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02:伐黄嵩,东庆一统(四十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踏雪目光闪过丝缕骇然,只是她身处暗室,外头的亓官让看不到罢了。

    “她是夺舍的妖孽,你就真的不怕?”

    论口才,踏雪当然不是亓官让的对手,她干脆不自取其辱了,只能另想办法。

    “妖孽不妖孽暂且不说,在下凭什么为了一个弃主丫鬟的片面之词就去质疑自己的主公?”亓官让直白地问,“主公之于让,那是挚友,你又算得了什么?一个弃主的侍女而已。”

    一边是主公,一边是背弃主公的侍女,傻瓜都知道怎么选择。

    身处暗室的踏雪捏紧了拳头,亓官让的反应对她而言是个打击。

    “退一万步说,她是妖孽又如何?”亓官让冷漠道,“这只能证明人比妖孽更能令人心寒。”

    战争是什么?

    战争就是人为了自身或集团利益而发起的极端暴力行为,通过战争重新洗牌,分配资源。

    归根结底难道不是人心的贪婪和**?

    亓官让认识姜芃姬快十年了,这十年间,他没见对方为自己谋取过什么,反而一直在付出。

    倘若世间妖孽皆是如此,这天下哪里还会有战争?

    早变成大同人间、世外桃源了!

    亓官让又道,“相较于主公,你不觉得你和背后之人更像是祸乱人间的邪祟?”

    踏雪仿佛受了刺激,语气愤怒地反驳。

    “愚人,我信奉的那位,他才是真正拯救世间的神!”

    “你口中的神就是鬼鬼祟祟躲在一旁,暗中算计主公却不敢光明正大出现的家伙?既然他是神,为何不用神通降下甘霖,笼络信徒?神也需要藏头藏尾,不敢见人?”亓官让冷笑,“主公可从未掩藏过自己的身份,她若真是妖孽,为何没有大能出面将其降服?斩妖除魔,这难道不是他们的天职?两相对比,谁更加见不得光、谁才是邪祟,这难道不是一目了然?”

    踏雪无言以对,亓官让的接连责问,她根本解释不了。

    难不成说姜芃姬这个妖孽太强大,“神”只能避其锋芒,偷偷劝说无辜百姓不要被她迷惑?

    听踏雪那头没了动静,亓官让真是笑了。“你可知你在做什么?你手中那幅地形图要是到了风珏手中,安居乐业六七年的丸州将会荡然无存,承受铁蹄践踏。黄嵩帐下兵马再纪律严明,他们能保证不扰民、不伤人?你们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神,做出来的事情却与恶鬼无异。”

    蛊惑亓官让显然是个愚蠢的举动,因为这人看得比谁都清醒。

    “尔等凡人怎么知道神的旨意?为了以后的和平,牺牲些许凡人又有何妨,反倒是你们这些愚人被妖孽的小恩小惠收养,简直愚不可及。”踏雪嗤嗤笑了,声线带着几分癫狂,“走着瞧吧,妖孽终究是妖孽,总有一天,你会为自己今日的话而懊悔——我等着!”

    亓官让拂袖离去,加派人手盯着踏雪,顺便叮嘱看守不用理会踏雪的疯言疯语。

    他能不受踏雪的蛊惑,但不意味着普通看守也能免疫。

    这女人是有些邪门。

    回去之后,亓官让当即给姜芃姬写了一封长信,详细将踏雪的事情一一道来。

    姜芃姬还不知道后方出了这事儿,她先知道的是孟恒等人焚烧百里良田的“壮举”!

    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姜芃姬正率领兵马与黄嵩军队在浒郡附近交锋。

    正如她所想的一样,黄嵩兵马用出了拖字诀,迂回骚扰、派兵阻碍,从不正面对垒。

    因此,姜芃姬这边一连两三日没有太大进展,眼瞧着三山峡谷即将失守——

    她烦躁极了,最直观的表现就是落到她手中的敌人没一个能留下全尸,杨思都不敢在她面前扯皮。若非卫慈记得每天给她开个小灶,怕是姜芃姬憋气都能将自己气饱了。

    他们小心翼翼不敢触她眉头,直播间咸鱼却没这个担心,该说就说,该抱怨就抱怨。

    不仅不避讳,反而在直播间弹幕反复提及这事儿。

    【听风吹雪糕】:好气啊,打游戏被摁在地上擦地板砖,看个直播还那么憋屈。

    姜芃姬赶着要去救援三山峡谷,十万火急,偏偏被敌人骚扰拖延,烦不胜烦。

    这就跟打个游戏,心急火燎去救队友,自身被人打上各种减速、定身的减益状态一样讨厌!

    【归零归零】:看ID猜游戏和职业,同情楼上一秒。

    【越丐越强】:同感,越看越急!我已经产生无数次冲动,恨不得将车库里的玛莎拉蒂塞进直播间屏幕,摁着主播坐在驾驶座上飙车飙到三山峡谷。靠着人的两条腿和马的四条腿,身边还有不停骚扰的敌人,等主播赶到,孟恒大表哥他们的尸骨都腐烂地溢出尸油了吧?

    【健身练肌肉】:双击666,楼上的老铁炫得一手好富!

    【芃姬嫁我】:不得不沉重地提醒一句,玛莎拉蒂的底盘扛得住这种路面?

    八十五万条咸鱼聚在一块儿,不能指望他们不歪楼,经常谈着谈着,话题就歪到天外了。

    姜芃姬看两眼都觉得心烦,干脆将直播间的弹幕关闭了,眼不见为净。

    正在这时,一个不算好但也不坏的消息传了过来。

    三山峡谷附近起了大火,火势蔓延开来,烧毁良田无数。

    “良田被烧了?”姜芃姬诧异道,“烧了多少?”

    斥候道,“据传,大火烧了三天三夜还未平息,损失不可计数。”

    姜芃姬一听便知道这场大火是人为的,还是孟恒等人主动放火的。

    杨思状似喃喃,实则为孟恒等人开脱说情,他道,“自己守不住粮食也不能便宜了黄嵩等人,这也是无奈之举。若是让黄嵩得了良田,两月之后秋收,他就不用发愁来年的军粮了。”

    黄嵩把浒郡作为第二个要争夺的地方,不就是为了浒郡的粮食?

    眼瞧着要攻破三山峡谷了,孟恒等人却来这么一出,杨思一面心疼粮食,一面心疼黄嵩。

    先是原信被花渊骗走上百万石米粮,紧跟着孟恒狠心烧毁百里良田,这运气也是够背的。

    黄嵩:“……”

    痛彻心扉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