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76:伐黄嵩,东庆一统(十八)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花渊说完这话,聂洵面露倦怠之色,双眸沉沉半阖,盖住眼底涌动的异色。

    二人谁也没有再说话,空气近乎凝滞,周遭弥漫着诡异的气氛,似无声的较量。

    “学生十分敬仰聂军师,听闻军师遭遇,心下愤慨难平啊。”半晌之后,花渊倏地展颜笑道,“闻名不如见面,军师性命垂危之时还记挂主公和家眷,这般高洁品性,实乃吾辈楷模。”

    聂洵神色淡定地打着太极,“洵不过是籍籍无名之辈,受不起这般赞誉。”

    花渊笑了笑,自来熟般上前几步,径直坐在聂洵床榻旁,二人距离不过三两步。

    他压低声音道,“倘若军师也算籍籍无名之辈,天下多少英才要羞惭掩面?”

    聂洵不理会,自顾自维持着仰躺姿势,双目直视上方,目光放空。

    花渊继续道,“军师算计人心的本事,学生便自叹弗如了。”

    聂洵目光动了动,神色未变但内心已经涌起了些许杀意。

    “什么算计人心?”

    “听闻——军师与将军矛盾重重,争锋相对已久。”花渊道,“将军不顾军师劝谏,反而一意孤行要对敌军用兵,最后落得个折损万余兵马的下场。不思反省,阵前对军师用刀,险些让军师命丧黄泉,这两桩事情要是传到主公耳中,将军轻则被贬斥夺权,重则被军法处置。”

    花渊对原信提的建议,聂洵都说过,但原信没有相信后者,反而信了前者。

    原信怎么会轻易相信一个临时工的话?

    仅仅是因为时机场合不一样,说话的人不一样。

    一来,聂洵劝谏原信的时候,原信还未遭受挫败,反而有些稳坐钓鱼台的悠然惬意和自信。

    二来,聂洵和原信好不容易改善的关系又一次恶化,令原信对聂洵更加反感和怀疑,从而产生了逆反心理。聂洵还被风瑾坑了一把,让原信对聂洵建议的含金量持极大的质疑态度。

    轮到花渊的时候,原信已经急得跳脚。

    表面上看着还是那么自负,内心却是急得不行。

    他迫切需要胜利和功劳弥补先前的过错和损失,顺便还要让主公原谅他误伤聂洵这事儿。

    倘若原信立了大功,那么黄嵩看在他立功的份上也不好深究,更没办法给聂洵撑腰。

    退一万步说,即使原信给聂洵撑腰了,原信也能逃了死罪,顶多来个降职罚薪的惩罚。

    除此之外,原信也不觉得一个落拓的穷士子能算计到他,所以勉勉强强用了花渊的建议。

    “将军深知其中利害,他想免于责难,唯有将功抵过。在此之前,他是不会让主公知晓他做了什么的。”花渊笑道,“军师深知这点,所以才挑这个时候给家中妻女写了‘遗书’,让她们投靠身处丸州的岳家。因为将军非但不会将‘遗书’告诉主公,反而会帮着军师隐瞒。”

    若是让黄嵩知道聂洵给妻子写的“遗书”,原信不就是不打自招了?

    只要避开黄嵩,原信又因为心虚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聂洵妻女就能安全离开此处。

    从头到尾,聂洵将原信算计得死死的,原信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了聂洵手中的刀。

    花渊笑着问道,“听闻军师几度欲死,那般情形下还能算计得如此精准,学生能不钦佩?”

    聂洵眼底闪过几缕实质性的杀意,但说话的语调却十分平和寡淡。

    “洵不懂你说什么,送走妻女,为她们后半辈子谋划,那只是为人夫、为人父的本能和职责。”聂洵唇角勾起一丝苦涩,“那般伤势,洵都不知自己能不能活着,自然要做好最坏打算。”

    花渊道,“准确来说,应该是双重打算吧?”

    聂洵盖放在身侧的手猛地一紧,险些扯动正在愈合的伤口。

    “倘若军师不幸罹难,贵夫人和女郎有岳家保护,后半生自然无恙。倘若军师侥幸生还,送走她们……”花渊笑吟吟地看着聂洵,漆黑的眸光令人不寒而栗,好似一眼寒潭,深幽而冰冷,“军师便彻底没了后顾之忧!依学生之见,军师并非宽和良善之人,真能咽下这口气?”

    这个时代的文人,别的没有,唯独骨头硬、脾气大、性格傲、行事烈。

    佛系?

    不存在的!

    哪怕卫慈风瑾这些公认的好脾气,表面上看着谦和有礼、温润如玉,真要触了他们的底线,谁都不会是善茬。哪怕聂洵看着没有危险性,花渊敏锐嗅到平静表象下隐藏的凶险暗流。

    聂洵和原信这事儿不会善了。

    “洵与原信将军同为主公帐下,偶有摩擦龃龉,但也算不上大事儿。”聂洵扭头望向花渊,似笑非笑地问道,“莫非你以为洵会不顾大局,闹出文武内讧的丑闻,最后让主公难堪?”

    花渊听后怔了一下,似乎没想到聂洵会这么回答。

    他这话的意思是忍下这口气,不计较原信的过错?

    “洵与原信将军虽有矛盾,但是非公正该由主公评断。将军再有过错,只有主公能定他的罪行。”聂洵平淡道,“妻女投奔岳家,这个时节的确会惹来非议。待洵身子骨稍好,战局稍定,自会想办法将她们接回来。这事儿,洵心中已经有打算了,不劳你来操心——”

    说到这里,聂洵的口气略显不善,仿佛很不满花渊的挑拨离间。说白了,聂洵根本不认识花渊,连对方姓甚名谁表字什么都不知道,花渊一上来就胡乱猜测管闲事,搁别人也会生气。

    花渊神色一变,连忙作揖致歉。

    “学生莽撞无度,还请军师见谅。”

    他弯着嘴角,眼底却没有染上丝毫笑意。

    聂洵眼睛微阖,平淡地下了逐客令,花渊从善如流地退下。

    等他离开,聂洵神色挣扎。

    他在决定要不要取了花渊这条命!

    天底下不缺聪明人,管不住自己嘴巴的聪明人往往活不长久。

    没过多久,原信便知道花渊去看聂洵了,看似随意地问道,“你去看他做什么?”

    花渊道,“有些东西不甚明白,学生去请教军师——”

    “那人只是个徒有其表的花架子,还不如你这穷士子——”原信撇嘴道,“他恢复怎么样?”

    花渊思忖一番,军医估计也是原信的人,聂洵的身体状况瞒不住原信。

    于是——

    花渊道,“军师气色苍白,但精神似乎还行。”

    原信冷冷一笑,嗤道,“命真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