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85:伐黄嵩,东庆一统(二十七)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拿、拿酒来——”

    原信醉醺醺地眯着眼睛,脖子以上的皮肤因为酒气而涨红,嘴里还不忘嘟囔嚷嚷。

    “人呢?人在哪里?快点拿酒——”

    他以为自己喊得很大声,实际上低如蚊呐,几乎是含在嘴里说出来的。

    原信四仰八叉地躺在主帅床榻上头,半个身子横在床内,半个身子横在床外。

    尽管时下的酒水度数不高,不会喝酒的女子都能啜上半瓶,但原信喝酒是以“坛”做单位,酒量再好也架不住他鲸吞龙吸般往肚子里灌,酒醉是常有的事儿。这会儿酒意正浓,身子热得冒汗,他撕扯着将身上的铠甲卸下来,图个凉快。这样还是热,他便将衣襟扒开来——

    酒意侵占理智,他沉沉睡了过去,意识模糊间听到外头传来几句对话。

    “……末将……有紧急要事……对,十万火急的事儿,必须当面和将军商议……”

    说话的人是副将乙,他身后还跟着一个缩着肩膀、垂着脑袋的小卒,小卒似乎很怕生,一直都看着地,没有抬起头。天色已深,守卫主帐的小兵也困了,盘问几句便放人进去。

    副将乙进去前还不忘叮嘱一句。

    “这几天将军心情不好,你们都打起精神,别走神了。”

    守卫谄媚笑道,“小的知道,一定不会走神。”

    说是这么说,等副将乙带人进去,守卫两旁的小兵懒懒地打了个哈气,困意更浓了。

    副将都在主帐里头呢,安全性够高,他们兄弟几个也能趁机偷偷懒。

    副将乙带着小卒进入帐内,那个“小卒”抬起头挺起胸,赫然便是被看押起来的副将甲!

    一阵如雷呼噜声传入二人耳畔,他们对视一眼,分别从两旁绕过屏风走入帐内的寝居。

    原信睡得死死的,胸口一起一伏,呼噜声有节奏地响着。

    副将甲目露凶光,低喃道,“真是天助我也,他竟然将铠甲卸下来了——”

    旋即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发黄的牙。

    如果原信穿着铠甲,保护住全身各大要害,他们没办法一击得手,说不定会引起原信的挣扎从而惊动外头的守卫。未曾想原信如此配合,浑身上下没有丝毫防备,不就是待宰的羊羔?

    他给副将乙使了个眼色,二人交换了个眼神,心神领会。

    他俩本就是相扶相持走到现在的好兄弟,彼此一个眼神便能领会各自的意思。

    碍于原信平日的威吓,他们不敢明目张胆上前杀人,不仅放轻了步子,连呼吸都屏住了。

    副将乙距离原信不过三步距离,他抓住机会,眼疾手快冲上前。

    伸手死死捂住原信的口鼻,当即翻身压在原信身上,借用两腿的力量将他的两肩压住。

    副将甲也动了,他拔出藏在怀中的短匕,空中划过一道雪白冷光,刀锋即将吻上原信脖子。

    原信睡梦之中感觉呼吸困难,身上又压了重物,下意识挣扎着睁开眼睛,入眼便是看到两张狰狞的面孔。原信心中巨骇,凶险的危机感涌上心头,还未等他用力掀翻压制他的副将乙,副将甲已经手起刀落,尖锐的刀锋划破了他的喉咙,鲜血“噗”得一声喷了出来——

    二人被原信的血喷了个正着,他们也不在意,副将甲手下加大力道,直至刀身卡在了原信的脖颈骨头上才罢休。副将乙翻身下来,副将甲将刀子拔出又在原信胸口捅了几刀——

    “够了,快点收拾走人!”

    副将乙看不过去,连忙阻止同伴虐待尸体的举动。

    原信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大罗金仙来了也救不了他,何必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

    副将甲恨恨收手,动手将沾血的外裳剥下来,离开之前还扭头对原信的尸首吐了一口口水。

    副将乙调整表情神态,胸腔的心脏跳得跟擂鼓一样,外表却若无其事。

    守卫的小兵嗅到二人身上的血腥气,眉头一跳,正要开口盘问。

    副将乙苦笑道,“将军心情不虞,我先回去上点儿止血药……”

    守卫小兵一下子明白过来了,这阵子原信太暴戾了,动辄打骂鞭笞,不少人进去都挂了彩。

    他用同情的眸子瞧了瞧副将乙,没有多盘问便放人离开。

    二人刚走了没几步,有个守卫小兵诧异地开了口。

    “刚才……似乎没有听见帐内有什么动静啊?”

    副将乙听了心头一颤,仍然强装镇定地向前,只是步子略显凌乱。

    这时候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

    “快将他们拿下,有诈!”

    副将乙和副将甲一听背后传来这话,立马失了分寸,蛮横向前跑去,冲撞了一队巡逻兵。

    他们反常的表现被一众兵卒看在眼里,不管有事儿没事儿,先把人抓起来再说。

    二人虽孔武有力,但双拳难敌四手,很快就被擒拿抓住。

    这时候,有人感觉哪里不对劲,外头这么大动静,为何将军原信没有半分动怒的意思?

    他便壮着胆子掀开帐幕,空气中弥漫的浓郁血腥味让他面色巨变,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探看。

    “啊——”

    一阵尖锐又短促的尖叫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聂洵收到消息的时候他刚睡下没多久,听到两个副将把主将原信谋杀了,他心下骇然,不顾伤势未愈,执拗要过去看看。军医只能妥协,让两个小兵搀着他,免得伤口崩裂复发。

    除了某些情况,聂洵是个很听话又很合作的病患。

    他的伤口很深,但这些日子乖乖养伤喝药,再加上身体年轻,伤势愈合很快。

    这会儿伤口已经开始结痂了,他偶尔还能下地走两步。

    只要没有大动作或者剧烈的情绪变动,应该无碍。

    “你们为何要谋杀将军?”

    聂洵去看了原信的尸首,目光带着几分骇然和惊惧。

    副将甲下手贼用力,原信大半个脖子被切开,下半身横在床内,上半身横在床榻外头,脑袋因为悬空而下垂,露出半个血肉模糊的横截面,鲜血流淌了一地。原信死了,死的时候还不甘地睁大眼睛,死死盯着帐顶。

    两个副将被五花大绑起来,面如土色,狼狈的模样瞧不出曾经的英武。

    副将甲挣扎着要起来,浑身上下冒出了热汗,他对着聂洵道,“军师,非是末将要杀他,分明是原信这崽子不给末将生路!末将若是不下手要了他的命,明儿末将就得尸首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