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99:伐黄嵩,东庆一统(四十一)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相较于浒郡战场的你来我往,丸州战线便显得沉闷无趣了。

    镇守丸州战线的人是亓官让,统帅是符望,率领皆为精锐,不论风珏用何等计谋引诱误导,全军上下都采用了最稳妥的打法。倒不是亓官让不想改守为攻,仅仅是他身后是丸州。

    浒郡沦陷,顶多损失一年的收成,来年勒紧裤腰带,若是丸州有失,那才是阵线全面崩溃。

    亓官让深知这一点,所以他不敢有一丝懈怠,时常推演敌人战术至深夜,忙起来连手中的羽扇都忘了搁哪儿。对,没看错,亓官让一年四季不肯离手的羽扇终于失去了正宫的荣宠。

    骤闻浒郡冢河县失守,符望这个统帅都坐不住了,亓官让还是四平八稳,波澜不惊。

    “军师一点儿都不担心?”

    “自然是担心的。”亓官让道,“倘若浒郡全境落入黄嵩之手,不仅让他们白得千万石新粮,主公帐下数万精锐也要折进去。不过,失了浒郡,我们还有机会赢,失了丸州,再难翻身。”

    丸州这片土地凝聚自家主公七年心血,浒郡这片地方最大的价值在于粮食。

    二者孰轻孰重,亓官让心里太清楚了。

    符望听后叹气,将紧张焦虑的情绪全部收敛起来,看似平静了,只是周身的气场略显可怖。

    符望一想到浒郡本土势力被黄嵩策反,反手给他们要害来了一刀,导致浒郡防线失守,大军不得不退守三山峡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恨得咬牙,“倘若浒郡那一伙人没有——”

    亓官让拧眉瞧着沙盘某处,轻啧一声,“兴许主公还乐意看到这画面呢。”

    符望险些气炸了,主公怎么会乐意看到背叛?

    “主公抓住机会清理了崇州,浒郡这块却不好下手。”亓官让眸色阴冷,意味深长道,“如今有人主动找死,她当然不介意这伙人再大胆一些。他们要是安分守己了,主公杀谁去?”

    符望听后拧紧了眉头,他总觉得亓官让话中有话。

    别看武将表面上看着魁梧实诚,好似武将就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形象,实际上不然。

    战场上的心计算计可不比朝堂争斗少。

    有本事统领十数万兵马作战的统帅也不会是头脑简单的人。

    符望试探着道,“军师为何这么说?难不成,主公早有清除那些人的心思了?”

    若是这样,符望更是想不通了。

    除了这次捅了一刀,其他时候浒郡势力都很安分,主公没道理早早就对他们产生杀心。

    亓官让倏地一怔,露出些许浅笑。

    “兴许吧,主公的心思外人怎么猜得透呢。”

    符望被他的话噎了一下,亓官让这是装聋作哑了。

    他分明知道什么却不肯明说,弄得符望心里痒痒的,奈何亓官让嘴巴紧,不肯透露分毫。

    亓官让道,“知道太多并非好事。”

    符望一听这话便知道不该继续好奇了,连谨慎小心的亓官让都这么说了,肯定不是小事。

    他果断转移了话题,将话题转到对手风珏身上。

    如果说亓官让稳扎稳打的风格是盾,那么风珏此人便是锋锐的矛,极具进攻性和欺诈性。

    符望偶尔也会感慨,风珏跟了黄嵩真是跟错人了,这脾性更像是主公啊。

    “倘若怀瑜不在沧州而在这里,兄弟阋墙倒是有趣了。”

    亓官让道,“主公故意将怀瑜调到沧州,为的就是避开他们兄弟相残。”

    符望咦了一声。

    “程巡和程远这对兄弟不是前车之鉴?”亓官让道,“风仁老先生年岁大了,受不了刺激。”

    程巡之死导致程丞病重,多少名医看了都说他撑不住了。

    同样的情形再上演一遍,风仁老先生要是也病了,未必有这个运气缓过劲儿来。

    符望道,“如此说来……怪不得主公会将士久调至浒郡,避开了聂洵,一个道理?”

    亓官让点头。

    “难得主公如此体贴。”符望伸了个懒腰,打起精神道,“敌军两日没动静,瞧着不太寻常。”

    风珏带兵强攻丸州却被符望和亓官让拦下,双方胶着不下。

    前阵子打得还挺凶,这两天却一反常态地沉寂下来。

    事出反常必有妖。

    符望觉得风珏肯定要搞事儿。

    亓官让道,“敌不动,我不动。只要不是丸州境内出事,他又能耍出什么花样?”

    丸州战线的主旋律就是防守,绝对不能将战场推到丸州境内,这是主公交代下来的底线。

    风珏愿意消停一阵最好,亓官让正好抽出时间做别的安排。

    事实证明,风珏就是个不安分的,他怎么可能将有限的时间浪费在无意义的事情上?

    符望开了个脑洞,笑着道,“倘若风珏策反风氏呢?”

    “符将军知道风氏传承多少年?”亓官让暗暗翻了个白眼,轻笑道,“风珏说动风氏改变立场,前提是主公身死,丸州和浒郡全部落入黄嵩之手。唯有达成这个前提,风珏才有些许可能。风氏历经数代王朝,几次乱世,倘若连点儿明哲保身的本事都没有,如何能延续至今?”

    上阳风氏可不是浒郡那帮子暴发户能比的。

    符望问,“倘若风珏伪造信函,逼迫风氏呢?”

    亓官让道,“这更不可能,风珏再怎么离经叛道,他也不会狠心将整个风氏都拉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主公的脾性你也懂,背叛她的人,她不会轻易放过的,风珏再蠢也不会这么做。他敢这么做,风仁老先生会第一个站出来将风珏从族谱划去,乃至大义灭亲——”

    符望一边听一边点头。

    二人刚结束这个话题没多久,他们就被“打脸”了。

    “报——抓到一名形迹可疑的奸细——”

    符望大手一挥道,“奸细?将人押上来。”

    话音刚落,两名小兵押着一名身着夏衫的妇女入内,那女子一边走一边挣扎。

    符望道,“这是奸细?”

    女子样貌二十七八,如云墨发挽成妇人发髻,露出干净洗白的脖颈和锁骨。此人身材丰腴、肌肤细腻红润,似成熟蜜桃,相貌也是极好,一双眸子魅惑动人,似乎能将人心神摄入其中。

    符望瞧了一眼,产生一瞬的呆滞,下一瞬又清醒过来。

    兵卒道,“这女人贼怪异,眼睛像是能吃人,怕是山野狐媚化身成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