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73:伐黄嵩,东庆一统(十五)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姜芃姬身上的缺点很多,但优点也不少,其中最为显目的一点就是干脆果断。

    明明己方已经占据着绝对优势,眼看着就能将敌人老巢捅个底朝天,大多将领在贪念和侥幸心理的催促下,难免会优柔寡断、犹豫难决。姜芃姬却不是这样,对于胜负得失,她一向断得干脆。正因为太干脆了,有时候旁人都忍不住怀疑她是不是将兵家大事当做儿戏……

    当然,杨思明白自家主公不可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越是如此越是可怕,因为坑到她的可能性太低了,反而被她坑的几率节节拔高。

    “那些个诸侯和主公生在同一个时代,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杨思低声喟叹,不慎被姜弄琴听见。

    “自然是幸运的。”她神色淡漠地回答。

    杨思和姜弄琴也算是拥有友谊小船的朋友了,尽管经常因为主公翻船,但他还是从善如流地问道,“姜校尉为何这么觉得?思倒是觉得有些不幸,谁都不想生来遭人打击、接连失利。”

    姜弄琴眼珠子转动些许弧度,“似主公这般天人,凡人能见几个?他们自然要为之庆幸。”

    杨思:“……”

    他错了,姜弄琴就是主公最忠实的脑残粉,无脑粉她!哪怕看到主公蹲茅坑都觉得姿势贼帅贼利落的那种脑残粉。他真是脑子昏聩了才会奢求从她口中听到比较有建设性的回答。

    他口是心非地反讥道,“姜校尉见解独到。”

    姜弄琴视线转到他身上,眼神明晃晃写着五个字——

    这还用你说?

    杨思:“……”

    大军休整完毕,出发之前姜芃姬看到直播间观众发的几条弹幕,心下眉梢一蹙。

    “靖容这些日子和姜校尉走得挺近乎。怎么,你看上人家了?”

    杨思正要扒着马鞍上马,听到这话一脚蹬空,半个身子挂在马背上,表情好似放空了。

    【清清的荷叶】:主播,你别问这么直白么,吓到小容容了。

    姜芃姬直播的时间很长,差不多十年冒头了,再过一阵就是整整一轮。人一生有几个十二年?不少观众都是看着他们成长的,从稚嫩的少年时期到成熟稳重的青年乃至中年时期——

    除了姜芃姬,姜弄琴是第二个陪伴他们走过这么多直播年岁的熟面孔。

    姜芃姬可以和他们聊天打屁,相处起来更像是朋友,但姜弄琴却不一样,很多人将她当做闺女啊。刚才突然有条咸鱼观众问姜弄琴几岁了,众人掰着手指头输了好久,惊骇发现他们家云养成的闺女快成大龄剩女了!姜芃姬虽然好,但又不能晚上抱回家暖床睡觉做运动?

    他们希望姜芃姬作为主公能关心一下姜弄琴的婚姻大事。

    【寒烟凝梦】:不是我嫌弃小容容,问题是他年纪大,私生活还乱,不适合当女婿啊。

    【林玫儿】:小容容年纪的确大了些,身体素质不能和年轻时候相比,怕是心有余力不足。

    【星渊喵喵】:年纪大没事,器大活好就行,不过看小容容也不像是有傲人资本的……

    姜弄琴是咸鱼们云养成的闺女,那么她的另一半就是直播间咸鱼的女婿,这个关系没毛病。

    姜芃姬看了吐槽无能,哪个女婿能让八十五万岳父岳母满意?

    这还只是抢到直播间小板凳的咸鱼,没上线的“岳父岳母”数量更加庞大。

    姜芃姬眼睁睁看着直播间飙车,害得姜芃姬也忍不住猜测杨思是不是不行了,他前些年的私生活基本是向丰真靠拢的,不过投靠她之后就慢慢修身养性了,偶尔偷吃也不会过分……

    殊不知,杨思私生活收敛是谁的锅?

    还不是姜芃姬的锅!

    杨思被吓得不轻,两脚蹬着重新踩上马镫,动作狼狈地爬上马背坐稳。

    “主公怎么突然问这个?”

    杨思惊诧,不知道自家主公怎么生出如此荒诞的念头?

    他像是那种喜欢作死的人么?

    白天看着主公也就罢了,晚上再搂着个心里只有主公的狂热脑残粉?

    以后要是有了孩子,孩子喊他爹呢还是喊主公爹呢?

    杨思光是想想那个画面都觉得浑身一哆嗦。

    姜芃姬神色淡定地道,“我瞧你最近和姜校尉走得很近,接触又多,还以为你也想成家了。”

    杨思忙不迭摇头,好似要撇清关系,自证清白。

    尽管姜校尉的确很好很好。

    不过——

    杨思哭笑不得地道,“思与校尉接触频繁,难道不是因为公事?”

    难不成自家主公吃不下卫慈,憋出一股热忱想给身边的人保媒过瘾?

    姜芃姬目光扫了一眼看似神色淡定、仿佛什么都没听到的姜弄琴。

    她敢保证,以姜弄琴的耳力,二人的对话她是听得见的。

    “看样子是我误会了。”姜芃姬抓着缰绳道,“姜校尉早年坎坷,她能有今日,不知吃了多少苦头。耽搁岁月,蹉跎至今还未成婚,我瞧着也心急,难不成要看着她以后自梳不成?”

    这些年俘虏来的战俘不少,陆陆续续有女兵退役成婚,偏偏姜弄琴无动于衷。

    杨思道,“姜校尉自然是极好的,婚姻大事,宁可细细挑拣也不可随意决定。主公如此器重姜校尉,校尉自身也这般拔尖,挑选何等男子挑不到?此事还是等缘分吧,缘分到了就行。”

    他笑着说出这些话,姜芃姬也笑着说道,“此事的确是我心急了,等战事歇罢,我去金鳞阁挑挑,不少年轻俊才都往那边凑。届时寻个名目,举办一场盛大雅集,让她瞧瞧——”

    杨思听后拧眉。

    “金鳞阁的青年俊才?恕思无礼,这年头弱冠还未定亲成婚的男子……”

    除了卫慈这个奇葩,还有第二人?

    姜弄琴真要找丈夫,年纪只能往小了挑选啊。

    一轮多的年纪差,她这是找丈夫呢,还是给自己找儿子?

    姜芃姬一边骑马行军一边和杨思闲谈道,“你说得也有理,还是该寻个年纪大会体贴人的。”

    杨思转念一想,说道,“主公这么想也没错。只是年纪长的,不是成婚便是当了鳏夫或者不知道几婚的,那等人——倒不是瞧不起,但不配姜校尉,至少也要找个未婚无子的吧?”

    姜芃姬嘴角一撇,讥讽道,“说来说去,说的人不正是你杨靖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