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89:伐黄嵩,东庆一统(三十一)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杨思内心受到了暴击,但他不敢找自家主公的晦气,因为自家主公快变身爆竹了,不敢惹!

    这事儿还要从前不久收到的战报说起——

    姜芃姬和杨思相谈甚欢,她享受着姜弄琴奉上的水囊,顶着杨思幽怨的眼光将它喝空。

    未等她喟然一叹,外头传信兵说有要事回禀。

    姜芃姬眉头一蹙,嘀咕道,“这时候能有什么事情?”

    她统领五万大军骚扰黄嵩谌州的事情,知道的人没几个,更别说派遣传信兵半路截道了。

    “让他进来说话。”

    为了将消息传到,传信兵日夜奔驰,早已人疲马乏,神色倦怠,可见到了姜芃姬,他的眸光又添了几分光彩。他道,“回禀主公,前线浒郡边境失守,敌方攻入浒郡冢河县,将士伤亡六千余人。罗越校尉带领残兵退守三山峡谷,韩彧军师北上支援,局势暂且稳定下来。”

    姜芃姬听后惊愕地睁圆了眼睛,似乎没听明白传信兵说了什么。

    “浒郡失守,丢了一个冢河县?靠着文彬出兵牵制黄嵩兵力才能勉强稳住三山峡谷?”

    她的声音陡然提高,虽然不响亮,但众人都有种气氛凝滞的错觉,呼吸都呼吸不过来。

    姜芃姬神色冷了下来,收敛自身威势,传信兵感觉褪去的温度重新布满全身。

    “你仔细回答,前线发生了什么事情?”

    浒郡地形比较奇特,四周是险峻高山,但境内却是一马平川,山峦低矮,经过柳佘的治理,引入内河水源、大力开发地下水,这才解决浒郡干旱的窘状,让它成为东庆境内的产量大郡。

    冢河县靠近人工内河,这也是浒郡产出粮食最多的地方。

    黄嵩大军攻破浒郡防线,大军压境,防守的压力陡然增加,浒郡危矣!

    若不是韩彧见状不好,带兵牵制黄嵩兵力,浒郡丢的就不只是一个县了。

    再过两三个月就是秋收,黄嵩这一波赚大了呀!

    传信兵战战兢兢回答,姜芃姬听得怒火中烧。

    “这群老不死的混账东西,我还没死呢,这就上赶着给敌人献媚?谁给他们的胆子!”

    她就说么,她给浒郡调拨重兵防守,不说铜墙铁壁,但也不是纸糊的!。

    为何会失守这么快,原来是出了内鬼!

    姜芃姬真的动怒了。

    因为浒郡是柳佘的老地盘,姜芃姬接手的时候,浒郡境内的势力都安安分分,她也没有特地去找麻烦,双方相安无事。岂料她装了个病,那些老不死的东西就火烧屁股坐不住了!

    杨思道,“主公勿气,换个角度想想,是福不是祸。现在暴露出来,总好过以后作祟。”

    所幸浒郡还未全境失守,只是丢了一个冢河县罢了,黄嵩在谌州的损失足以扯平了。

    “道理我都懂,可我就是气!”姜芃姬阴沉着脸色,咬牙道,“我最恨的就是背叛!”

    她对“背叛”二字深恶痛绝,她欣赏且钦佩有着忠贞傲骨的人,同样也厌恶反复无常的小人。一旦顺从了她,不管是真心归顺还是假意周旋,从此以后都不能做出背叛她的举动。

    不然的话,不管是谁——

    都得死!

    旁人或许不清楚这点,但卫慈是清楚的。

    前世的徐轲为何留下“性情反复,生来反骨”的评价?

    还不是因为徐轲旧主被陛下所杀,徐轲表面上假意归顺,暗地里却联系旧主残部借机搞事。

    尽管没有掀起多大风浪,但徐轲却真正惹怒了陛下,成了唯一一个被她亲手斩杀的谋士。

    其他人,要么体面自尽、要么隐姓埋名、要么归顺,陛下也尽量尊重文人的节操和信仰。

    徐轲可就惨了,不止死无全尸,最后暴尸荒野被野兽分食。

    当然,这一世徐轲成了徐大管家,下场自然不会这么惨烈。

    姜芃姬道,“那些老家伙是嫌自己赴死太寂寞了,还想拉上全族陪葬是吧?”

    纵是杨思这样的文人,他也能感觉到姜芃姬周身溢出的骇然杀意。

    他委婉地道,“背叛的小人,自然是不能用的。”

    杀几个典型的立威就够了,不至于牵连全族。

    “准确来说应该是——背叛的小人,活着都是浪费空气。”姜芃姬纠正他的话,怒归怒,她的理智还在,“我要对牺牲的六千将士有个交代。我怨不得伯高,因为战争本就是拿命去填的博弈,胜者生,负者死,毫无转圜的余地。可背地里插我刀子,致使将士枉死的罪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犯错只杀典型立威有什么用?我得让所有人都知道,背叛我的代价!”

    如果是死在战争博弈之中,至少将士的牺牲还是有价值的,死得其所。

    死于自己人的背叛,她接受不了!

    “这是我的错,这些年修身养性让他们以为我是软弱可欺的人了——”

    姜芃姬眸光闪过狠厉之色,惊得杨思半晌也说不出劝阻的话。

    “主公……有些奇怪……”

    杨思和姜弄琴被打发出来,他低声对后者嘀咕了一句。

    “什么奇怪?”

    姜弄琴仍旧面无表情,姜芃姬的命令都是金科玉律,她不需要质疑,只需要执行就行了。

    杨思道,“主公对于‘背叛’二字的抵触,激烈得不像是平常人该有的反应。”

    姜弄琴蹙眉,“什么意思?”

    杨思道,“平常人再厌恶‘背叛’,反应也不至于如此激烈,除非是被人深深‘背叛’过。纵观主公这些年的经历,只有她耍弄别人的份,何时轮到旁人‘背叛’她?故而觉得奇怪。”

    姜弄琴道,“你想多了,主公这是真性情。”

    杨思:“……对,你说的都对!”

    主公的不正常搁在她眼里永远都是正常!

    (╯‵□′)╯︵┻━┻

    身为正常人的他,为何如此眼拙,一眼看中脑子有毛病的她?

    姜弄琴是脑残粉,总是带着玻璃瓶底那么厚的滤镜,杨思不一样,所以他敏锐发现异样。

    只是这点异样说明不了什么,他也就没有深究。

    真相往往只差那么一点儿,杨思的猜测没有错,怼天怼地的姜芃姬的确被人背叛过。

    不过,那是上一世的老黄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