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79:伐黄嵩,东庆一统(二十一)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果不其然,第二次绕路后行军一日,他们再度碰上了埋伏。

    杨思目光错愕,蓦地明白过来。

    “主公,原信这厮是想拖死我们呢——”

    行军时间越长,消耗的军粮越多,若是不能在粮食耗尽之前和风瑾等人会合——

    整整五万兵力说不定真要被人阴死在这里。

    一想到那种可能,杨思有些庆幸又有些后怕。

    “不止是拖延时间那么简单,你没发现将士精力消耗也很快?”姜芃姬道,“因为有埋伏,将士不得不提起精神应对。一时半刻还好,若是接连几天都这般,精力不济,战力必然下降。”

    精神不好,肚子还饿,战力能发挥出几成?

    杨思道,“主公,现在该怎么办?”

    姜芃姬反问道,“你说呢?”

    杨思道,“与其这般畏首畏尾,倒不如放手一搏杀出去,不能因小失大。”

    如果因为害怕损失数千兵力而赔上五万兵马外加一个主公,杨思可真要吐血了。

    姜芃姬冷笑着拔出腰间的斩神刀,雪亮的刀身在阳光的反射下闪烁着刺目的白光。

    “巧了,我也是这么想的。”

    姜芃姬从来不是怯战之人,她生性谨慎却不意味着畏首畏尾、因小失大。

    被人这么针对性算计,她要是不狠狠找回场子,还真是被人小看了。

    “大军继续前行!”

    要是继续耗下去,己方士气、战力、将士精力都会大幅度下滑,到时候想战也没有力气了。

    “这倒是有些像温水煮青蛙。”姜芃姬道,“对方捏住我不想徒增伤亡的想法,设计所谓的‘埋伏’,让我们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绕远路、做无用功。若我真为了这个原因,数次选择避而不战,反而正中敌人下怀呢。一点点,慢吞吞地消耗我方战力,这法子倒是不错——再者,沿路的粮食都已经被对方清理完了。我们没有补给又陷入绝境,只能干瞪眼等死了——”

    “倒是想见见那个出主意的人。”杨思摇头,“从布局来看,他对谌州的情况、我军行军速度相当了解,甚至是了然于胸。若是不了解,随意哪个环节出点儿错,他都是做无用功——”

    要是姜芃姬行军速度比预计快,他们准备设伏的时候正好撞上姜芃姬大军,这就是找死了。

    要是姜芃姬行军速度比预计慢,同样达不到如今的效果。

    唯有将一切算计得刚刚好,才能步步紧逼,迫使敌人疲于奔命。

    姜芃姬嗤笑道,“再好的主意,一旦被人看破,那就没什么价值了。”

    她怕伏兵?

    她当然不怕!

    伏兵又如何?

    莫说一万伏兵,哪怕是五万伏兵也别想将她手底下兵马全部留下来。

    目标有了警惕性,伏击的效果也会大打折扣的。

    杨思唇角露出笑意,他贼喜欢看到自家主公露出怼天怼地的自信表情。

    谁都不想跟着个畏畏缩缩还懦弱无能的主公,当下属的多憋屈啊。

    按照花渊的算计,姜芃姬应该再忍一回才会爆发,正好踏入设计的坑,那处极其适合伏击。

    岂料她脾气比花渊想象中还要暴躁,现在就忍不住了。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面对姜芃姬不按常理的出兵行动,最先懵逼的是原信。

    因为花渊两次算中,原信对这次的伏击就不那么上心了。

    随意摆摆样子,姜芃姬就会被哄走么,伏击再完美还不是浪费?

    孰料姜芃姬现在就带兵冲杀过来,反而将原信弄得手忙脚乱。

    姜芃姬一向是说干就干的性格,做事干净利落不拖沓。

    既然下定决心暴力闯关,她当然不会给敌人做心理准备的时间。

    原信怒不可遏,额上青筋因为下颌用力而绷起——

    “这些个文人果然是半个都不可信——”

    花渊算计出错,原信陷入了被动,他是伏击一方啊,现在却被动得像是被姜芃姬伏击了。

    原信难么自负自大,他当然不会从自己身上找失败原因,反而先追究花渊的过错。

    毕竟,花渊只是个没有编制的临时工,出身微寒,他的性命在原信看来与蝼蚁等同。

    难道要让原信承认这不是临时工的错而是他的错?

    眼瞧着敌方大军越来越近,原信这边只能选择仓促应战。

    因为姜芃姬发现得早,原信这边准备又不充分,所谓的伏击战根本没有达到预期效果。

    尽管如此,原信也给姜芃姬这边造成了一定伤亡。

    相较于正经伏击战的损失,这点伤亡还在可接受范围内。

    眼瞧着战场天平向姜芃姬这边倾斜,原信只能及时止损,愤恨退兵,丢下三四千尸体跑了。

    这仗出乎意料地好打——

    姜芃姬摇头,“碰上原信这样的武将,真是能气死。”

    根据直播间摄像头拍到的画面来看,前两次的伏击都是费了心思的,姜芃姬真要硬闯,损失兵马五千打底。不过这两次布置都没派上用场,原信这边就懈怠了,打算随便整整糊弄人。

    岂料姜芃姬这次不按常理出牌,不仅没有选择绕道反而带兵打过来了!

    一个豆腐渣工程哪里经得起姜芃姬的暴力摧残?

    杨思用帕子抹掉脸上的血,一边整理仪容一边道,“心疼聂洵。”

    姜芃姬道,“原信倒是给我提了个醒,军改应该提前了。”

    如果将领因为一己之私而篡改军令计谋,亦或者敷衍应对,原信就是前车之鉴。

    统帅军权独大,碰上个靠谱的还好,要是不靠谱的——

    姜芃姬不由得蹙眉。

    她帐下武将不算多,除了几个器重的,之后提拔上来的新人都还生嫩,无法独当一面。

    生嫩意味着经验少,容易被人算计。

    当然,像原信这样倚老卖老的老将,自负自信又自大的,还是敬谢不敏了。

    杨思当然知道军改,自家主公提了好几回,但都因为时机不成熟而没有付诸行动。

    “军改?主公回去便着手?”

    姜芃姬要头,“打完伯高就动手,现在军改,影响太大。”

    她想限制统帅的军权和指挥权!

    她可不想看到自家帐下也出来个原信!

    黄嵩能忍得下原信,她可忍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