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92:伐黄嵩,东庆一统(三十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杨思敏锐发现卫慈脸上一闪而逝的惊诧,笑道,“子孝真是万事通啊,莫非这人你也认识?”

    众人的视线转到卫慈身上,后者迟疑了片刻,不知该不该说。

    未等卫慈开口,姜芃姬道,“管他是花渊还是草渊,反正轮不到我们惦记,伯高才是苦主。”

    这句话听着像是嘲讽,实际上却是岔开话题,帮卫慈解围。

    杨思一听姜芃姬都发话了,只得自讨没趣地摸了摸鼻梁,没有追根究底。

    为了满足一时的好奇心被主公盯上,这可不是划算的买卖。

    杨思承认自己蛮好奇的,卫慈虽不是足不出户的宅男,但也不是满天下游历求学、总是不着家的旅行青蛙,他上哪儿知道那么多消息?哪个地方出了什么人才,他几乎都知道!

    简直不科学!

    难不成卫慈暗地里还有个不为外人所知的情报部门?

    姜芃姬暗中维护,但卫慈却不敢坦然享受。

    在场众人,哪个都不比亓官让好对付,如果因为这点“特殊待遇”让他们对他生了嫌隙,日后积少成多变成对他下手的理由——卫慈感觉自己这辈子凉凉的速度会比上一辈子快。

    瞬息之间,万千思绪在脑海闪过。

    卫慈道,“花渊此人,略有耳闻。”

    杨思立马精神起来,但凡让卫慈记住的人,多半不是省油的灯,例如当初的孙文。

    卫慈苦笑道,“花渊出身南盛小族,自小父母双亡,弱冠之后在叔父婶母的安排下娶了一户落魄士族家的嫡女。此人性情温和得有些软弱,嫡妻却是个泼辣嚣张的性格,二人育有一子一女。南蛮之祸,花渊一家逃至深山避难,最后却被家中奴仆出卖下落,妻女三人惨死。”

    他简单说了一下花渊的生平,众人听得一脸雾水。

    姜芃姬诧异道,“据我所知,花渊性情和子孝所说的花渊……根本就是两个人呀。”

    如果花渊真是温和懦弱的人,莫说布下连环计坑走原信手中的粮食,安慛都不可能征辟他!

    根据目前得到的消息来看,花渊绝对不是省油的灯!

    “马失前蹄——”杨思抚掌而笑道,“子孝,你这次可是失手了。”

    “慈还未说完呢,靖容怎知慈说错了?据闻花渊生母身怀六甲之时,怀的是一对男胎。”

    卫慈刚说两句,杨思的眼睛就亮了起来。

    他怎么忘了呢,卫慈有个“载驰居士”的笔名,发表的每一篇小说都让他看得如痴如醉。

    艺术来源生活高于生活,一听故事开头,杨思便来了兴趣,忍不住支起耳朵静听。

    卫慈淡然地道,“长子还未长到序齿的年纪便夭折了,次子活了下来,取名‘花渊’。未等花渊启蒙,父母染了时疫过世,家中产业被叔父婶母所夺。叔父婶母明面上待花渊极好,没有亏待兄长留下的独子,背地里却用了见不得光的后宅手段试图将花渊养废。待花渊弱冠,叔父婶母安排花渊娶了性情泼辣、婚前曾与人私相授受的蛮横嫡妻。婚后,此女把持家中大小权柄,作风风流不知收敛,花渊性情懦弱不知反抗。直至南蛮之祸,嫡妻与暗中往来的情夫串通,二人打算合谋抢掠花渊家财、远走高飞,出卖花渊一家藏身之处。结果……”

    杨思听得起劲,连忙追问道,“结果?结果怎么了?”

    故事都快讲完了,卫慈停下来,这不是诚心折磨人么?

    卫慈眸色淡漠地道,“花渊借刀杀人,这对男女连同他们私生子女皆丧于蛮人刀下。”

    毕竟是小说没几本的远古时代,卫慈口中的故事还是很猎奇的。

    杨思懵了一下,这个故事听着虎头蛇尾的,仔细思量后却是细思恐极。

    卫慈道,“自打花渊父母因时疫去世之后,他便患上失心疯,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失心疯发作,他就和旁人说自己不是‘花渊’而是‘花渊’的双生兄长。旁人以为他神智有异,待他如痴儿,嫡妻也自持这点,时常与情夫私通而不知避讳,接连为情夫诞下一子一女……花渊懦弱不知反抗,可他失心疯后,自称兄长的‘花渊’却是睚眦必报之人,性情残忍狡诈……”

    杨思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难不成真是花渊的兄长附身胞弟?”

    卫慈摇头,一本正经道,“鬼神之说不可信。”

    咱们要信科学!

    信主公!

    杨思眼神诡异地望着他,这句话从一个神棍口中说出来,怎么听怎么别扭。

    杨思迷糊了,如果不是胞兄附身胞弟,怎么解释失心疯后,出现两个截然不同的花渊?

    一个懦弱颓丧、任人欺凌,嫡妻和情夫偷欢给自己戴了无数绿帽,顺带赠送一对便宜儿女,让他当了多年的便宜爹。如此奇耻大辱,莫说士族出身的花渊,随便一个乞儿都忍不了啊。

    另一个睚眦必报、残忍狡诈,借用蛮人之力反杀嫡妻和她的情夫,顺便摁死两个朝夕相处的小孩儿。别忘了,花渊还布下连环计,从原信手中顺走了谌州储粮,瞒过聂洵、阴了黄嵩。

    杨思还在纠结剧情,韩彧等人用诡异的眼神望了眼卫慈。

    卫慈说的这个故事未免太过详尽了,听着更像是故事。

    【可怜可叹】:失心疯?应该是双重人格吧?没想到花渊大佬是个蛇精病啊。

    【老司机联萌】:这个可能性很大,慈美人说花渊失心疯是从父母双亡开始,夺了家财的叔父婶母对花渊抱有恶意,甚至想要将花渊养废,花渊年纪小,面对充满恶意的外界环境,兴许他就因此分裂出了第二人格,这个人格自称花渊早夭的胞兄,详情参考红葵蓝葵?花渊臆想中的兄长会保护自己,所以第二人格和第一人格截然不同,从小绵羊进化成食人花!

    【偷渡非酋】:从小绵羊进化成食人花,这个比喻简直绝了,为你双击666!

    姜芃姬道,“据我所知,这种失心疯极难治好,反而会随着时间推移进一步恶化。”

    双重人格是很严重的心理障碍,她曾和这种人接触过,那不是愉悦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