莽夫就好了。

    聂洵道,“我还有一桩心事未了……”

    副将道,“军师且说。”

    聂洵说,“你可识字?”

    副将道,“粗浅认得几个,登不得大雅之堂,不敢在军师面前班门弄斧。”

    聂洵呼吸急促了几分,眼底愈发疲倦,他还是强撑精神道,“你帮我准备笔墨,替我写一封家书给家中妻女。原信此人心胸狭隘又记仇,倘若我不在了,家中仅剩孤儿寡母,唯恐她们受人欺辱。纵是主公垂怜,愿意照拂一二,但寡妇门前是非多,照拂一时又不能照拂一世。”

    虽说主公会对臣子的遗孀予以一定照顾,不过再照拂也比不上血脉至亲。

    聂洵目光凄凉地道,“你可愿意替我书信一封……我想让拙荆携带小女投奔岳家。岳家乃是东庆名士,膝下又仅有这么一个女儿……若拙荆有二位高堂照料,我便是死也瞑目了。”

    副将道,“末将愿意。”

    聂洵露出一抹释然的浅笑,“多谢。”

    副将瞧他这个模样,身高七尺的男儿也忍不住热目。

    他让人准备空白的书简和笔墨,聂洵已经撑不住昏睡过去,足足半个时辰才被他唤醒。

    聂洵口述,副将执笔。

    “我怀中有一枚私印,印上私印,拙荆便知道家书的真伪。”

    私印对于时下古人而言就跟身份证一样,具有独一无二的识辨度。

    聂洵有好几枚印章,有用于公事的、也有用于私交的,唯独怀中这枚是他与夫人朱青宁一起刻制的。一枚阴文、一枚阳文,上面各自绘着一只鸳鸯还有彼此给彼此取的昵称小字。

    这种带有闺房私密性质的物件,一般都不会露于人前。

    副将依言摸索出那枚私印,小心在书简末尾印了一下。

    看清私印图案,副将暗暗咋舌聂洵和他夫人的感情。

    弄完这些,聂洵已经耗去了所有精力,再加上他还发着低烧,抵抗不住睡意又睡了过去。

    军中不能私自向外界传递文书,不然就有通敌背叛的嫌疑,必须要走正规渠道。

    原先是聂洵处理这种事情,现在他都快跪了,这封书信自然到了原信手中。

    家书十分正常,篇幅也很短,聂洵叮嘱妻子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无需等着他,自行婚嫁即可。因为他情况不太好了,他担心妻女孤儿寡母无人照料,所以希望她们北上投奔岳家。

    投奔岳家?

    “聂洵岳家是谁?”

    原信盯着书信想了一会儿,终于想起聂洵的岳家是东庆名士渊镜先生。

    单单这个没什么,问题是渊镜先生现在可是姜芃姬那一拨的。

    虽说渊镜先生并没有公开臣服姜芃姬,但世人都知道渊镜先生蹲在丸州当夫子好些年了。

    让朱青宁带着女儿去投奔岳家,不就是投奔姜芃姬了?

    原信自然不允许,他还觉得聂洵用心险恶呢。

    再者说了,聂洵真要死了,自家主公会亏待这对孤儿寡母,犯得着千里迢迢投奔岳家?

    只是聂洵请求合理合情,他还是原信砍成重伤的,原信不好直接拒绝,以免被人诟病薄情。

    原信问副将,“军师病情如何?”

    副将据实已告,一句话——

    聂洵大半个身子还在鬼门关趴着呢。

    原信不相信,他又将军医喊过来,军医说得很详细,但内容也大同小异。

    原信听了浑然不是滋味,合着聂洵是真要跪了呀。

    首先,这封家书不能经过主公黄嵩的手,不然主公就会知道是他阵前砍伤聂洵,肯定会将他撤职擒拿。其次,聂洵这人都快死了,生还几率极低,原信总不能再将他的遗书扣下来。

    思来想去,原信还是准了这封家书。

    “派遣快马将书信传到军师夫人手中。”

    聂洵的妻子朱青宁如今在昊州合德郡,合德郡距离此处不远,快马加鞭也就五六日脚程。

    这五六日,聂洵的病情一直在反复,每日苏醒的时辰也不多,有时候更是烧得神志不清。

    原信也偷偷去瞧了一眼。

    原本的聂洵容貌惊为天人,眉间那颗朱砂更是起到了点缀升华的作用。

    论容貌,世间九成女子都会为之汗颜羞惭,也就卫慈能在这方面和聂洵一较长短。

    体貌闲丽,端方无双,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眉如翠羽,肌如白雪。

    如今却被折磨得肌肤暗黄、容貌憔悴,身形瘦了两圈不止,瞧着瘦骨嶙峋。

    气息微弱且断断续续,好似有勾魂使者蹲在聂洵身边,随时等着他断气。

    一想到这个,原信便觉得帐内温度冷冰冰的,随意丢下一句“照顾好军师”便走了。

    军医见状,长吁一声。

    原信走远了,军医也外出拿药,聂洵才虚弱地睁开眸子,眼底带着令人看不透的深沉。

    “呵——”

    嘴角勾起诡秘的笑。

    朱青宁前阵子便觉得心底惶惶的,女儿又整宿整宿地哭,哭得小脸通红还打着哭膈,几乎要哭岔气了。她无奈之下,求医问药还请了几个为达官贵人驱邪的师婆来府里看了看风水。

    师婆也看不出缘由,只能含糊其辞道,“外头正逢大乱,怨魂无数。小娘子年岁还小,天灵盖未成,魂魄容易被邪祟染上……怕是撞了什么,不如夫人让老身开坛做法,试一试?”

    朱青宁本来不信这个,但女儿已经哭了好几天了,她根本找不出缘由,只能信了师婆的话。

    师婆做法之后,给了朱青宁几枚能治小儿夜啼的黄符。

    朱青宁给孩子戴上之后,还在女儿房间四周挂上。

    没想到黄符还真的奏效,当天夜里哭声就小了,女儿哭了小半会儿就被她哄得沉沉睡去。

    朱青宁当即给这位师婆准备了不少金银。

    这位师婆虽不是江湖骗子,但也没那么神奇,她自己都没把握呢,做好了脚底抹油的准备。

    未曾想朱青宁第二天就派人给她送了丰厚的酬劳,师婆喜得见牙不见眼,干脆将功劳全揽在自己身上。过了几天,一封来自前线的家书送到府上,朱青宁看后面色全无,哭成了泪人。

    大哭之后,她恢复理智,当即派人收拾家当和重要物件,准备足够的护卫和人马预备北上。

    因为祁夫人并不在合德郡,朱青宁这番大动作也没人阻拦。

    百余护卫护送母女二人和不少家财迅速北上。

    只要避开前线,路上还是很安全的。

    朱青宁抓着家书翻来覆去地看,隐隐明白女儿前几日哭啼不止的真正原因。

    “诚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