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93:伐黄嵩,东庆一统(三十五)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多重人格,一部分患者很无害,但一部分患者却有着强烈的攻击性和侵略性。

    她曾执行过一个任务,抓捕目标是个拥有三十六种人格的怪胎。

    三十六种人格,每个人格都有着强烈的反、、社会暴力倾向,连环作案,社会影响极大!

    上级多次发布追杀任务,姜芃姬之前的基因战士都折戟沉沙了,追杀不成被反杀。

    那家伙也是基因战士训练营出来的,还是那一届的佼佼者,武力值不低,危险性极大。

    三十六种人格,各个都是戏精中的戏精,伪装的本事堪称天衣无缝,不少基因战士至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一连折损数人,这任务最后落到姜芃姬头上,饶是她也差点儿被骗过去。

    当然,姜芃姬活着回来了,她成功摁死了那个多重人格前辈,自己也进了军区医院长住。

    “进一步恶化?”杨思好奇问,“怎么个恶化法?”

    姜芃姬笑道,“举个例子,例如他某天失心疯犯了,醒来自称自己是‘杨思’。”

    杨思浑身一哆嗦。

    吓唬他很好玩?

    他下意识将余光落到姜弄琴身上,只见这个寡情的女人一脸怀疑地看着自己。

    (╯‵□′)╯︵┻━┻

    这日子没法过了!

    如果被其他人NTR,他准摁死对方,奈何绿他的人是主公,还是女的,他委屈到说不出话。

    “这算什么恶化?难不成我还会魂魄出窍,附身到他身上?”杨思郁闷撇嘴。

    “子孝都说了,鬼神之说不可信。”姜芃姬解释道,“犯了这种失心疯,他变成自己臆想出来的另一个人。例如‘花渊的兄长’,这也是花渊受欺辱却反抗不得,下意识臆想出来的人。”

    她这么一解释,杨思觉得既新奇又有趣,似乎比所谓的亡兄魂魄附身更加容易接受。

    杨思道,“主公的意思——随着时间推移,花渊有可能会将自己臆想成其他人?”

    姜芃姬点头,“嗯。”

    毕竟是远古时代,没有针对性的治疗药物和医疗条件,花渊的双重人格很难治好。

    殊不知,姜芃姬一语成谶,花渊之后的确又分裂了其他人格。

    杨思好奇道,“子孝怎么知道这么清楚?瞧这架势,怕是花渊的枕边人都不如你了解他!”

    话音刚落,杨思就被姜芃姬瞪了一眼。

    会不会说话?说谁是卫慈的枕边人呢?

    她的青蛙正在她的锅里慢慢煮着,小火慢炖,怎么会跳进别人的锅里?

    杨思:“……”

    尽管如此,杨思这话还是说出了众人的困惑,卫慈对花渊的了解未免太详尽了。

    卫慈面无表情地搪塞道,“掐指一算,夜观星象。”

    杨思忍不住吐槽,“你这理由还能更敷衍一些么?”

    刚才是哪个人跟他说“鬼神之说不可信”?

    扭头就自打脸,卫子孝你能耐啊!

    卫慈和他抬杠,说道,“能啊。”

    杨思:“……”

    韩彧见状摇头,他和卫慈相识多年,后者身上的确有着旁人无法参透的神秘之处。

    主公都没有追问,可见是无害的,装聋作哑即可。

    反倒是杨思喜欢找虐,明知追问没有结果,他还是锲而不舍撞上去。

    姜芃姬借口累了,让众人散会,卫慈出了帐篷就被杨思追上。

    他坏心地道,“子孝,要不你用载驰居士的名号写一篇花渊的小说,必然轰动!”

    卫慈道,“你这是要诚心气死他么?”

    蔫坏蔫坏的!

    杨思道,“听了这个猎奇的故事,心里痒痒,总觉得不够劲儿。”

    对于猎奇的故事梗,看了一篇觉得新鲜,总想找同类型的再看,满足需求。

    卫慈十动然拒。

    不管如何,他和花渊也曾共事,这么欺负老同事太缺德了。

    卫慈简单洗漱正要歇下,一道身影悄咪咪钻了进来,定睛一看原是主公。

    “主公,您这是——”

    仗着身手好,主公总喜欢夜探香闺。

    姜芃姬略带醋味地道,“关于那个花渊,你以前和他很熟?”

    枕边人都不带这么熟悉的!

    卫慈神色有几分游移,略显不自然地道,“毕竟是曾经共事过。”

    姜芃姬半趴在他身上,“子孝,我伤心了,你竟然有心事瞒着我了,你和花渊真没一腿?”

    卫慈苦笑道,“慈与他皆是男子,君子之交淡如水,感情与主公是截然不同的。”

    尽管没有精通情话,不过卫慈深知如何给眼前的人顺毛。

    卫慈也不是故意隐瞒,只是个中隐情不足为外人道,特别是眼前这人。

    “主公真想知道,慈说了又有何妨?”卫慈道,“慈待他如君子至交,他却不是这么想的。花渊失心疯越来越严重,某日病发之后自称是花渊已故的亡妻。此女性情放荡,喜爱年轻貌美的士子,慈那时年纪正盛,相貌尚可,她便时常骚扰,屡次不得后还不放弃,慈不胜其扰。”

    面对职场骚扰,卫慈义正辞严地选择说“不”。

    花渊的样貌不错,但身着花花绿绿的女装还抹着可怕的脂粉,鬼都能被他吓哭。

    正是因为这桩事情,促使卫慈着手调查花渊的过往,恰逢某日第一人格花渊苏醒,卫慈用了某些手段从他口中抠出不少内幕。他将零零散散的信息拼凑成完整的情报——

    如果可以,卫慈也不想深入了解花渊,此人实在是妖邪诡异。

    姜芃姬怒道,“忒不要脸!”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提也罢。”卫慈叹道,“追根究底,那也只是个可怜人。”

    花渊分裂出“兄长”、“亡妻”之后,他还分裂出了已故的父母、给他戴过绿帽的亡妻情夫……

    好好一个谋士,硬生生疯了!

    每每想起这事儿,卫慈都忍不住感慨。

    “倘若此人性情正常,乱世之中必有一席,奈何——”

    卫慈遗憾地摇头,前世花渊死得有些凄惨,下场不忍目睹。

    “这人觊觎你,骚扰你?”姜芃姬道,“你还同情他?”

    “毕竟相知一场。”卫慈道。

    姜芃姬道,“说起来——我似乎也一直觊觎子孝、骚扰子孝呢?你可有厌恶我?”

    卫慈笑着说,“那不是有情人间的小情趣么?慈,甘之如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