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77:伐黄嵩,东庆一统(十九)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原信动手的时候,他是真想聂洵去死的。

    冷静这么多天,他反而庆幸对方还活着。

    聂洵要是死了,这事儿便会梗在主公心头一辈子,原信以后也别想得到重用了。

    不止如此,兴许还会连累原信这一脉的原氏子弟。

    秉持这样的念头,原信得知聂洵渐渐脱离危险期,伤口开始愈合的时候,他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让军医动什么手脚。以后找聂洵晦气的机会还多着呢,不急在这一时半刻——

    原信虎目似有精光,追问道,“除此之外,你们还谈了什么?”

    花渊笑道,“学生请教了一会儿,奈何军师精力不济,只好遗憾告退了。”

    原信不屑地撇嘴,讥讽道,“他倒是精贵,不过是受个一刀,弄得像是个月内的妇人。”

    何为“月内”?

    俗称坐月子,原信这话要是被聂洵听到了,还不把人气疯。

    花渊在一旁安静听着,面上始终挂着浅淡的笑意,存在感低得像是一面背景墙。

    原信懒得再提聂洵,他更愁前线的局势,他按照花渊的布置去做,奈何收效甚微。

    鱼饵都放下去了,谁知大鱼不肯上钩。

    花渊得知此事,颇为惊异地道,“敌军将领是谁?这般谨慎难缠?”

    原信苦恼道,“本将也不知道,斥候那边也没有收获,只知道是个年轻脸生的小将。”

    他没有和姜芃姬面碰面,出去侦测的斥候也不知道姜芃姬长什么样子,因为姜芃姬在军中都是男装示人,大多时候还穿着沉重的戎装战甲,头盔戴在脑袋上遮住脸颊两侧——

    不熟悉的人很容易会错认她的性别。

    天下人都知道兰亭公是唯一的女性诸侯,怎么也不可能往她身上联系。

    因为信息不对等,直至此时也没人发现“病重”的姜芃姬已经在谌州后方浪了快一月。

    花渊听后直摇头,如果是年轻的小将,那更加不可能了。

    原信追问,“这有什么不对?”

    花渊道,“将军设身处地想一想,倘若将军是他们的将领,您是会乘胜追击还是急流勇退?”

    原信懵了一下,果断道,“自然是急流勇退。”

    因为是上帝视角,原信知道坚壁清野是个坑,当然不会说自己会傻乎乎“乘胜追击”啊。

    花渊又道,“倘若将军什么都不知道,优势全在将军这里,您只需按部就班追击敌人就能扩大数倍战果。面对如此大的诱惑,将军真的会在关键时刻放弃唾手可得的泼天之功?”

    原信面颊一红,心不甘情不愿地道,“自然是不甘心的。”

    没有谁会面对唾手可得的好处而不动心。

    花渊补充道,“将军尚且如此,更何况是个名不见经传的脸生小将?”

    年轻将领固然有其优点,但也有很多缺点,例如急功近利、不稳重、缺乏经验等毛病。

    原信人品和性格有瑕疵,可他的作战经验却是毋庸置疑的,否则黄嵩也不会一再给他机会。

    连原信都会冒险搏一搏,更别说更加急躁不成熟的年轻将领,还是脸生的小将。

    脸生说明没什么名气,小将说明年纪不大、经验薄弱,按理说此人建功立业的渴望比正常将领还要旺盛。结果呢?面对诱惑而不心动,急流勇退毫不恋战,哪像个生嫩的雏儿?

    原信回过未来,说道,“照你的意思,说指挥的将领另有其人?”

    花渊神色凝重地道,“将军见多识广,您觉得这种作风像谁呢?”

    原信在花渊的提醒下仔细想了想,一边想一边道,“柳贼帐下有名的武将就那么几个,各有各的脾性,行事作风大相径庭。这果决利落的作风——不好猜,兴许是新投奔的生面孔。”

    虽然不想承认,但柳羲已经是雄踞大半个东庆外加一个北疆的诸侯。

    哪怕她是个女人,但她可以带来利益啊,只要有利可图,自然会有人上赶着投奔她。

    有生面孔投入她的帐下,这也不稀奇。

    原信道,“怎么,你不赞同?”

    花渊苦笑着道,“学生的确有些薄见,军师觉得……这作风像不像是兰亭公本人?”

    原信听后惊得险些咬到舌头。

    他听到了什么?

    柳羲?

    原信摇头道,“不可能不可能,柳贼因为她祖母的死病得厉害,听说去了半条小命,怎么会以身犯险来谌州?若是她来谌州,前线谁人坐镇?这个猜测未免太过荒诞可笑了——”

    循着正常人的思维,原信这话是没错的。

    姜芃姬脑子抽了,但帐下的人总该有脑子,怎么会允许自家主公离开前线深入敌军后方?

    花渊见原信神色笃定,窘迫笑了笑,“军师说的是……是学生胡思乱想了。”

    尽管没有证据,但花渊总觉得是姜芃姬。

    他研究过姜芃姬统领的几场战争,鲜明的个人风格让人印象深刻,从她初伐青衣军开始便展露出果决的一面。这人永远都那么清醒冷静,好似从头至尾都站在局外观戏——

    如此清醒的人,真会不顾大局,冒险跑到敌军身后?

    原信道,“贼人不上钩,你另想一个办法。”

    花渊回过神,笑着道,“学生这里正好有一计,军师附耳一听。”

    二人低声轻谈,原信的眸子越来越亮。

    姜芃姬打了个大大的喷嚏,揉了揉鼻子道,“子孝怕是念着我呢。”

    杨思:“……”

    主公,低头看看,那是你丢下的脸。

    “不知怀瑜那边准备怎么样了——”

    姜芃姬浪够了打算撤,谌州上下被她搅得不得安宁,估摸着黄嵩听到这些消息脑阔都会疼。

    为了防止敌人脑子突然聪明了,跑来和她打消耗拖延战,姜芃姬让风瑾准备接应她。

    只要渡过峡江,大军便算安全了。

    杨思道,“消息已经传出去,怀瑜自会安排妥当。”

    姜芃姬正要点头,她耳尖地听到一阵马蹄声,只见两队斥候匆匆赶回大军。

    “报——前方发现埋伏痕迹——”

    埋伏?

    姜芃姬眉头深蹙,不悦道,“别人的主场就是不好打,动不动就弄什么埋伏。”

    要是不慎踩了陷阱,姜芃姬可要折损不少兵马进去。

    杨思问斥候,“探查出有多少伏兵?”

    斥候道,“根据痕迹查看,约有万余。”

    万余伏兵?

    这么大手笔?

    埋伏占了先手,哪怕姜芃姬这边有了警惕,真正打起来也会折损近万兵马。

    眼瞧着要离开谌州了,姜芃姬不想徒增伤亡。

    她扭头问杨思,“能不能绕开?”

    杨思是谌州疆定郡人士,各处地形熟悉得很,不然姜芃姬也不会将他拽来。

    他道,“可以绕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