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10:伐黄嵩,东庆一统(五十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瞧把你吓得,不欺负你了。”姜芃姬笑道,“你们都被人暗算了,我还能活蹦乱跳的。”

    她不用精神力去对付普通人,但不意味着她不会用它给自己谋福利。

    但凡踏入她精神力场的人,她都能知道,警戒范围足有十里,这还是她刻意收敛的距离呢。

    谁家的暗箭能射这么远?

    暗箭伤人?

    不存在的。

    秦恭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神情认真地道,“主公,末将父亲以前便常说举头三尺有神明,有些话不能乱说的,很容易应验。主公自然是长命百岁,但架不住有邪祟藏在暗中伺机作乱。”

    姜芃姬调侃道,“奉敬还信这个?”

    秦恭实话实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姜芃姬不置可否,不过她也知道这些个小公举胆子都比较小,还是不吓唬他们了。

    在她的精神力场,一切生物无所遁形,狩猎自然一猎一个准。

    她浑然忘了先前对众人的承诺——不碰野猪野熊或者豺狼虎豹——她专门挑这些凶猛的

    大个头下手,光是野猪就端了四窝,一家人就该整整齐齐的,大野猪小乳猪全部笑纳。

    秦恭瞧得一愣一愣,不知该说主公箭术高超呢,还是说她运气贼好。其他护卫只能跟在姜芃姬身后充当搬运猎物的搬运工,看姜芃姬兴致冲冲的样子,似乎要将整个山头都撸光。

    姜芃姬又猎了两头大虫,吊睛白额的大虫!

    两头大虫一雌一雄,它们刚刚吃饱喝足,伏在猎物尸骨架子旁打盹儿,听到动静惊醒过来。

    秦恭正要说大虫危险,哪知自家主公手指一指大虫的皮毛。

    “这皮毛成色挺好,扒下来能做件披风,今年冬天的衣氅不用兔毛了。”

    秦恭不知道,姜芃姬在琅琊郡的时候,旁人见她威武胆大,猎杀大虫丝毫不手软,将她比作前朝某位悍将,给她取了个外号“逐虎过涧”。她和吊睛白额大老虎碰上了,逃跑的肯定不是她。动物对气息的感知比人类更加敏锐,它们死死盯着姜芃姬,没多久便产生了退意。

    秦恭傻愣看着两头吊睛白额大虫扭头就跑,自家主公二话不说追上去。

    秦恭:“……”

    他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军师们不用担心主公,反而该担心山林里的动物。

    主公来一趟,这片地方的动物要手动绝育了。

    未等秦恭带人追上去,他们便听到两头吊睛白额大虫凄厉的嘶吼声,很快就没动静了。

    众人眼睁睁瞧着姜芃姬一手扛着一头大虫,长长的虎尾以及半个身子在地上拖曳。

    姜芃姬神色自然地喊道,“过来,搭把手,好好的虎皮别磨坏了,我还要送人的。”

    秦恭:“……”

    自打秦恭七八岁时能拉开半石短弓,父亲和两位兄长就时常带着他外出狩猎。

    父兄都是打猎爱好者,秦恭见过各种姿势打猎的,唯独没见过主公这一款。

    他瞧了一眼两头大虫的死状,顿时明白它们怎么死的,它们被主公徒手摁死了!

    姜芃姬见他发愣,调侃道,“虎鞭你要不?”

    秦恭顺嘴道,“不了,主公留着补身。”

    姜芃姬忍不住了,她道,“那是壮阳的东西,我吃了有什么用。”

    秦恭不解眨眼,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家主公是女的。

    为什么她能将“虎鞭你要不”这话说得如此自然,他恍惚以为是同性友人和自己说笑啊!

    姜芃姬一人carry全场,猎物基本都是她猎到的,秦恭战利品只有可怜巴巴的獐子和野兔。

    秦恭都这么可怜了,其他护卫更加不用说。

    一行人像是打劫森林般,载着满满的猎物回了军营。

    “今天全做荤菜,两头大虫剥了皮,其他骨头啊肉啊的,送去炊事那边熬成肉汤赏给将士。”

    两头大虫的重量很可观,普通士兵还能喝个肉汤、尝个鲜。

    姜芃姬的猎物太多,她只要了一部分,大部分赏给将士,一部分给小公举们加餐。

    “子孝他们呢?”

    姜芃姬随口问了一句,便有副将道,“回禀主公,南盛来使,军师正在接待他们。”

    南盛来使?

    她的嘴巴挺毒,毫不客气地道,“南盛不是早没了?哪里来的使者?”

    副将道,“据闻是南盛安慛帐下的使者。”

    姜芃姬离开去打猎没多久,巡逻斥候发现一队形迹可疑的人,直接将人拦截下来。

    对方拿出正经的出使文书,斥候不敢怠慢,直接将他们带回,再将这事儿通禀给卫慈他们。

    “安慛?有点儿印象,出使的使者叫什么?对方有什么来意?”

    副将摇头,这事儿还不知道呢。

    姜芃姬干脆将收敛的精神力场铺开,倒是让她发现某个有些古怪的精神能量团。

    在她的精神力场,所有人都化为精神能量团,通过能量团能大致判断对方的精神状态。

    一般人都是完整圆润的,唯独那个不同,精神状态极其活跃且不稳定,还有分裂的趋势。

    姜芃姬心下一转,立马猜出来使的身份,笑着道,“花渊坑了黄嵩还不回到安慛的老巢躲着,避一避风头,还敢在外头大摇大摆、招摇过市。他是对自己太有信心还是不要命了?”

    她猜得没错,来使不是旁人,正是安慛帐下谋士花渊,兵不血刃坑谌州百万石储粮的男人。

    卫慈听到花渊来访,他也是惊诧的。

    因为这一世的人和事情都和上一世不同,卫慈很快反应过来,准备接待花渊带来的使团,顺便试探一下花渊的来意。这家伙总不会坑了黄嵩还不满足,掉头又来坑他家主公吧?

    卫慈以为这一世再也见不到花渊,没想到两人会在这种情形下重逢。

    好歹是上一世的同事,卫慈对花渊几个人格的状态比较熟悉,看一眼对方的样貌便能判断是哪个人格出来了。眼前的花渊打扮得很干净,瞧着比实际年纪小了几岁,一头乌发用精致的发冠束好,身上飘着淡淡的熏香,好闻而不腻人,衣裳整齐,用料和做工都十分讲究。

    若是原信诈尸瞧见这样的花渊,一眼看去,估摸着也认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