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74:伐黄嵩,东庆一统(十六)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杨思感觉很冤枉,唯独姜弄琴骑马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扬唇留下四个字。

    “自作聪明。”

    杨思:“……”

    他不服气地骑马赶上姜弄琴,追问道,“姜校尉这话是何意思?”

    他杨思像是那种会搞职场恋情的人?

    怎么一个两个都觉得他和姜弄琴走得近了是对她有意思?

    什么眼神啊,那分明是友情的小船在摇曳!

    姜弄琴道,“末将与军师公事虽有公事牵扯,但不频繁,主公慧眼如炬,自然会有所体察。”

    杨思无奈道,“姜校尉三句能离主公吗?”

    姜弄琴冷冷道,“不能。”

    杨思:“……”

    友谊的小船又翻了,还是因为主公。

    这日子没办法过了!

    “末将明白这是误会,主公也是一时玩心大起,还望军师别将此事放在心上。等会儿便与她解释解释,还军师清白。”姜弄琴笑了,杨思却有种浑身寒冷的错觉,总觉得是道送命题。

    他眉梢一塌,有几分委屈脸的味道。

    “解释什么?不解释!”

    杨思的确对姜弄琴有些意思,两人又不是十几岁的少男少女,很多事情无需说破。

    正如姜弄琴说的,二人公事有接触,但公事再多也不至于每天都会碰面,毕竟一文一武两个领域。她一开始还有些不懂,之后倒是明白了,对此也没什么抵触,权当云恋爱呗。

    杨思有自己的考虑,不打算在近期说破,以免影响两人状态,打仗太凶险,稍有疏漏不仅要付出自己的性命还会葬送无数将士的性命——保险起见,至少也要等此战结束之后啊。

    未曾想自家主公不按常理出牌,冷不丁问他是不是对姜弄琴有意思。

    杨思是真的被吓到了。

    他抵死不认。

    “老大不小了。”姜弄琴笑着问他,“军师以为呢?”

    杨思:“……”

    他感觉自己被人当头懵了一棍,满脑子都盘旋着“老大不小”四个字。

    真有那么老?

    他一直觉得自己青春正在呢!

    他叹道,“原来思已经这个年纪了,姜校尉如今嫌弃了?”

    姜弄琴玩笑道,“不,一直都很嫌弃,绝非今日才有。”

    杨思忍不住捂着胸口,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过了一会儿,杨思见姜弄琴还是和自己并驾齐驱没有离开的意思,心中一动。

    “看样子,姜校尉是不嫌弃你身边这老头了?”

    “军师自然是人中龙凤,所谓嫌弃不过是玩笑话。”姜弄琴正色道,“奈何,天下未定,何以为家?待末将助主公平定这天下,再谈儿女私情——只要军师等得了,末将自然也能等。”

    杨思:“……”

    他现在跑到主公面前承认自己对姜弄琴有意思还来得及么?

    要等天下平定啊!!!

    他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果然是三句话都不离主公!!!

    杨思还以为对话很小声,殊不知距离他们足有三十余丈的姜芃姬听得清清楚楚。

    不止她听得很清楚,直播间会唇语的大神还全程翻译二人的对话。

    然后——

    【小灰圆滚滚】:MMP,杨思这个大狗比果然对我闺女有意思,刚才还装得那么正经!

    【绤谷谷】:MMP+1,杨思这个大狗比,谁让你叼走我闺女了?经过我同意了?

    【莫要空欢喜】:气成了河豚,哭成了汪汪。杨思这个大狗比——

    【老司机联萌】:我只是两天没来直播间而已,为什么杨思拐走了弄琴?这是什么操作?

    姜芃姬原先挺生气的,看到这些弹幕忍俊不禁。

    原先还一口一个“小容容”、“小思思”,现在全部都是连名带姓的“杨思”以及“大狗比”。

    直播间的咸鱼啊,真是一群善变的小妖精。

    目前的气氛轻松活跃,丝毫看不出紧张行军的意思。

    不过——

    “敌人的斥候胆子这么大了?”

    姜芃姬拧眉,她的警觉性绝对是当时最强,不会错漏任何一个一定范围内斥候的盯梢。

    根据她的发现,敌方斥候盯得十分紧,这与原信先前的风格截然不同。

    “敌人盯得很紧,怕是要有动作。”

    毕竟是五万大军,哪怕机动性再强,但行军之时也容易留下痕迹,行踪不易掩藏。

    原信主场优势明显,他派人盯得这么紧,杨思等人不得不防。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什么?”姜芃姬垂眸道,“对了,靖容安排人传递消息,告知怀瑜等人见机行事。虽然不知道原信是哪根筋抽了,但在绝对兵力碾压之下,他奈何我不得!”

    原信的确可以实行坚壁清野的策略,派人围堵姜芃姬,强行断掉五万大军的米粮供应。

    不过,他忽略了风瑾等人。

    风瑾一早带兵渡了峡江,派兵驻守渡口。

    如果不是姜芃姬下令让他们暂且按兵不动,原信早被前后捅了个对穿。

    姜芃姬铁了心撤离,配上风瑾的掩护,谁也留不住她。

    原信砍了聂洵一刀就变聪明了?

    自然不是的,聂洵还是个不能起床的病患,病情反反复复、时好时坏。

    因为缺了聂洵,后勤军务没有人打理,只能靠着副将和普通小主簿顶缸,弄得一塌糊涂。

    无奈之下,原信只能找个临时工。

    告示张贴出去没多久就有一个人过来应聘。

    原信瞧了一眼,不屑地道,“你不行。”

    来人是个形貌落拓的男子,年纪约有三十五六,头发用一根秸秆绳随意绑着,满身的酒气。

    那衣裳好像不是他的,十分不合身,穿好之后衣襟还松散开着,过长的衣摆被向上提了提,用一根系带固定在腰间。这导致腰间布料松散地堆着,远远看去像是腰间凸出一圈肉。

    脚下穿着豁了口子的灰黑足袜,一双木屐的鞋带断了又绑。

    这人形象邋遢也就罢了,偏偏眉宇间的风貌与聂洵有几分相似,这让原信下意识膈应。

    “将军未曾考核学生,怎知学生不行?”

    原信嗤笑一声,刁难道,“本将说你不行你就不行。”

    来人道,“倘若学生能以力气胜过将军呢?”

    原信不屑道,“胜过本将军?凭你?”

    “对,学生自认为有几分本事。不过,怎么比,这要由学生说了算。”

    “区区一个落拓士子,竟也敢这么和本将说话?”原信自负道,“好!你说怎么比?”

    来人道,“将军身材魁梧如山,可学生只用一手便能叫将军无法站起。”

    结果——

    他用一只手就赢了。

    倘若姜芃姬知道这事儿,便会知道——原信输得不是力气是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