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12:伐黄嵩,东庆一统(五十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不知、不知兰亭公什么时候回来?”

    【葛林】浑身不自在,他不喜欢待在这里,好似周遭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他。

    卫慈道,“主公外出狩猎,算算时间,差不多该回来了。先生若是急,慈再帮你问问。”

    韩彧还在忙碌,谢则和姜弄琴在练兵,杨思不知干嘛去了。

    卫慈正要派人传话,【葛春】浑身一个激灵,眸光充斥着忌惮,死死望着军帐出口。

    未等他想明白,他便听到熟悉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传来,似乎还伴随着令人精神一振的活力。

    “子孝,听闻有使团拜访?”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葛春】像是碰见强敌的野兽,脊背冒出了冷汗。

    “参见主公。”

    卫慈起身迎上前,行了一礼,【葛春】也作揖拜道,“参见兰亭公。”

    姜芃姬一瞧便知道是谁,毕竟人格分裂患者的精神状态太显眼了,她想忽视都不行。

    “这位是?”

    卫慈主动做介绍,姜芃姬这才走到上首坐下,随意问【葛春】,“安慛让你来做什么?”

    【葛春】僵在原地,他出身武将世家,寒暄应付这些事儿,他不喜欢。

    这事儿,还是交给专业人士吧。

    姜芃姬清晰“看”到花渊的精神状态又活跃了,几个精神团互相挤压,有再度分裂的趋势。

    过了一会儿,姜芃姬便知道花渊人格换了。

    他的眸子不似之前那么正色,反而添了几分轻浮,站姿也不如先前那么挺拔有力。

    他对着姜芃姬恭敬一拜,说了一大段十分公式化的内容。

    姜芃姬眼睛亮了两分。

    花渊这个人格分裂蛇精病倒是有趣,人格无缝切换啊。

    如今出现这个人格正是坑哭原信的罪魁祸首——

    花渊的兄长!

    【葛春】终于还是挤了回去,将花渊第二人格踢了出来。

    “明人不说暗话,安慛有什么目的直接说。”姜芃姬听了一会儿,无趣地挥挥手,她盯着花渊,不客气地道,“我可是听说过你在谌州的壮举,安慛白得这批巨财,难不成还穷着呢?”

    花渊也不尴尬,义正辞严地道,“兰亭公,此言差矣。”

    姜芃姬问,“我哪里说得不对?”

    花渊说,“倘若没有小人带走谌州百万储粮,兰亭公又怎能轻而易举将其收入囊中?”

    “原来安慛是觉得这买卖亏了,还想让我付点儿人工费呢。”姜芃姬笑着揶揄道,“花渊先生千里迢迢跑来一趟,间接助我成事儿。算因果,这的确是一份人情,不知安慛要什么?”

    姜芃姬是个爽快的人,她也不耐烦三五个字能表述清楚的,非要用一大段话迂回试探。

    安慛派遣花渊过来不是为了寒暄的,总该有什么目的。

    若是寻常人被姜芃姬这么不客气地问一句,早就脸颊通红,羞窘得掩面了。

    这不是害羞,这是尴尬。

    偏偏花渊这人格是个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厚脸皮,姜芃姬的明讽暗刺,他都置若罔闻。

    “兰亭公果真如外人所言,性格爽利。”花渊道,“我主与兰亭公本是故交,我主回归故国多年,时至今日还不忘兰亭公当年的援手和救命之恩。此番恩情,岂是谌州之事能扯平的?”

    姜芃姬默默听着。

    这些个文人说起话来,好似母猪戴胸罩,一套又一套,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安慛和她交情多好呢。安慛会时刻念着她的救命之恩?扯淡吧,她宁愿相信子孝今晚会自荐枕席也不信这个。

    花渊攀交情倒是挺能耐,可惜姜芃姬不吃这一套。

    她笑道,“那就是白白帮我忙喽?真不要回报?”

    花渊暗自说道,这兰亭公果然不是普通人,直来直去倒是比旁人更难对付一些。

    “帮助盟友本就是应该的,更何况兰亭公对我主有救命之恩。”

    姜芃姬大致猜出花渊的来意了,不出意外应该是攀交情、结盟。

    要真是不求回报,花渊怎么会颠儿颠儿跑来了一趟,真以为安慛地盘和她的位置很近呐。

    大费周章来一趟,要是来往路费都赚不回来,傻瓜才做这生意。

    安慛显然不是傻瓜,花渊也不是。

    姜芃姬给了台阶,花渊便顺势说出了真正的来意。

    正如她所想,两家结盟互助。

    姜芃姬揶揄道,“安慛可真是不怕呢。”

    花渊不解,“兰亭公这是何意?”

    姜芃姬道,“我曾和信昭结盟,也曾和伯高结盟,也曾和正泽结盟,多喜也要和我结盟么?”

    花渊的笑容僵硬了几分。

    信昭是许裴,姜芃姬曾经的盟友,最后被她攻入山瓮城,许裴**而死。

    伯高是黄嵩,姜芃姬曾经的盟友,目前正在撕比中,估摸着熬不过这个冬天。

    正泽是杨涛,姜芃姬目前的盟友,他们现在还没撕比,但等黄嵩跪了,她肯定要抢走杨涛手中的漳州,距离撕比倒计时也不远了。现在安慛也来和她结盟,这是预定下一张撕比门票?

    作为一个人格多重分裂的蛇精病,花渊头一回觉得自己是正常人,姜芃姬更像是蛇精病。

    花渊佯装没听懂姜芃姬的暗示,笑道,“与兰亭公结盟之人,全为当世豪杰,我主若有这份荣幸,自然是求之不得的。倘若两家结盟、守望互助,待来日我主驱逐南蛮夷人,兰亭公居东庆,我主居南盛,两国永结同盟,共同进退,流传后世也是一桩千古美谈——”

    啧啧——

    这算盘打得挺响,安慛对自己也很有信心啊,他居南盛?

    抱歉,这块农场是她的,包括南盛。

    姜芃姬心下一转,面上应付花渊,让对方看到结盟成功的希望却不给具体回答。

    毕竟,这事儿还要和小公举团商议商议。

    安慛突然提出和她结盟,她总觉得南盛势力要有大变动。

    南盛若有大变动,那可是她捡便宜的好机会啊。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她就是最后拿弹弓打黄雀的人!

    不过,觊觎南盛土地之前,她要先将黄嵩击败了,成为东庆唯一的诸侯!

    同一时间,黄嵩冷不丁地打了个喷嚏。

    程靖关怀道,“最近天气变化大,主公要多加注意。”

    黄嵩揉着鼻子道,“没事,估摸着谁在念叨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