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75:伐黄嵩,东庆一统(十七)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原信稀里糊涂输了,不得不捏着鼻子聘请眼前这个临时工。

    “你叫什么?籍贯何处?家里头可有什么人?”

    虽说只是临时工,但也算半个正式成员了,有些底子还要查清楚才行。

    那人口音听着不像是东庆这边的,有些水米之乡的吴侬软语,讲话的韵调莫名很温柔那种。

    只听声音很容易以为对方是个温柔好脾气的好好先生。

    不过原信可不相信此人是个好好先生,凭他的观察,眼前这个士子杀过人,不止一个!

    那人拱手作揖道,“学生花渊,祖籍南盛宁州人士,家中已无亲眷。”

    南盛宁州?

    原信神经瞬间绷起,一双虎目似乎闪烁着吓人的精光,望着花渊的眼神带着不善。

    “南盛人?你不待在南盛,缘何跑来东庆讨生活?”原信倒是没反悔聘用临时工,他性格自傲自负,便是花渊来者不善,他也不怕对方生出什么幺蛾子,“花这个姓氏倒是很少见。”

    花渊也不介意原信的刁难和质疑,“南蛮仍旧肆虐,学生逃至东庆不过是为求一条生路。”

    原信诧异,“南盛境内局势还未平定?”

    花渊道,“南蛮势强,学生离开之前听闻安慛与杨涛联手邀请南盛诸侯会盟,商讨共伐南蛮事宜,不知结局如何。不论胜负如何,南蛮之祸并非三五日能解决,学生只好另谋出路。”

    原信听后心有戚戚,唏嘘一番。

    南蛮北疆号称两大异族毒瘤,一直觊觎中原五国广袤土地,东庆逃过了北疆的毒手,但南盛却早早被南蛮祸害了。异族的手段他也知道,残忍起来宛若未开化的野兽,骇人听闻。

    花渊为求生存远赴东庆,倒也能理解。

    原信又简单试探花渊的才学,他不知道花渊比之聂洵等人如何,但的确不俗。

    临时工的事情就这么定了,原信还命人给花渊准备了丰厚的晚膳。

    别看花渊身子骨有些清瘦,但他的胃口可不小,一人吃了整整三人份的食物,吃相也是狼吞虎咽、风残云卷,让人深深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这辈子就没吃过美味膳食——

    花渊吃了个饱,“学生一连数日只靠冷水饱腹,实在饿极了,若有失仪之处还请将军见谅。”

    原信也怒不起来,毕竟花渊的表现证明他所言不假,吃得干干净净,一粒米饭都没浪费。

    吃饱喝足,原信将自己这些日子苦恼的问题和花渊提了两句。

    花渊道,“学生逃难这几日,倒是听过柳羲帐下兵马在谌州作祟之事。”

    原信恨得牙痒痒,怒道,“他们欺人太甚。”

    一想到之前牺牲的万余兵马,他现在还心疼得滴血,恨不得跑去和姜芃姬拼命。

    花渊诧异地问道,“听闻敌人带了七八万兵马?”

    原信没好气地纠正,“至多五万。”

    花渊道,“五万兵马,大军一日耗粮五百石,他们轻装简行又能带多少粮食?”

    原信说,“以战养战,劫掠谌州粮库补充己身。”

    花渊道,“既然敌人用了以战养战之法,将军为何不实行坚壁清野之策,让其无粮可取?”

    原信听后被狠狠噎了一下,坚壁清野他又不是不知道,他只是觉得自己可以正面击败敌人,不需要搞多余的小动作。坚壁清野可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办法,万不得已他不想用——

    事实上,聂洵还跟他提过好几次,但原信觉得聂洵阻拦他和敌人正面干一架是对他实力的否定,所以原信根本听不进去。如今吃了大亏,原信自知闯祸,自然要想办法将功补过。

    他忍着耐心问花渊,“贼人已经劫掠大半个谌州,如今坚壁清野还有作用?”

    “自然有用!敌军五万兵马,耗粮便是个极大的问题,将军何不设局引贼人深入谌州,借机截断其后路,困上数日?”花渊道,“若不如此,他们如法炮制,再去昊州闹一场——”

    原信听到这里,整张脸变得青黑。

    如果昊州也被祸害了,不用主公黄嵩下令追究责任,原信自个儿都要自杀谢罪了。

    倘若姜芃姬不是那么理智果决,稍稍贪婪一些、舍不得战果,兴许真的会中招。

    越是贪婪的人越爱冒险,这种心态与赌徒类似,最爱以小博大。

    若是押对了,立马翻身。

    若是押错了,输得连裤裆都不剩。

    原信依照花渊的建议运走各个粮库的储粮,引诱姜芃姬追赶,同时密切注意大军动向。

    奈何姜芃姬不是个善茬,她也不会像原信那般贪功冒进。

    说撤就撤,绝不留情。

    花渊毕竟是个临时工,原信对他也不是百分之百信任,很多事情他都没资格沾手。

    有些清闲的花渊便听起了八卦。

    例如原信的种种过往,再例如他应聘的临时工岗位之前的倒霉蛋——聂洵的恩怨情仇。

    “将军真的在阵前杀了聂军师?”

    花渊笑着问道,丝毫不担心自己步了聂洵后尘。

    士兵道,“没杀没杀,军师还活着,只是听军医说军师病情很重,反反复复小半月了。”

    花渊道,“我与将军相处两日,感觉将军并非难相处的人,怎么他与军师关系如此差?”

    他哪儿知道啊?

    士兵叹道,“俺们将军哪里都好,只是脾气很不好,小哥儿你替了军师的位子,可要小心。”

    聂洵差点儿被原信砍死了呀,军师真是高危职业。

    花渊摆摆手,示意自己清楚。

    他和聂洵不一样,聂洵是原信正经八百的同事,他只是讨口饭吃的临时工,无需尽心尽力。

    “如今军师在哪里养病?我想去探望探望。”

    花渊虽是临时工,但也有一定权柄,看看聂洵自然不会被阻拦。

    聂洵这会儿已经熬过危险期,看着还是很消瘦,但神志清醒,好好养伤就能痊愈。

    听到有人探望自己,还是个陌生人,聂洵眉梢一扬,表情冷漠地准许对方进来。

    花渊说来看看聂洵,那还真只是看看,二人也就眼神对视一眼,再无其它交流。

    直至——

    “听闻,军师写了书信让妻女投奔岳家?”

    躺着不能动的聂洵眼皮不动,眼珠子转了过去,眸子写满了淡漠。

    “洵那会儿性命垂危,不知能不能活着,只能做好最坏的打算,先将妻女安顿好。”

    花渊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学生甚是钦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