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87:伐黄嵩,东庆一统(二十九)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典寅感慨道,“可惜了,还是太迟了。”

    风瑾赞同点头,附和道,“的确是太迟了,倘若聂洵早些废了原信,兴许主公——”

    他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如果让聂洵全权掌控谌州兵马的调度权,原信从旁辅助,兴许姜芃姬真会吃大亏。聂洵的手段不是原信能比的,原信带兵打仗可以,说起算计布局远不如聂洵。

    行军打仗最忌讳让外行指挥内行。

    原信不算门外汉,但他性格激进鲁莽,容易坏事儿。

    原信能当好一把刀,但他当不好拿刀的人。

    典寅是姜芃姬的隐性脑残粉,症状虽然没有姜弄琴那么狂热明显,但他对姜芃姬也有着蜜汁自信。听到风瑾这么说,典寅便反驳道,“纵然聂洵独掌谌州大权,他也奈何不了主公。”

    风瑾笑道,“是,主公自然是最强的。”

    脑残粉说得都对,风瑾和杨思一样,早就放弃和他们交流了。

    风瑾口中“最强”的姜芃姬,此时在做什么呢?

    她带兵在谌州浪够了,丢下一堆烂摊子给风瑾处理,自己带着人拍拍屁股走人。

    原信被谋害的时候,她才赶至半路,远古时代信息传递那么落后,她想收到消息还需要一段时间呢。如果她知道的话,肯定会给聂洵双击666,顺便留个点赞——此举,大快人心!

    姜芃姬骑在小白背上悠悠赶路,口中哼着古怪的调子。

    优哉游哉的模样不像是带兵打仗,倒像是带着一群小盆友去郊外野游。

    “主公哼的是什么调子?”

    原以为主公是随便哼哼,可他认真听了一会儿,发现有几段调子是重复的,不是随便乱哼。

    不同于时下的曲调,主公哼的调子听着很新鲜。

    姜芃姬语调愉悦地道,“联邦十军进行曲。”

    这句话拆开来,每个字杨思都听得懂,合在一块儿他就不懂了。

    杨思诧异问道,“联邦十军进行曲?联邦是什么地方?”

    姜芃姬欺负杨思听不懂,干脆就糊弄道,“做梦梦见的地方,那是个很遥远的自由乡。”

    纵然穿越快十年了,姜芃姬心里依旧惦记着自己的故乡,未曾忘记。

    “自由乡?”杨思“哦”了一声,随口一问,“那是个怎样的地方?”

    姜芃姬回忆了一番,平静地道,“充斥着战争的地方。”

    从她记事开始,联邦大战小战不断,若非战事吃紧,联邦也不用启动基因战士计划。

    姜芃姬算是这项计划的受害者,同时也是受益者。

    没有这项计划,她怕是早死了,亦或者泯然众人,成了被人保护的普通民众。

    杨思诧异道,“充斥着战争的地方……这也能被称之为‘自由乡’么?”

    姜芃姬笑道,“兴许是因为……梦中的人兴起战争是为了争取自由?正如现在诸侯争夺天下,兵戈四起,同样是为了平定天下。战争是不好,但战争也是达成目标的手段之一……”

    “为了平定天下而兴起战争,这话说出去,不知会惹来多少人抨击攻讦。”杨思摇摇头,“诸侯争夺天下,本身还是为了私欲,绝非主公说得如此坦荡。主公与他们不一样……”

    姜芃姬笑着反问,“哪里不一样?”

    “主公逐鹿九州是为了太平,您说这话是发自肺腑,不止思相信,别人也信。人与人不同,其他诸侯不一样的,不是每个人都和您一样有这么高的操守和觉悟。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主公甘心为了百姓和将士掏空自己的私库,这些年陆陆续续投出去数千万贯巨财,极少动用公库。别人却恨不得将百姓将士榨干,尽可能剥削他们仅有的利益,仗着权利将公库据为私有。那种人说自己逐鹿天下是为了百姓而不是为了天底下至高无上的权利和地位,谁信呢?”

    杨思不承认自己在吹主公,他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从这一角度来看,姜弄琴整天吹捧主公,不是没有道理。

    姜芃姬笑道,“没想到我在靖容心中的评价这么高,为了对得起你的赞誉,我要做到最好。”

    杨思尴尬地咳了一声,不经意间瞧见姜弄琴看过来的视线,对方的眼神写满了一句话——

    你的眼光很好!

    杨思:“……”

    自己看上的女人是个脑残粉,那是种怎样的体验?

    答曰:好似自己脑袋上长了青青草原,随时都能放羊。

    姜芃姬道,“我得抓紧了。”

    杨思诧异,“抓紧?抓紧什么?”

    姜芃姬说,“军改啊。”

    “主公不是说等战事结束再改?”

    变革一向是风险与利益并重,一个不好还会惹来杀身之祸,杨思希望她能更加慎重。

    姜芃姬说,“的确是安排到战争结束之后,不过现在也能提上日程了,你给我参谋参谋。”

    行军太枯燥了,哪怕有直播间咸鱼逗乐,但她不能沉迷弹幕啊,杨思可是个眼尖的人精呢。

    偶尔看看弹幕都要小心翼翼,以免杨思发现蛛丝马迹。

    她要给自己找点儿事情做,打发打发时间。

    杨思问道,“主公打算怎么改?”

    姜芃姬道,“目前的军制,我不是很满意。职权责任不分明,拖慢效率,将士军饷分拨不清晰,总有小人趁机钻空子吃空饷,再强的精锐也经不起害虫蚕食……还有军纪军规,以前弄得不错,仍有人知法犯法,肯定是因为犯罪的代价太低,助长了他们的气焰……”

    她倒是想偷个懒,直接联邦军制照搬过来,可她知道这么做是不行的。为了将利益最大化,姜芃姬只能在原有基础项进行深化改良,细分权责,符合时代背景的同时还能让人们接受。

    因为她是军伍出身,从小接受基因战士训练,年纪小小就上战场的人,所以她深刻明白强大的武力有多么重要。不论是国家还是势力,尊严、权利和地位都需要强大的武力作为支持。

    她想在乱世杀出一条血路,建立一个万国来朝的国度,没有强大的武力,一切都是空谈。

    军队一定要经营好,军改避无可避。

    时下的军制在她看来,实在是糟糕,弊端之多能说三五时辰。

    姜芃姬军改不打算一步到位,她打算一步一步慢慢来,尽可能减少动荡和反弹。

    先从问题最大的部分着手,逐渐细分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