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96:伐黄嵩,东庆一统(三十八)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吹牛谁不会呀,但能将吹出的牛皮变为真实,这才叫牛逼。

    姜芃姬许下豪言壮语,今年怼黄嵩,七年平四国,自然要付出相应的努力。

    目前最要紧的还是出兵截杀黄嵩主力,迫使对方无法进兵三山峡谷,浒郡保住了,接下来的仗就好打了。这点,不止姜芃姬他们心里明白,黄嵩那边的人也是心知肚明。

    不过,姜芃姬注定是黄嵩的克星,还没等他从攻破浒郡防线、拿下冢河县的喜悦中恢复过来,后方传来几个消息,宛若晴天霹雳一般将他雷地外焦里嫩,几乎所有理智都被劈散了!

    【原信险些在阵前杀了军师聂洵。】

    【原信轻信花渊建议,采用坚壁清野之策,致使谌州粮仓储粮被花渊顺手牵羊。】

    【原信醉酒暴戾,欲杀一员违反军令的副将,副将恶向胆边生,伙同另一员副将杀了原信。】

    【谌州境内粮草奇缺,军师聂洵带伤整顿境内兵马,阻截沧州敌军。】

    一连四条消息将黄嵩轰得理智全无,这不是关键,关键是这四条消息并非同一时间发生的!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有人刻意拦截压制了后方消息,欺上瞒下,导致黄嵩无法第一时间得知战况!

    黄嵩勉强压下喷涌的怒火,幸亏原信已经死了,如果他没死,黄嵩也恨不得拔剑砍了对方。

    他面色阴沉地望向传信兵,粗哑着嗓子问道,“这些消息是谁让你传来的?”

    传信兵回禀道,“聂军师派遣小人务必以最快的速度将消息传达给主公。”

    黄嵩又问道,“聂军师受伤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传信兵回答,“约莫一个半月以前。”

    黄嵩又追问,“原信将军身故是什么时候?谌州粮草被骗又是什么时候?”

    传信兵汗如雨下“粮草被骗是聂军师受伤后半月的事情,又过了一旬,原信将军被人暗杀。”

    黄嵩怒火中烧,额头的青筋都爆了出来,目光带着骇然厉色。

    “从谌州前线到这里,快马加鞭仅需一旬,为何这些消息却延迟了四五十天!”

    黄嵩怒火难消,传信兵只能正面承受他的怒火冲击,吓得浑身哆嗦,不敢插嘴。

    传信兵道,“这、这是因为、因为原信将军下令……”

    话未说完,黄嵩已经明白了,心底最糟糕的猜测得到了证实。

    他像是被戳破的气球,怒火从最高点倏地降低到了最低点,眉宇间带着颓然之色。

    黄嵩这会儿是真的后悔了,悔得肠子都青了,他怒不可遏地道,“本以为他向诚允负荆请罪,真心悔过的——这才给了他第二次机会,让他镇守谌州后方,未曾想他竟然死不悔改!”

    悔不当初啊,他当时应该听从风珏等人的劝告——

    原信小肚鸡肠,负荆请罪只是做做样子,不能当真。

    聂洵和他又有龃龉,哪怕学着古人负荆请罪,这两人也不可能达成“将相和”的结局。

    一语成谶!

    黄嵩却碍于情面,不得不给原信三分薄面,将雪藏的原信又拎了出来。

    倒不是黄嵩圣父情怀发作,仅仅是因为原信的小儿子是保护黄嵩才被流矢射中,不治而亡,这份恩情黄嵩记在心上呢。他也不是薄情寡义之辈,一直念着恩情,所以对原信多加照顾。

    结果——

    唉,他还是作茧自缚了。

    如果听从风珏和程靖等人的劝告,继续雪藏原信或者将这俩分开,便不会有如今的局面。

    黄嵩不是不知道原信仗着他对他的愧疚和族叔身份倚老卖老,除了少数人没谁能压制他,但知道又如何?他总不能因为原信喜欢针对聂洵就将原信一撸到底或者弃之不用。

    谌州事情发生之前,原信最大的错误也仅限于针对聂洵、背地里打小报告和破坏内部团结。

    黄嵩顶多将原信冷藏一段时间以示惩罚,风头过去还是要启用的。

    孰料,原信闷不吭声搞了大事,不仅伤了聂洵还将消息压下来。

    一步错,步步错,最后还被来历不明的花渊坑走了谌州的粮食。

    黄嵩一脸沉重地将此事告知帐下众人。

    众人错愕震惊,他们没想到原信竟然如此胆大包天。

    程靖头疼地揉着眉心。

    原信一人便将好不容易营造的优势转为劣势,果真是有本事的人。

    他倒是一死百了,主公却要为他的愚蠢收拾烂摊子。

    程靖拧眉思索,黄嵩帐下某位谋士出列拱手道,“主公,原信将军已经身故,如今再计较他的错处也是枉然。当下最重要的是解决燃眉之急,谌州兵力不足,辎重缺乏,聂军师有带着伤,不知还能守多久。还请主公尽早做决定,到底是派兵回援谌州亦或者……弃之……”

    说到后面,那位谋士的声音低了下去。

    如果不管谌州,只要敌人采用围困之策,纵使什么都不做,谌州也要完蛋。

    别忘了,谌州境内还有近百万普通百姓!

    军营尚有余粮能撑些时日,但百万百姓也要吃饭啊!

    不是每一户百姓都有储粮,哪怕有储粮,数量也不会太多。不少百姓要定期去米商那边购买米粮,米商的米粮一部分是从百姓手中收购的,另一部分则是从各处重镇粮库购入的。

    粮库购入的米粮一般是上一年或者搁置两三年的陈米,价格不及新米。

    百姓有的吃就不错了,哪里会挑剔是新米还是陈米?

    原信将各个粮库的粮食都搬走了,这部分缺口怎么补?

    谋士话里话外还有一层意思——

    如果黄嵩选择回援谌州,他将面对数百万石的粮食缺口以及缺粮的百姓,倒不如果断割弃!

    割弃谌州,同样意味着放弃聂洵和驻守在那里的数万将士。

    怎么办?

    如何选择?

    黄嵩心中摇摆不定,他现在就像是站在悬崖边的盲人,前方是悬崖,后方有猛虎。

    “主公,不宜拖延啊!”

    “还请主公早作决断!”

    众人劝说,黄嵩目光转向程靖,眼神询问程靖该如何抉择。

    程靖默了一会儿,沉声道,“还请主公以大局为重!”

    带兵回援谌州,无异于是自掘坟墓,如果强兵攻打浒郡,尚有一线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