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72:伐黄嵩,东庆一统(十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噗——你说谁被砍了?”

    姜芃姬美滋滋地吃香喝辣,尽管行军条件很艰苦,但还是竭尽可能让自己过得好一些。

    她刚吃得起劲,没料到杨思给自己爆了这么一个大料。

    杨思眉头也不蹙,他已经习惯自家主公比汉子还粗鲁的举止了,有时候甚至忘了她的性别。

    他重复了一句,“眼线传来消息,聂洵被原信砍了一刀,性命垂危。”

    姜芃姬抚掌一拍,笑道,“他们这是狗咬狗一嘴毛,还没打胜仗就开始内讧了?”

    杨思暗中翻了个白眼,不管怎么说聂洵都是表哥好伐,幸灾乐祸也不用这么明显吧?

    姜芃姬咳了一声,正经道,“聂洵怎么就被原信砍了一刀?还差点儿丢了性命?”

    杨思道,“据闻是阵前意见不合,原信恼羞成怒就下刀子了。”

    根据他们的了解,原信是百分之百纯正莽夫,打仗经验丰富但性情急躁且倨傲。

    搁在姜芃姬看来,这种家伙只能当做冲锋陷阵的先锋将军却不能当做指挥权军的统帅。

    要是她,她绝对不会让原信沾染半分指挥权,哪怕必须这么做,她也会安排足以镇压原信的人。很显然,他和聂洵意见相左,绝对是原信犯蠢了,聂洵要是死了,他死得可真是冤枉。

    聂洵不足以镇压原信,反而惹恼原信被反杀,这还不冤枉?

    姜芃姬一向是有什么说什么,心直口快的脾性让人又爱又恨,“聂洵真是可怜,摊上这么一个二缺。作为表妹,我肯定同情他,作为敌人,我觉得自己晚上躺进被窝都能偷偷笑出声。”

    杨思:“……”

    他左右环顾一圈,发现周遭的确没什么人,这才松了口气。

    杨思可不想这会儿的闲谈被人写进野史,聂洵要是看到了,还不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最重要的是,这很丢人。

    “聂洵生死不明,这对我军的确有利。”杨思捏着胡须道,“原信此人,不足为虑。”

    姜芃姬笑道,“我也没把这人当对手,拉低我的逼格。”

    杨思不解道,“何为逼格?”

    自家主公每每有惊人之语和奇特的词汇,杨思贼喜欢听这个,总觉得新鲜有趣。

    姜芃姬道,“所谓逼格就是装逼的能力。”

    杨思又不懂了,“什么是装逼?”

    姜芃姬笑道,“装作自己很厉害,让别人也觉得你很厉害,实际上就是很厉害的意思。”

    直播间观众也笑嘻嘻提供具体的解释。

    【靖伽】:小容容,你看到你眼前的主播了么?每当她爆发王霸之气的时候,她就在装逼。

    【摩羯故事里的人】:忍不住吐槽,主播真是集装逼精髓之大成者,逼格满满。

    杨思表情纠结了一下,忍不住说了句实话。

    “这个词……蛮适合主公的。”

    姜芃姬:“……”

    莫名被自家谋士吐槽正中红心的感觉_(:з)∠)_

    【鸢尾】:小容容实在是太可爱了,刚才那句吐槽的吐槽之力应该能炸掉半个倭寇岛了。

    【榴莲糕】:精准形象而狠辣,一击必中,小容容已经窥见吐槽圣殿的门槛了。

    姜芃姬尴尬地咳嗽一声,她生硬地转移话题。

    “聂洵病重垂危的消息已经属实,单单一个原信并不可怕——我们还能继续搅风搅雨。”

    最好搅得整个谌州不得安宁,拖延整个后方局势,让前线的黄嵩分心。

    杨思幽幽地道,“主公还需谨慎,不可暴露身份。”

    毕竟姜芃姬还是“病号”呢,病情不比聂洵好到哪里去。

    浪归浪,马甲还是要捂好的。

    姜芃姬无趣地撇了撇嘴,杨思这家伙怎么总喜欢给她添堵。

    【贰拾岁遇见你】:不添堵不就对不起被主播横刀夺爱的那些美食了,手动再见JPG。

    姜芃姬:“……”

    不知天意还是其他,失去聂洵的原信并没有像二人预料的那般蠢笨不堪。

    最初几日还是顺风顺水,之后却遇到了阻挠。

    姜芃姬是最先发现不对劲的。

    昨日带兵扫荡还能弄到不少粮食,不过今天寻到的粮食比预料中少得多。

    “这里应该是一处重要城镇吧,为何仓库之中没有多少储粮?”

    倒像是被人连夜搬走大半,剩下没有搬走的,估计是人手不够多。

    杨思道,“抓个负责人问一问就知道了。”

    抓来看守粮库的负责人,对方还嘴硬不肯回答,用了手段逼供,对方什么都招了。

    “附近重镇粮库的储粮早被运走了——”

    姜芃姬眉梢一挑,她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负责人颤巍巍地回答,“三日之前。”

    姜芃姬冷笑着把玩着手中的鞭子,那鞭子似灵蛇一般长了眼睛,有一下没一下地鞭打地面,发出清脆的啪啪声,负责人惊骇地看到青砖地面在长鞭的蹂躏下留下数道深刻的印痕——

    “他们去了哪个方向?”

    负责人忍住下腹的尿意,冷汗涔涔道,“往西南方向去了。”

    姜芃姬冷冷看着他的脸许久,抬手一挥,两个壮硕的兵上前将他压了下去。

    “难不成聂洵没有病危?”杨思费解,“原信真心不像是有这脑子和反应速度的人。”

    原信是老将,作战经验丰富,但他又过于自负,说得难听些,这人直脑筋、不懂变通。

    对付姜芃姬这种以战养战的流氓战术,坚壁清野是最保守也是最聪明、损失最小的办法。

    原信没有想到这点,反而选择带兵正面和姜芃姬打一波,最后被她打得抱头鼠窜。

    如今反应过来要断她粮食供给了?

    姜芃姬道,“我军粮草还有几日?”

    杨思道,“先前缴获原信大军丢下的辎重,再加上这些日子的收获,应该还能撑十日。”

    十日之后,情况就不容乐观了。

    杨思吃不准原信那边怎么了,到底是原信脑子抽了还是有人指点。

    如果是前者,不用担心。

    如果是后者,他们要趁早想办法溜走。

    姜芃姬道,“且战且退,做好两手准备吧。”

    她不是贪婪无度的人,同样知道见好就收。

    消灭敌军很重要,但我军将士也不是大白菜,总不能徒增无意义的消耗。

    杨思道,“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