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83:伐黄嵩,东庆一统(二十五)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两位副将满心欢喜地应下,可真正面对原信,他们才知道聂洵的人情不是那么好欠的。

    原信嗜酒暴怒,酒品极差,动辄打人泄愤。

    有时候下手狠了,一条性命说不定就没了。

    给原信送饭的小兵走慢了两步,膳食比平时凉了一些,他便恼怒掀翻了食案。

    “连个区区小卒也敢怠慢本将,当真气煞人也!”

    原信喝得酩酊大醉,火烧火燎般的愤怒溢满胸膛,小卒因为腹痛而错过了饭点,搁在原信来看就是小卒也欺负他、给他找不快。思及此,原信更是杀意大起,抽出腰间悬挂的马鞭,活生生将小卒抽死,等两个副将听到风声赶来,小卒已经被抽得没了气、皮开肉绽不似人形。

    两位副将想起聂洵的允诺,对前程的贪念压过了内心的恐惧,二人一左一右上前拉住原信。

    殊不知原信喝酒之后力气不减反增,蓄力之后,一下子就挣开了他们的桎梏。

    “大胆——好啊!你们也想造反忤逆本将?”

    原信这人过于自负自傲,容不得任何人挑衅他的权威,本就暴戾的阴暗情绪因为酒精得到了最大限度释放。两个副将不帮着他,反而帮着小卒阻拦他,这难道不是背叛他的前兆?

    原信醉眼醺醺,脑海中浮现花渊对他的愚弄以及丢失的粮草,暴戾的情绪溢满出来。

    “连你们……呵呵,两个跟脚低贱的畜生也敢违逆本将……”原信一边打了个酒嗝,一边狞笑着卷起马鞭,“一个个都不想要项上狗头了是吧?嗯?来人、来人——将他们二人拿下!”

    两位副将知道原信酒后脾气不好,但也没有坏到这种程度啊?

    二人听到原信对他们的诋毁侮辱之词,齐刷刷变了脸色。

    原信先前的话还能用醉酒这个借口搪塞,刚才那几句必然是他内心最真的想法,只是平日里瞒得很好,没有表露出来。如今喝醉酒了,释放出内心最凶残最真实的凶兽——

    二位副将面如土色,他们知道原信不喜欢亲近平民出身的武人,甚少提拔这一系的武将,更喜欢亲近一手拉上来的亲信,但没想到原信内心竟然是这么个想法——这太让人寒心了。

    没有最寒心的,只有更寒心的,他们永远猜不到原信醉酒之后会做出什么操作。

    他们猜不到结果,聂洵却心中有数,不然也不会选了他们。

    原信厌恶平民一系出身的武人,有理智的时候还知道装装样子,醉酒之后理智全无。

    他本就排斥这两个副将,偏偏他们是黄嵩提拔的,原信不能明目张胆地打压。

    现在么?

    黄嵩不在,无人能压制酗酒暴戾的原信,让原信的负面情绪得到了最大限度地爆发。

    两个副将又做了原信讨厌的事情,不说责打,一顿叱骂是少不了的。

    聂洵不仅了解原信,他同样了解两个副将。

    两位副将是平民一系武将中最吃苦耐劳的,出身低微又有向上爬的野心,最无法忍受旁人拿他们的出身说事。极度的自卑会催生极度的自尊,原信一再挑衅二人底线,三人自相残杀不过是时间问题。聂洵做了什么?他不过是将三个容易产生爆炸反应的家伙凑到一块罢了。

    不过,饶是聂洵盘算好整个局,原信的“配合”程度还是让他惊愕。

    “嘶——这莽夫如此暴戾——”

    两个副将前去阻拦原信,孰料原信小宇宙爆发将他们二人“反杀”。他们不是没办法制服原信,碍于双方身份地位只能被动挨打,那倒钩鞭子打在身上,一鞭子下去能勾出一条血沟。

    二人找军医要了一些伤药,敷在伤口上疼得浑身肌肉都在抽搐,面部神经因为疼痛而失控。

    “你我兄弟受恩于主公,效忠主公是应该的,原信算个什么东西?我们何苦受他的气?”

    另一人伤势轻一些,他比较幸运,只是挂了彩,瞧着比同伴好多了。

    副将甲眉头低垂,无奈地叹息道,“唉,别说了。这原信没比我们强哪里去,谁让他眼睛长得好,投胎投得好呢,成了咱们主公的族叔。这事儿闹起来,吃亏的是我们——犯不着!”

    能忍就忍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他们想吃这口饭,原信这种关系户得罪不起,谁知道人家什么时候给你穿小鞋?

    “原信这莽夫最记仇了,我们今日得罪他,来日不知会遭受怎样的羞辱。”

    副将乙想起原信白日的羞辱,气得整张脸都憋青了,恨不得将原信的嘴巴舌头剁成碎肉。

    副将甲趴在榻上想了想,道“我们兄弟不是唯一得罪原信的人,不如找军师讨个办法?”

    从原信的角度来讲,两位副将和聂洵可是天生的盟友。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么。

    副将乙聚拢眉峰,犹豫不决地道,“军师那边可以?”

    副将嘉冷笑道,“原信险些杀了他,若非军师福大命大,早去阎王殿报道了。”

    若能借这次机会和聂洵拉近距离,他们兄弟日后出头的机会也大些。

    聂洵瞧见两个惨兮兮的副将,面上露出恰到好处的惊骇和担心。

    “二位副将怎么弄成这个模样了?”

    两个副将你一言我一语向聂洵吐苦水,只差抱着聂洵的大腿哭诉了。

    他们被原信惦记上了,还望聂洵搭个援手。

    聂洵为难道,“此事……洵也是爱莫能助,外有强敌虎视眈眈,这个时候不能生乱。”

    副将心里哇凉哇凉,聂洵也退缩了,他们还不被原信整死啊。

    聂洵见他们耷拉着苦瓜脸,透露口风道,“你们也不用担心,原信屡次耽误军机、铸下大错,轻信小人致使大批粮食被盗。一桩桩一件件,皆是死罪。数罪并罚,他也风光不了几天。”

    副将听后心中一喜,尔后又是一凉。

    现在正打仗呢,原信这事儿至少要等战争结束才清算。

    他们二人只是毫无根基的平民武人,原信想整死他们,机会太多了。

    黄嵩还没料理原信呢,他们已经被原信料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