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90:伐黄嵩,东庆一统(三十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背叛姜芃姬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在基因战士训练营结交的战友,那是个为了一己私欲而出卖联邦重要机密的叛徒。因为机密泄露导致前线战线崩溃,至少百万将士付出了性命代价,堪称联邦近百年最大的损失。

    执行任务期间,姜芃姬毫无防备地将后背交给对方,险些丢了小命。

    叛徒将罪行诬陷到姜芃姬头上,让她当了背锅侠。

    她只是个没有背景的普通基因战士,一旦罪名坐实,必死无疑。

    联邦下达通缉抓捕令,姜芃姬不甘心坐以待毙,所以她用武力强行突围逃逸。

    横跨数个星球,锲而不舍地追杀叛徒,势要给枉死的将士一个交代,给自己一个清白。

    她在叛徒登上境外飞船之前将他干掉,顺便拿到了证明自己清白的重要证据。

    尽管证明她是清白的,但因为抗拒逮捕、残杀战友……官方没有正式定罪之前,谁也不能剥夺叛徒的性命,姜芃姬被迫从基因战士行列退伍,以普通联邦士兵的身份进入第七军团。

    刚去的第一天,她就碰上了后来的老上司。

    对方简单和她说了几句话,她至今还记得清楚。

    【姜芃姬?我看过你的资料……小姑娘真有勇气,武力抗捕……注定是第七军团的人!】

    姜芃姬倔强地挺直脊梁,再一次重申。

    【我无罪,我是清白的,为什么要接受必死又毫无道理的逮捕?】

    【你是军人,没有什么是合理或者不合理,服从是天职。】老上司道,【再者,你对联邦就这么没有信心?哪怕证据确凿,他们也会详细核实,最后经过军事法庭一审再审才会定罪。】

    姜芃姬憋红了脸道,【我只是普普通通的基因战士,谁知道会不会被拉去当替罪羊?】

    【基因战士训练计划很失败啊,难得见到如此特立独行有想法的基因战士。】老上司笑道,【啧啧,阴谋论还挺多,你平时没少看吧?】

    姜芃姬:“……”

    【毫无铁证就敢给你定罪、送你上军事法庭或者将你秘密处决的,怕是连……】话未说完,对方倏地笑了笑,说道,【时候不早,我还有一个会要开,你先去新兵处报道,有缘再谈。】

    姜芃姬实战比新兵丰富,不过几年便凭着实打实的功绩高升,第二次见到了老上司。

    对方好似彻底忘了她,仅仅将她当做普通的下属看待。

    姜芃姬也没有刻意攀交对方,直至老上司因为某些事情退役,她也成长为上司的接班人。

    【后生可畏。】老上司笑道,【第七军交给你了。】

    【是!】

    姜芃姬每每想到这些,总会感慨遗憾,因为她辜负了老上司的厚望和期许。

    穿越之前,她觉得自己这个军团长当得还算称职。

    穿越近十年,她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作为单独的战士,她很优秀,但作为第一战线的前线军团核心,她还欠了火候。

    或许是弥补、或许是移情,姜芃姬迫切想当好“主公”,因为她不能让跟随自己的人失望。

    “如果……连给六千无辜枉死将士一个交代的勇气都没有,简直白活了!”

    姜芃姬暗中攥紧了手,决心已定。

    周遭静寂无人,唯有直播屏幕的弹幕不甘寂寞,默默滚动刷新信息。

    【核桃露无核桃】:主播,处置罪魁祸首我没有意见,但牵连家人是不是过了?我不是无脑圣母,我只是觉得主播现在的名声很好,没必要为了这些人填上名声,千年之后留下争议。

    【三幺五打假】:背叛者可耻,但他们的亲眷是无辜的,主播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吧?

    【偷渡非酋】:没什么不好的,我站主播,毕竟是两个时代,我们不能用我们的三观去要求主播。曹老板借老爹之死东征徐州,杀了徐州多少百姓?虽然父亲之死不是主因,但的确是推动曹老板的理由之一。主播被人背叛,如果不让别人看到背叛她的代价,以后背叛她的人只会更多。因为背叛的代价太低,所以忠诚就显得廉价。乱世之下,善良和仁慈只能算中性词。因为过分的善良和仁慈,只会带来无止境的背叛和伤害,不仅要赔上主播身边人的性命,还要赔上主播的性命。我原先以为主播更像是曹老板,现在一看,她更像刘大耳了……

    【鬼才郭奉孝】:我也不觉得过分,对于我们看戏的外人来讲,六千伤亡不过是冰冷的数字,但对于将士家人而言,他们都是躺在战场上无人收敛的尸首,一辈子无法愈合的伤口。

    直播间的远古大佬都跳出来嘲讽,其他咸鱼怎么坐得住?

    不少老人都知道姜芃姬原先的脾气多臭多烈,动不动就撕咸鱼观众,这两年的确温和不少。

    因为太过温和了,反倒让一些直播间萌新以圣人的标准要求她。

    事实证明,姜芃姬成为人屠的可能性远远大于圣人。

    谁来劝说都不好使,背叛她的浒郡众人以及全族,搁在她眼中已经是死人了。

    卫慈收到浒郡冢河县失守的消息比姜芃姬早两天。

    收到消息的时候,他便有预感了——

    “唉,今生好歹苟活了几年,阎王殿前,莫要喊冤了,你们死得一点都不冤。”

    如果不是柳佘这个变数,浒郡那群家伙早该被主公大卸八块了,哪里能苟活至今?

    好不容易命运拐了个弯,避免全族葬送的命运,这群人怎么不知道珍惜,反而一心求死呢?

    “命数,真是有趣的东西。”

    卫慈抬头仰望璀璨星空,旁人眼中的星辰对他而言却是玄奥的密码。

    黄嵩领军攻破浒郡前线,一举拿下冢河县,喜悦还未彻底过去,黄嵩收到消息——

    “兰亭病愈了。”

    寥寥几个字,黄嵩却觉得肩头压力陡增,好似无形的压迫。

    既让他呼吸困难,同时又让他暗暗激动,复杂的情绪交织混合,融合成一言难尽的情绪。

    程靖道,“主公很开心。”

    黄嵩道,“兰亭病重,胜之不武。她病愈了,自然是欣喜的。”

    因为姜芃姬长久以来施加的压力,黄嵩对这场斗争看得很开。

    赢了固然欣喜,输了也不觉得羞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