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81:伐黄嵩,东庆一统(二十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说起来,可能所有人都不相信,花渊从南盛跑到东庆不是为了坑原信黄嵩或者姜芃姬的,他是带着诚意来借粮的。对,没有看错,花渊此番目的是为了游说诸侯,为主公借一批粮食。

    南蛮灭了南盛,他们也试着建立政权统治亡了国的南盛遗民,奈何他们文明比北疆还要野蛮,只懂得破坏而不知道如何安抚百姓、休养生息。缺女人了就去抢,缺粮食了就去夺,缺钱缺土地缺人力就用武力去征服,南盛百姓苦不堪言,各地势力纷纷揭竿起义,攻抗南蛮。

    然而,打仗需要粮食,它也会耽误春耕。

    春耕被耽误,意味着一年的收成化为泡沫,粮食的缺口越发严峻,进而激化战争。

    这就是个可怕的恶性循环。

    南盛境内的粮食缺口越来越大,不少大诸侯都要节衣缩食,更别说混得不怎么样的小诸侯。

    安慛在吕徵的谋划下站稳了脚跟,吞并几个小诸侯之后,势力开始向外扩张。

    扩张势力需要资本,安慛的条件太薄弱,有时候不得不拉赞助和支持,暂时渡过难关。

    此次借粮,实在是无奈之举。

    若是借不到粮食,治下百姓很难熬到下一个秋收,更别谈招兵买马增强实力。

    何谓“借”?

    暂时使用别人的财物。

    因为南盛的地理位置,他们不可能向南蛮借粮,中诏太遥远,思来想去只能将目光放在东庆。孰料东庆打得天翻地覆,姜芃姬和黄嵩这对塑料兄妹花掐得你死我活,谁都不像是有余粮的地主。哪怕有余粮,估摸这俩人精也不会轻易松口,这是花渊研究二人性情后的结论。

    姜芃姬不用说,精明狡诈,吃什么都不肯吃亏,糊弄她的难度远比花渊想象得还大。

    普通人家借钱还要利息呢,黑商外借还讲究九出十三归呢,粮食在乱世下可比黄金还稀罕。

    粮食借出去容易,要回来可就难了。

    姜芃姬和安慛的交情仅限于红莲教的合作以及湟水会盟的短暂会面,这么点儿交情还指望人家不要利息借给安慛一大批粮食?抵达东庆之前,花渊存了点儿想法,之后就没了。

    花渊外出借粮之前,安慛帐下的首席谋士吕徵还送了他一首凉凉。

    “黄嵩那边还有些可能,柳羲是没指望了。”吕徵如此说道。

    姜芃姬在琅琊郡求学的时候,他和姜芃姬也打过交道,深知此人有多精。

    千年狐狸精也只能被她刷着玩。

    纵然花渊有本事,碰到她,估计也要折戟沉沙。

    花渊还不知道姜芃姬的攻略难度有多大,桀骜道,“不试一试怎么知道不行?东庆境内产粮的地方,她占了七成。据闻她这些年经营有道,几场大仗都是跑到人家地盘打的,治下领地一直风调雨顺,储粮不知囤积多少。说起来,柳羲才是过年过节不愁粮的地主富户。”

    不说姜芃姬自己赚来的家底,柳羲给她备下的资金就不少了。

    哪怕她没向柳佘伸过手,不过外人看来这对父女不分彼此,柳佘积累的资源都是给女儿的。

    吕徵摇头,“你要是有机会瞧见她,你便知道她是个什么德行了。”

    花渊道,“你与她少年时期也有些交情,怎么,她以前就很难缠?”

    “难缠得很,她在琅琊求学那会儿,便是所有人都避着走的煞星。你若是向她借粮,九出十三归已经算是心情好了,更狠一些……”吕徵说到这里顿了顿,表情添了几分异样。

    花渊:“……”

    九出十三归,这跟印子钱也不差了。

    吕徵越是这么说,花渊对姜芃姬越是好奇,毕竟这是有史以来第一个敢和天下男性诸侯共争天下的女性诸侯。一个女人若没有过人的能力,如何折服那么多英才心甘情愿受她驱使?

    结果——

    花渊来了东庆才发现这两人打得不可开交。

    打仗可是烧钱烧粮的活动,自家粮食都不够,怎么可能外借给别人?

    哪怕花渊想借印子钱,怕是黄嵩等人也不想放给他。

    正经渠道没办法,那就只能想办法曲线救国了。

    花渊仔细研究了整个战局,敏锐发现谌州有利可图,立刻风雨兼程赶去了谌州。

    原信和聂洵不合,前者动刀子伤了后者,还被姜芃姬五万大军逼得上蹿下跳——

    “天助我也!”

    一个计划在脑海中快速成型。

    花渊激动地搓手手,他知道怎么空手套白狼了。

    聂洵和原信关系不合还性命垂危,花渊身份暴露的可能性降到了最低。

    原信性情自负桀骜,他驳斥聂洵的建议,同时又轻视花渊,自负花渊不敢耍花样。

    殊不知,花渊拿捏人心的本事比聂洵更高一筹。

    他和聂洵都提出了坚壁清野的建议,唯一的不同在于粮食最后的安放处理。

    聂洵建议将粮食送到昊州边境,既能防范姜芃姬以战养战,同时还能就近支援前线的黄嵩大军,倘若姜芃姬无奈撤兵,这批粮食也能以最快的速度运回谌州,安抚百姓。

    花渊的建议截然不同,他建议原信将粮食运往谌州南部,理由是南部是大后方。

    他给出的理由也十分给力,以粮食为诱饵诱使姜芃姬大军进一步深入敌后,待她想撤退也迟了,五万大军携带的粮食不足以他们冲出谌州,只能被困谌州腹地,因为断粮缺水而死。

    殊不知,花渊将粮食聚集到谌州南部,只是为了方便顺手牵羊。

    他走的时候没有动原信的东西,但却模仿原信的笔记和符印,弄出了一封假的调令。

    等原信意识到不妙,花渊堂而皇之地将粮食顺走。

    如果不是姜芃姬不按理出牌,打乱了既定的局,兴许原信还要晚几天才能反应过来。

    聂洵意识到不妙,连忙通知原信派兵追粮。

    原信起初不信,他以为聂洵这是故意找茬呢,不过想到花渊的种种举止,原信将信将疑派兵去追。两三日的时间差啊,等原信派遣的兵马抵达储粮的地方,这才发现粮库全空了——

    继续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