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00:伐黄嵩,东庆一统(四十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某个巡逻士兵憋尿憋得很了,求爷爷告奶奶才和同事换了班,偷偷跑到偏僻的地方纾解。

    正爽呢,眼尖瞧见这个行踪诡异的妇人,对方瞧着古怪,引起了小兵的注意。

    本着宁可错抓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的原则,士兵将消息上报上去。

    妇人古怪得很,谁和她眼睛对上,谁就浑然忘我,被迷得找不到北,她说做什么就做什么。

    兵卒原先还以为抓错人了,瞧见这个古怪阵仗,说什么也要将人逮回去。

    好一番折腾,他们才将妇女抓来。

    符望嗤笑一声,望向局促的副将道,“山野狐媚?我看你们是旱久了,瞧什么都像妖精。”

    他的标准高着呢,长得这么丑还称得上妖精?

    没见识!

    副将满脸尴尬,他也知道这个妇女瞧着不像是奸细,但对方的确不正常,他还搜到证据了。

    “将军,这是此人身上收到的信函。”

    副将把东西递上去,女子见状睁圆了眼睛,挣扎的幅度更加剧烈。

    此女力气比寻常男子还大,两个成年兵卒根本押不住她,非得再来一个才能将她制服。

    符望接过信函,上面还带着火漆。

    他将火漆打开取出里面的信纸,手指夹着信纸一角抖了抖,展开之后才一目十行看下来。

    符望看信的时候,亓官让正眯着眼打哈欠,一连数日没怎么安歇,白日总容易犯困。

    “符将军,怎么了?”

    符望望了望妇女,不可置信地将信纸交给亓官让,压低声音道,“军师,你看看这个。”

    “嗯?”亓官让不明所以,“上面写了什么?”

    看过之后,符望又将信封内折叠好的画纸取出,“还有这个。”

    亓官让看了一眼便知道画纸上面画着丸州详细的地形图,还有各处的兵力分布。

    这个年代,地图可不是好画的,详细准确的地图甚至能当做最高机密存放。

    丸州地形图自然是最重要的战争机密,轻易不会外露。

    眼前这张地图远比亓官让所知的地图更加详细周全,一旦落入敌人手中,后果不堪设想。

    除了地图之外,还有那封信函——

    风珪给风珏的信函!

    风珪是谁?

    风氏现任家主,风珏的亲大哥!

    亓官让刚刚还说风氏不可能被风珏策反,紧接着便有奸细身上带着通敌铁证,真踏马打脸!

    符望一脸怪异地望着亓官让,后者眉头深锁,翻来覆去将那信函看了好几遍。

    “人呢?”亓官让问。

    符望抬手一指妇女,“这儿呢,不过这女人眼睛的确有些怪异,军师可要小心。”

    亓官让上前两步,妇女在他靠近的时候便将头颅低下去,不似刚才那般剧烈挣扎。

    瞧着女子,亓官让眉头一挑,抬手锢着对方下巴,强迫她抬起头。

    符望:“……”

    不得了不得了!

    亓官让眉头一松,诧异道,“是你?”

    女子下意识缩了缩肩膀,避开亓官让的直视。

    符望问道,“军师认识她?”

    难不成这女人还是军师以前的老相好不成?

    亓官让没注意符望的心理活动,“有过数面之缘,不过这几年没怎么见到了。主公亲近的侍女共有四位,一位是寻梅娘子,她被主公许给孝舆当正头娘子,一位是姜校尉,她也曾是主公侍女出身,第三位是慧珺娘子,符将军应该很熟悉。第四位便是眼前这人……踏雪娘子。”

    符望加入丸州的时候,踏雪已经被姜芃姬孤立出去,之后还被她打发去了崇州。

    因此,符望是没见过踏雪的。

    符望诧异,“她是主公的侍女?”

    “嗯,几年没听到她的消息了,没想到会在这里瞧见。”

    “可她为什么——”

    哪怕踏雪现在不是主公的侍女了,但凭借着曾经的主仆情谊,主公也不会怠慢踏雪。

    不说荣华富贵,小富即安是没问题的。

    踏雪出卖了主公,那就是背主之人,谁还会信任她呢。

    亓官让把信纸折回去,淡淡道,“先将此人看押起来,留着让主公处理吧,你我不好出手。”

    符望迟疑地指着亓官让手中的信纸。

    “这个女人好处理,那这信函和地图——倘若风氏出卖主公,丸州便是下一个浒郡!”

    这可是铁证,若证明证物是真的,主公会放过风氏?

    听到符望的声音,踏雪紧张起来,屏气呼吸等亓官让的反应。

    亓官让道,“仅凭一封不知真假的信函,如何给风氏定罪?纵然信函是真的,这个时候对风氏下手,岂不是逼着风氏提前造反,逼着前线的怀瑜在家族和主公之间做出抉择?”

    符望还想说什么,亓官让示意他将踏雪收押下去。

    “符将军,万事不可操之过急。”亓官让笑道,“你不觉得那位踏雪娘子着实诡异了?”

    符望点头,“的确有些邪门。”

    亓官让道,“这事儿牵涉太多,还是先压下来为妙。”

    “事关风氏立场,的确要谨慎一些……”

    亓官让摇头,“风氏还好说,怕只怕会让主公和老太爷闹翻。”

    符望惊愕道,“主公和老太爷……这事儿与他们何干?”

    亓官让给他解释,“踏雪早年是主公的侍女,但却是老太爷亲手挑选的。主公将踏雪送往崇州,实际上是将她送回老太爷那边。从这条关系来看,踏雪和风氏有一丁点儿干系?”

    八竿子打不着啊!

    退一万步说,风氏真的昏了头,传信的信使也不该是踏雪,这人物关系太莫名其妙了。

    符望一下子明白过来,顿感棘手。

    亓官让想了想,提笔给丸州后方的风珪写了一封书信,简略说了概况。

    不管如何,这事儿不能瞒着风氏。

    倘若风氏被诬陷,风珪得知此事定会第一时间赶来解释。

    如果不是诬陷,风氏一时半会儿也不敢轻举妄动。

    当然,风氏被诬陷的可能性近乎百分之百,除非风珪脑子被驴踢了才会背叛。

    风珪这会儿正响应父亲号召,将膝下两个嫡子送到金鳞书院。

    不出意外,风氏下一代应该是交到这两个孩子中的一个手上,侧面表达了风氏的态度。

    他当然不可能做出昏聩的抉择,所以收到信函之后,风珪也被吓出了一身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