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05:伐黄嵩,东庆一统(四十七)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这事情闹得很大,不可避免地传到聂洵耳中。

    聂洵听后怔怔直视前方,瞳孔无神,回禀的小兵害怕地垂着头,心里惴惴不安。

    过了一会儿聂洵还没动静,小兵壮着胆子偷偷抬头,只见聂洵一手捂着肩头,另一手扒着桌案,手指指节因为用力而发白,苍白失血的额头冒出细密的汗水。小兵吓呆了,眼尖看到聂洵肩头的衣裳渗出红黑色的血液,他顾不得许多,连忙上前搀扶聂洵,对方力竭倒向一边。

    “军医——军医——快来人!!!”

    聂洵旧伤复发,肩头愈合不久的伤口再一次崩裂,所幸崩裂的伤口不长,不然就麻烦了。

    军医帮聂洵处理完伤口,开了药方让学徒去抓药熬药,聂洵也悠悠醒来。

    “军师醒了?”

    守在床榻旁的副将喊了一声,另外几人也围了上来,众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聂洵苍白着脸,眼底带着几分迷茫,过了一会儿才找回昏迷前的记忆。

    他的情绪很平静,语气虚弱地安抚众人道,“我没事,修养两日就好。”

    某个副将愤愤道,“要不是那些奸商趁机发灾难财,肆意哄抬粮价,军师怎么会气昏过去?”

    “商贾逐利,有心人少。这就是群见钱眼开的小人,赚到钱就好,怎么会关心其他的?”

    谌州情况本就不好,那些商贾还不怕死地弄混一滩水,趁机发战争财,真是一群黑心鬼!

    “他们目光短浅,只知有利可图就是大爷,哪里会顾虑那么多?”

    几位副将纷纷表示了愤慨,恨不得派兵将城内哄抬粮价的黑心商人全部宰了。

    这几人越说越火,嗓门儿也高了起来,直至军医出声打断他们的话。

    “众位将军,军师这会儿需要静养,不宜喧哗吵闹,你们有什么事情可以明儿再来。”

    聂洵枯瘦的手探出被褥,虚弱地摆了一下,示意军医不用多言。

    他虚弱地问道,“外头情况如何了?”

    某个副将出列回禀说,“米铺那边还是不肯松口,粮价又涨了一成。”

    自打谌州缺粮的消息传出来,囤积粮食的米商嗅到了商机,趁机哄抬价格,高价兜售陈米。

    风瑾派出来的水军不多,反倒是谌州境内的米商自发帮忙,当了免费的自来水。

    他们一边煽风点火、引起粮荒,一边高价兜售仓库堆积的陈米。

    此时的粮价比平日高了好几倍,算得上天价了,早已超出寻常家庭的购买能力。

    纵使如此,粮食依旧供不应求,基本刚上架就被失去理智的百姓抢购一空。

    没有储粮的百姓争先恐后地抢购,有储粮的百姓也随大流,试图多抢一些。

    米铺附近的街道被惶恐的百姓挤得严严实实、水泄不通,踩踏事件发生了不止一起。

    聂洵也是因此被气得旧伤复发。

    副将见聂洵没说话,不由得道,“军师,如今该怎么办?不如将那些商贾抓了——”

    聂洵问他,“理由呢?”

    如果没有合适的理由抓人,这不是变相承认粮荒?

    一个还未得到证实的谣言让百姓如此疯狂,如果得到了证实,整个谌州就真完了。

    副将被聂洵问得面红耳赤,半晌憋不出一个字,他还真不知道用什么理由去抓人。

    另一人道,“这些奸商趁乱哄抬粮价还不该死?”

    “抓,自然是要抓的,不过不能用这个理由。”聂洵虚弱地半阖眼眸,有气无力地道,“这些商贾贩卖的是前几年的陈米,倒不如用另一个理由——例如,商贾为了贩卖囤积的陈米,减少损失,所以散播谌州粮食紧缺的谣言,诱骗百姓抢购粮食。你们看,这样如何?”

    几人面上一喜,这个理由好,既能光明正大收拾那些商贾,同时还能将谣言的黑锅甩到商贾身上,模糊谌州缺粮这一现状。只要民心安定下来,百姓不搞事儿,谌州还能撑一两个月!

    某个副将道,“能拖一时是一时,再有一两月便是秋收,届时新米收上来,粮荒迎刃而解。”

    聂洵幅度微弱地点头,众人见他眉色疲倦,颇有眼色地选择告辞。

    等他们都走了,聂洵反而睁开眼,眼底闪过几分嘲讽。

    拖延到秋收又能如何?

    谌州一连数年战乱,境内粮食收成提不上去,根本堵不住那么大的粮食缺口。

    如果黄嵩那边支援一些,说不定还有机会。

    奈何黄嵩放弃了谌州,不然的话,为何聂洵派人给黄嵩传消息过去那么久还没有回复?

    聪明如他,他已经猜出黄嵩的决定,只是无法将真相说给旁人听。

    谌州本就风雨飘摇,若是让底下兵卒知道这事儿,崩溃不过一夕之间。

    聂洵的应对政策传到风瑾耳中,他笑着道,“聂诚允的反应倒是不慢。”

    孟浑摇头道,“据说他听到这消息就气得旧伤复发了,不知道这身子还能支撑多久。”

    风瑾道,“还缺了点儿火候。”

    孟浑诧异,“缺火候?”

    风瑾笑道,“我们的机会来了。”

    这个时候,自然要煽风点火、推波助澜一把,让聂洵无暇他顾。

    按照聂洵的主意,谌州哄抬粮价、散播流言的米商被抓,收缴的粮食廉价贩卖给百姓。

    不少百姓买到了粮食,其他还在观望的人见状,顿时没了抢购的念头,流言不攻自破。

    聂洵很清楚,这只是治标不治本,时间一长,百姓还是会发现端倪。

    为了稳定政局,聂洵不得不带伤处理政务,每日休息的时间不足两个时辰。

    军医多次劝阻无效,只能放任聂洵。

    自从旧伤崩裂,聂洵的病情反反复复。

    倒不是军医医术不行,怪只怪聂洵这个病号根本不遵医嘱。

    这日深夜,聂洵的身体又开始发热,昏昏沉沉睡了半宿,等她醒来,室内一片漆黑。

    他试图开口喊人,干涩的嗓子发不出响声,他只能费力坐起身,一步一摇地走出门外。

    聂洵抬手抹了一把滚烫滚烫的脸,连呼吸都是炙热的。

    “那是什么——”

    他费力睁开困倦的眸子,发现远处天幕染上一层橘光。

    “走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