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15:伐黄嵩,东庆一统(五十七)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光是冢河县一地的收成便能养活一州了,以前只是听闻浒郡收成如何好,从未亲眼见过。如今亲眼瞧了,方知传闻不虚。”黄嵩这边抓紧收割秋粮,姜芃姬对他恶意满满,眼睛不瞎的人都看得出来,他心里门清着呢。秋粮收割已经两日了,收上来的粮食数目让他惊诧感慨。

    曾经的浒郡是个令人闻而色变的地方,谁知道经过柳佘的整顿,立马变废为宝。

    不管是天下太平还是战乱,粮食是比黄金还要硬的硬通货。

    手上有粮,心里不慌。

    偏偏黄嵩现在最缺的就是粮食,所幸熬到了秋收,冢河县这块地方能收上两三百万石新米。

    因为打仗打得早,附近百姓早早就被疏散了,田地有几个月无人打理。

    所幸冢河县地理位置好,今年老天爷又很给面子,收成勉强能达到往年的平均值。

    第一天就收上来二十五万石秋粮!

    黄嵩听到这个数字,便有了开头的感慨。

    未免夜长梦多,程靖将人手分为四波,实行四轮交接的办法,夜以继日地收割秋粮。

    不着急不成,根据斥候回禀,姜芃姬这两日兵马调动十分频繁,一副磨刀霍霍向猪羊的架势。现在不赶着收粮,等开战之后,一边收粮一边抵御姜芃姬的疯狂进攻,怎么招架得住?

    程靖连同黄嵩帐下其他人忙得脚不沾地,帐内的烛火彻夜未熄,等天色一亮又继续忙碌。

    事务繁忙,程靖都没时间修整仪容,眼底的青色越浓,眼眶爬满了血丝。

    他辛苦,旁人也辛苦,例如警戒巡逻的原冲,每天累得倒头就睡,健硕的身子也清瘦下来。

    黄嵩帐下势力宛若高速运行的巨大机器,每一个零件都在长时间、超负荷运转。用直播间观众的话来形容,姜芃姬就是悬在他们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他们不得不压榨自己的潜力。

    程靖从未觉得时间过得如此之慢,按照他的计算和规划,秋收半个月就能结束,但今天也才第二天,他们还要提心吊胆、草木皆兵十三天。他算是知道什么叫“度日如年”了——

    他刚清算好第二日收上来的粮食,耳尖听到远处有马蹄疾驰而来的动静。

    马蹄声急促而紧张,程靖听后立马走出军帐,瞧见斥候径直去往主帐,他便疾步赶了过去。

    侦查敌方军情的斥候猛地一拉缰绳,来不及喘口气就翻下马背,头盔已经被他的热汗沾湿。

    “前线有急报要告知主公!”

    护卫主帐的士兵不敢怠慢,立刻将此时通传给黄嵩。

    程靖赶到的时候,黄嵩正一脸怒色地将竹简掷在地上,双目圆睁,胸口剧烈起伏。

    他脚步一顿,上前弯腰将那封巴掌大小的竹简情报捡了起来,一目十行看到最后。

    竹简体积不大,记载的内容倒是不少,程靖看过之后才知道黄嵩为何如此震怒。

    这篇竹简写了三个消息,每一个都很糟糕,对黄嵩也是极为不利。

    其一,对峙数月的丸州战线有了变动,亓官让变守为攻,假意上了风珏的当,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反将风珏一军。风珏帐下大军溃败,不得不往后撤退二十里,士气低迷。

    其二,风瑾稳守沧、谌二州,集结十万兵马剑指昊州,昊州守将吃了不少亏,千里告急。

    其三,姜芃姬秣马厉兵,几番调动,整合十二万兵马蹲守浒郡,随时都可能攻打冢河县。

    程靖看了这些,心下暗暗又添了一个坏消息。

    其四,孟恒等人驻守三山峡谷始终没退,一旦姜芃姬攻打,他们便会趁势出兵,两面夹击。

    每一条消息都能给人带来巨大的精神压迫,更别说它们一块儿递到黄嵩面前。

    黄嵩只是愤怒地将竹简掷在地上,这已经算克制了。

    程靖仔细瞧了几眼,敏锐发现有些地方不太对劲。

    例如第二条,风瑾那边的兵马满打满算也不过三四万,何来十万?

    事实上,风瑾兵马的确不多,但他将俘虏的黄嵩残部也算上了。

    风瑾用一两个月的时间好好训练这些俘虏逃兵,攻打昊州的时候将他们推到前线当炮灰。

    乱世之下,人命最贱,用炮灰磨敌人的人头,给精锐争取空间,这是再正常不过的操作。

    风瑾的十万兵马有七八成都是注水,但姜芃姬拉过来的十二万精锐可就不一样了,实打实的精锐。整整十二万精锐盯着黄嵩,黄嵩蓦地有种结局已定的错觉——也许,那不是错觉。

    黄嵩狠狠压下心头思绪,结局没有真正出来之前,他不能认输,更不能在自己人面前露怯!

    “主公?”

    程靖出声打断黄嵩的胡思乱想。

    黄嵩抬头看着程靖,说道,“如今这般局势,友默可有什么对策?”

    程靖道,“丸州久攻不下,继续僵持也无意义,倒不如让怀玠撤兵回守昊州。”

    他对亓官让有些了解,后者一贯是能隐忍的性格,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然是一击毙命。亓官让隐忍数月,固守丸州不肯出战,可想而知心头憋了多少火,风珏就是最好的发泄对象。

    亓官让在这个时候改变策略,转守为攻,可见他已经抓住了黄嵩的软肋,所以趁机发难。

    风珏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攻破丸州防线,但姜芃姬却能在短时间内攻破冢河县。

    亓官让没了后顾之忧,自然不会继续隐忍防守,主动出击阴了一把风珏。

    相较于亓官让,程靖更加了解风珏。

    不同于风瑾的沉稳周全,如今的风珏还很年轻,不是说他年纪小而是心性年轻。

    因为天赋卓绝,风珏学什么都快,他不用苦读就能胜过同龄人无数,让人只能望其项背。

    过度的顺遂会养出过高的气性,所以风珏无法忍受自己失败,更难接受自己会失败。

    风珏和亓官让在丸州战线抬杠僵持,未必不是风珏的倔脾气发作。

    这个时候让他放弃,选择灰溜溜退回河间郡,回守昊州,风珏还气炸了。

    思及此,程靖觉得自己脑仁儿有些疼。

    局势还能比现在更糟糕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