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07:伐黄嵩,东庆一统(四十九)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纵然聂洵不想投降,但军粮被焚毁,将士们接连两日只能喝稀粥……说是稀粥,倒不如说是添了几粒米的米汤……除了精锐之外,不少招募来的兵卒偷偷逃跑,一夜之间走了大半。

    瞧着冷清萧条的军营,聂洵心下百转千回。

    他是病号,照理来说应该吃些好的食物,不过军营粮草紧缺,连他的伙食都只是稀粥。

    “真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聂洵感慨一句,抬手将那一碗稀粥喝了个干净,腹中空荡荡装了一肚子的水。

    又过了两日,逃兵越来越多,周遭的治安也陡然下降。

    不少逃兵饿得极了,直接闯入百姓家中杀人抢夺钱财,不少无辜百姓枉死。

    聂洵有心阻拦却无能为力,百姓民怨沸沸,风瑾抓住机会和人里应外合后,开了城门。

    孟浑等人率兵长驱直入,百姓躲在家中不敢出来。

    聂洵已经饿了四日,只能用系带束紧腰部减少饥饿感,军医提供的药也断了。

    “军师,非是小人贪生怕死,只是家中上有老下有小……”

    军医收拾包袱准备逃跑,临走之前还担心聂洵的身体,愧疚之下吐出自己准备逃跑的念头。

    聂洵没有责怪他,反而给他一枚玉佩,看那玉佩成色,估计能换一些银钱。

    “去吧。”

    军医伤心难过,离去之前对着聂洵深深作揖,头也不回地扛着包袱走了。

    聂洵因为病情和饥饿,没多久就开始昏迷,等他醒来的时候,鼻尖嗅到了肉粥香味。

    一睁眼,周遭景色已经不是熟悉的样子。

    他怔了一下,外头进来一个右脚有些坡的女子,女子挽着妇人发髻,肌肤是健康小麦色,瞧着不似闺阁女子那般细腻,反而有些粗糙。不过她的精气神极好,身上还飘着淡淡的药香。

    “你醒了?先前太久没有进食,吃不得荤腥,所以让人给你熬了米粥,浇了点儿肉汁提味,你先吃着垫垫肚子。”女子身穿兵服,一瞧就知道是个女兵,绝对是柳羲帐下的!

    聂洵望了望女子,抬头瞧了一眼周遭的装饰,淡淡问道,“我被俘了?”

    女子笑道,“先生并非常人,那可不是寻常俘兵能比的。”

    聂洵不解其意。

    女子解释道,“俘兵营的俘兵可以被退役的女兵挑走,先生定不想去那里的。”

    聂洵沉默。

    他知道姜芃姬帐下有这个规矩,一度惹来不少诟病。

    “那你是?”聂洵目光淡薄,瞧着女兵的眼神带着几分好奇。

    “照顾先生病情的军医,先前先生高烧不退,险些醒不过来了。”女子放下煮好的药,起身去拿东西,嘴里又道,“小人医术比不上名医,但比庸医好多了,先生不用担心——”

    聂洵垂眸喝下女子端来的汤药,口中异常苦涩。

    他忍着反呕的冲动,一口一口喝下勾得他拇指大动的肉粥。

    肉粥下肚,胃里头终于有了温暖实在的感觉。

    聂洵该吃药吃药,该吃饭吃饭,丝毫不像是个俘虏,女兵也不介意跟他说说外头的局势。

    正如聂洵所料,风瑾抓住机会一举攻破了谌州,不过五六日就占领了全境。

    所到之处,没有碰到丝毫抵抗,百姓还自发为其领路。

    风瑾还处理了上一任留下来的烂摊子,调拨三十万石军粮,招募先前逃走的逃兵。

    一松一紧,很快将谌州的局势稳了下来。

    等聂洵见到风瑾,他的病也好转不少,天气好的时候还能下地走两步。

    风瑾笑道,“这几日招待不周,还请诚允原谅。”

    聂洵沉默地瞧着对方,似乎要将风瑾看穿。

    “你们打算如何处置我?”

    “先生是主公的表兄,如何安顿先生,自然要通禀主公才行。”风瑾道,“在此之前,还请先生安心养病。军医给先生诊治过了,若是不好好将养着,以后容易留下病根子。”

    风瑾态度十分温和,根本瞧不出这两人前不久还争锋相对。

    聂洵眼睑微阖,默认了风瑾的提议。

    “听闻尊夫人在丸州岳家,诚允似乎是渊镜先生的女婿?”

    风瑾明知故问。

    他知道聂洵和程巡之流不一样,多提提妻女岳家,聂洵的态度就强硬不起来。

    程巡为了旧主殉葬,聂洵绝对干不来这事儿,更别说黄嵩做事还不厚道,多次亏待他。

    聂洵点头嗯了一声,望向风瑾的眼睛带着几分渴望。

    风瑾道,“渊镜先生可是丸州上下最受人尊敬的名士,谁人敢冒犯他?尊夫人带着女儿投奔他,一定不会受委屈的。先生现在好好养病,以后见了她们,她们才不会为你心疼啊。”

    正说着,照顾聂洵的军医带着更换的药物进来。

    她给风瑾行了一礼,风瑾还了一礼,口中称呼对方为“典夫人”。

    聂洵诧异地望向二人。

    风瑾道,“这位是典将军的夫人。”

    聂洵险些被吓到了。

    典将军的夫人?

    典寅的正头娘子?

    典夫人笑道,“在这里啊,奴家不过是军医罢了,哪儿有什么典夫人的。”

    聂洵本来就是个很听话的病号,现在更加配合了。

    风瑾确定聂洵没有抵抗的念头,这才安心离开,偶尔才会过问两句。

    他将谌州捷报传到前线。

    黄嵩怒了,姜芃姬笑了。

    “怀瑜那边拿下谌州,我们这里可不能落后于人,尽量争取年前搞定,大家伙儿过个好年。”

    两方兵马决战基本定在秋收。

    随着日子一天天来临,气氛也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黄嵩得知谌州落入风瑾手中,气得脑阔都疼了。

    因为聂洵被俘,无法将谌州之战细节告知黄嵩,黄嵩只能知道个大概。

    看着战报,黄嵩神色复杂无比。

    倘若不是花渊骗走了谌州的储粮,谌州不至于那么快失守。

    一想到原信这个蠢货,黄嵩就气得牙根痒痒。

    神特么坑队友!

    愤怒一阵,黄嵩又想起了聂洵,本就复杂的心情五味杂陈。

    半晌,他幽幽长叹,抬手将战报搁置一旁。

    “怀玠那边可有进展?”

    他现在需要一场胜利重振士气。

    程靖摇头道,“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