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20:伐黄嵩,东庆一统(六十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正如姜芃姬所言,她今天就是来讨债的,背叛她,害得帐下士兵枉死,这些人有着或直接或间接的关系。她这人说大度也大度,说小气也小气,这笔账非得用他们的项上人头来偿还!

    孟恒几个自问没有虐待囚徒,但这些个囚徒被抓之前都是锦衣玉食的主儿,用的漱口水都是普通人家买不起的珍贵物件。骤然失去一切,待遇和普通士兵一样,他们自然适应不了。

    当他们被提到姜芃姬面前,一个一个面色又黄又油又暗,身上的衣裳皱得像是梅菜干。

    “你们可知道我是谁么?”

    姜芃姬笑着问他们,但这副笑容却没有多少笑意,反而给人冰冷彻骨的错觉。

    十几个人被摁在地上跪着,双手被人剪在身后,要是穿上一身囚衣,那就真像是阶下囚了。

    其中一人道,“柳羲,你为何要抓我们,不怕被人唾弃残暴么?”

    “我不但要抓你们,我还要将你们杀了祭旗呢。旁人的嘴巴我可控制不了,他们说他们的,难不成还能拿伤我分毫?是非功过后人评说!你们做了什么,心知肚明。”姜芃姬道,“奉劝一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痛痛快快认了,别闹得最后一丝脸面都没了,那就不好看了。”

    证据自然是有的。

    孟恒这人做事一向谨慎,这些家伙暗中串通黄嵩的信函证据全都好好放着。当下风气如此,姜芃姬手握铁证,别说杀他们,哪怕连他们族人一起杀了,世人也只会拍手称快说她杀得好。

    姜芃姬一说起这个,那几个蹦跶的人顿时不吱声了,又心虚又害怕。

    众人被吓得魂飞胆裂,反倒是其中一人跪直了身子,问她,“兰亭公可有问鼎天下之志?”

    姜芃姬不怒反笑,反问道,“你以为呢?”

    “在下深知必死,不敢为自己辩驳半分,但兰亭公有这般志向,可知赏当期功、罚当其罪?”

    奖赏要和功劳相当,惩罚要和罪过相当。

    这句话姜芃姬当然听得懂。

    “你这是变相骂我赏罚不当?”

    那人摇头,他当然不会这么作死,这不是骨气或者勇气,这是拉着一大家子人找死。

    “在下不敢——只是过犹不及,通敌之罪固然该死,但情节亦有轻重之分。”这人明明已经吓得差点儿咬到自己舌头,满面涨红,这会儿还强撑着道,“赏当期功,将士必然争相杀敌立功;罚当其罪,重罪者服罪、轻罪者引以为戒,感沐恩德,不敢再犯,此举还能震慑有异心的宵小。倘若兰亭公不分青红皂白,不论罪重罪轻,一律斩杀,这难道不是失了公允?”

    这人说完,韩彧的视线不由得落在这人身上。

    “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犯罪既遂和犯罪未遂,量刑总是不一样的。”姜芃姬笑了笑,话锋一转,“不过对我来说,通敌就是通敌。你们与伯高串通,这是事实,信函上面白纸黑字都写着你们的野心!难道因为你们一家子还没来得及搬到伯高治下,这行为就不算背叛了?”

    若是平时,姜芃姬是懒得解释那么多。

    不过谁让韩彧在场呢,总要说清楚一些,免得绷了人设。

    那人听后涨红了脸,辩驳不过姜芃姬。

    “这都是背叛通敌!”姜芃姬又道,“真要说情节轻重,你们是比冢河县那几户人轻一些。”

    重一些是死,轻一些还是死。

    唯一的区别在于前者死得多,后者死得少而已。

    众人不敢吱声。

    那人深吸一口气,问道,“既然如此——兰亭公打算如何处置我等?”

    “杀!”

    意料之中的回答,不过他更关心的是姜芃姬会如何处置他的家眷。

    姜芃姬自然没那么多时间处理这个,直接交给了韩彧。

    情节最轻也是灭一户,情节重的直接诛父、子、孙三族!

    如果姜芃姬还是联邦军团长,她当然不会这么做。按照联邦律法,个人叛国通敌也只是个人被判死刑,情节严重者,亲眷还会被限制人身自由,观察几年时间,但不至于没了性命。

    不过,这是远古时代,社会各方面发展都极度落后的地方。

    亲眷虽无犯罪之意,但基于种种考虑,仍旧要除以极刑,借此达到威吓震慑之效。

    姜芃姬不会在这方面较真,还是要随大流的。

    韩彧奉命行事,抓来的这些主谋都被姜芃姬丢去祭旗了。

    出征之前祭旗,借此激发将士们的战意和士气。

    姜芃姬还让卫慈替她写了一篇悼念的祭文,祭奠枉死的六千将士。这一招效果拔群,全军将士悲愤的同时又燃起熊熊战意,恨不得现在就冲到黄嵩面前将他击败。有异心的家伙儿惴惴不安,以后还想背叛,他们就要掂量掂量脖子上的东西重要还是冒着风险博前程更重要!

    讨回一笔债,姜芃姬感觉神清气爽,接下来该去长冶找黄嵩做个了断了。

    “全军出发!”

    大军休整过后再次上路,姜芃姬闲暇无聊看了一眼弹幕,这才发现弹幕冷清了不少。

    不说骚话的咸鱼,还真是不适应呢。

    咸鱼被她杀人祭旗的样子吓到了,在屏幕跟前瑟瑟发抖。姜芃姬看了一会儿关了弹幕,专心行军,卫慈等人也沉默不语,随着时间推移,神色越发凝重,全军上下弥漫着肃穆气氛。

    这一战关系到东庆版图能不能彻底纳入姜芃姬口袋,众人自然没心情谈论其他东西。

    一边赶路一边制定作战计划,姜芃姬忙得歇不下来。

    “报——前方发现敌军行军痕迹!”

    “看样子我们没走错路。”姜芃姬道,“全军戒备!”

    虽说只是敌军行军痕迹,但保不准敌人在半道偷袭啊,还是谨慎一些,防范于未然么。

    因为姜芃姬要和罗越会师,处置几个叛徒拿去祭旗又废了一些时间,所以耽搁了近两日。

    黄嵩比她早出发,难保不会设伏。

    实际上,黄嵩比她还紧张呢。

    只是派出去的斥候一直查不到姜芃姬大军的踪迹,这让他越发心慌,宛若等待死刑的犯人。

    另外——

    “这个时候,怀玠应该收到密信了吧?不知赶得及赶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