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18:伐黄嵩,东庆一统(六十)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靖也有这个意思。”程靖说道,“主公请看此处——”

    程靖明白黄嵩的打算,死守冢河县并非良策,这块地方最大的价值在于粮食。如今收割五成粮食,足够大军接下来数月嚼用。此战持续时间怕不长,继续收割剩下的秋粮也没有意义。

    黄嵩打算撤兵离开冢河县,恰好程靖这里也有一个好去处。

    “哪里?”黄嵩视线转向程靖手指所指的方向,“这是什么地方?”

    程靖道,“此处名曰长冶。”

    “长冶?”黄嵩诧异道,“听着有些耳熟,记不起哪里见过。”

    程靖道,“长冶在大夏朝时期曾是浒郡范畴,后来屡次发生怪象,致使这里的百姓纷纷向外迁徙,久而久之,这里也就无人了。东庆建国,重新划分州县的时候将其从浒郡分了出去。”

    按照程靖所言,这片地方就是个人人避之不及的偏僻地方。

    黄嵩想了好久也没想起来自己哪里听过这个地方。

    程靖又道,“主公可是忘了,长冶曾是某人埋骨之处。”

    他这么提醒,黄嵩立马想起某篇杂集写的内容,大夏朝第一位丞相就是被埋在这里。

    “长冶发生什么怪象?”黄嵩问道。

    程靖道,“大夏朝末年,长冶发生一场极为严重的水涝,大雨瓢泼下了足足一月,天空雷电交加。等水涝退去,百姓发现长冶附近的坟茔被人挖开,一番查探之后才知道是外地贼人听闻此处长眠着一位丞相,贼人怀疑坟茔陪葬贵重物件,便趁着水涝泛滥的时候上山挖坟。”

    黄嵩自然知道那位丞相是谁,正是争议颇多的皇甫丞相。

    程靖继续道,“盗贼翻遍丞相墓,未曾找到任何珍贵的陪葬,放在墓中心的棺材被大雨冲出。贼人走后,棺材被个樵夫发现。樵夫用柴刀将棺材砍成木柴背回家中,无头尸骨便这么暴尸荒野。从此之后,长冶这块地方时常发生雷雨,百姓夜间不敢外出。不止一个百姓说过,他们在雷雨天气外出,总能看到镇外扎着百万大军军营,不仅有鬼兵鬼将,营帐还燃着鬼火。”

    百姓生怕鬼兵害人,接二连三搬离长冶。

    久而久之,长冶成了一片无人鬼地。

    黄嵩讪讪道,“这不是鬼怪故事么?”

    他……有点怕鬼……

    程靖道,“的确是个故事。”

    谁让黄嵩问他长冶是什么地方,程靖可不就搬出故事了。

    黄嵩:“……”

    大白天吓人呀!

    黄嵩仔细看了看长冶这片地方的地形,不得不承认程靖的选择是对的。

    不过——

    黄嵩调笑道,“倘若我与兰亭对垒,鬼兵也跳出来横插一脚怎么办?”

    程靖瞧了一眼自家主公,仿佛看着一个制杖,这是现在该关心的问题?

    事实证明鬼怪故事终究是个故事,长冶会变得荒无人烟,是因为此处曾爆发过一场瘟疫。

    瘟疫的源头是那场水涝将别处大量浮尸冲到长冶,尸水污染此处水源,害得百姓患病。

    百姓病死大半,剩下小半搬走了。

    黄嵩和程靖达成了共识,却遭到帐下其他人的强烈反对。

    原信长子原况是反对最激烈的代表之一。

    “主公,缘何要撤兵退去什么长冶?那处地方过于开阔,不利于我军作战啊。”

    原况是真的不理解,待在冢河县有什么不好的,好歹还有充足的粮食。去了长冶有什么?没有可以依仗的地势,打仗怎么打?因为黄嵩罚了原况,所以原况的地位大不如前,他性格又不细腻,只是旁人推出来的出头鸟,用途就是承担黄嵩的怒火,顺便试探黄嵩的口风。

    黄嵩瞄了一眼原况,没有言语,反倒是程靖耐心解释,不知是告诉原况还是向其他人解释。

    程靖道,“冢河县并非易守难攻的地方,柳羲兵力充足,若是采用围困之策,断绝我们的水粮,我们如何应对?这是其一。其二,柳羲兵力分为两路,左右夹击,同时应对他们,时间一长亏得还是我们。与其在这个困境中越陷越深,倒不如趁早挣脱,置之死地而后生。”

    如果黄嵩要在冢河县苟着,倒不如回昊州苟着更方便。

    黄嵩目的就是两军对垒,一次性决个胜负,长冶这块地方正是会战的好地方。

    己方没有太多能利用的优势,敌人同样也没有。

    真正比起来,长冶会战,反而是姜芃姬更加吃亏。

    黄嵩收了冢河县的秋粮,所以他没有粮线拖累,姜芃姬还要分出多余心力保护粮线。

    原况性格随了亡父原信,但他可没有原信那么老的资历,没资格倚老卖老。

    黄嵩决定的事情,只要大原则没有问题,他不会因为旁人的反对而改变。

    原况内心不满,奈何胳膊拧不过大腿,他只能强行忍下火气。

    众人也看到了黄嵩的决心,不得不答应。

    这时候,某个人问了句,“秋收还未结束,地里的粮食该如何处理?”

    留着让敌人来收?

    黄嵩神色淡漠地道,“放火,烧了。”

    自己没有的,旁人也不能有。

    当天夜里,冢河县境内燃起了大火,火势凶猛吓人。

    姜芃姬被人喊了起来,她穿着寝衣,外头还披着一件宽大的衣氅。

    “冢河县走水了?怎么回事?”

    她望了一眼冢河县的方向,火光漫天,染红了漆黑的天幕,颜色介于红色和橘色之间。

    众人也不清楚。

    姜芃姬笑道,“难不成是罗越他们终于找到机会烧了伯高的宝贝秋粮?”

    对此,罗越也表示懵逼。

    这场大火与三山峡谷那一场何其相似,火舌似乎要焚尽一切。

    “这火谁放的?”

    罗越表示,反正不是他。

    黄嵩大军趁着火势吸引敌人目光的良机,安然撤退。

    不过他们没有安逸太久,姜芃姬这边刚过半天就反应过来。

    姜芃姬诧异道,“伯高撤兵了?但这方向不像是撤回昊州或者河间郡的——”

    卫慈道,“这个方向……是长冶!”

    姜芃姬顺着卫慈所指的方向看去,沙盘上一目了然。

    她瞬间明白黄嵩的用意。

    “既然如此,那就如他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