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22:伐黄嵩,东庆一统(六十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这个地方就是长冶?果然够荒凉的——”

    姜芃姬担心了半路,岂料黄嵩没有半路埋伏的意思,反倒是她想多了。

    长冶是靠近浒郡附近的小地方,地势平坦宽阔,虽有山峦,但起伏很是平坦。这个地方若是好好改造,引流河水,滋养土壤肥力,认真经营个三五年,兴许也是个极好的产粮小县。

    沿路行军,姜芃姬发现此处有不少房屋残骸,隐隐能看出村落或者小镇的模样。

    断壁残垣爬满了绿色的藤蔓和野草,不少蛇虫鼠蚁隐匿于此。

    进入长冶地界行军数里,她看不到丁点儿人烟。

    姜芃姬忍不住吐槽,“挑选此处作为会战的地点,伯高这是嫌弃自己墓地不够荒凉?”

    长冶比当年青衣军、红莲教肆虐过的地方更加荒凉,好似被整个世界遗忘了。

    “此处曾爆发数次瘟疫,百姓能搬走的都搬走了,来不及搬走的多半也病死了。”

    长冶当年也是个产粮丰裕的县城,孰料雨水倒灌,将别处打仗丢下的浮尸冲了过来,鼠疫横行,数万人口的小镇死得干干净净。此事过去多年,搬走的百姓至今不敢踏入长冶范围。

    正谈着,一列斥候骑马赶来。

    “报——敌军在十五里外安营扎寨。”

    “继续查探!”姜芃姬道,“我们也挑个地方安营吧。”

    扎营是一门学问,不仅要选择好地方,还要兼顾整个营地的结构。

    两方面都满足了,不止能防止敌人偷袭,还能掌控战场主动权。

    不过黄嵩比他们先来,对方肯定考虑周全,挑好了地方,姜芃姬想在这方面占便宜是难了。

    营地优先考虑靠近水源的地方,方便士兵们日常用水,这也是安营扎寨最基本的原则之一。

    【史上第一美女】:为什么不在附近的山坡上安营?好歹还能占个地势的优势,水源的话,山泉水也有吧?满足地势的需求和水源的需求,主播选的这块地方,很方便敌人冲锋啊。

    【七星借命】:主播别听楼上瞎说,外行指导内行羞不羞?如果主播真的按照你你说的去做,主播立马就成为下一个马谡了。目前是秋天,泉水逐渐干涸,哪怕是春夏两季,山上的泉水能供应十数万大军使用?没了水源,黄嵩那边不用做什么,堵住山下放火就能坑死主播。选择平地建立营寨,对于主播来说也不是全然劣势,毕竟她帐下骑兵又不是养着吃干饭的。

    姜芃姬没注意直播间,自然没看到这几人的弹幕。

    “报——营寨附近发现大量尸骨——”

    姜芃姬挑眉,对着旁边的人笑道,“难不成我们扎营扎到人家家族坟头了?”

    因为远古时代兴土葬,某些地方还喜欢天葬,随便一挖挖到人家坟头什么的,很正常。

    姜芃姬外出打仗这么些年,时常碰见这样的尴尬事儿。

    不过,她可不会因为营寨扎到人家坟头就换地方,至多让坟墓主人搬个家。

    “应该不是。长冶这个地方在十六国时期,曾是某个小国的都城。此处爆发过数次大战,地下挖出大量尸骨也是正常的。”等韩彧瞧见那些尸骨全部是无头尸,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

    十六国时期,打仗计算军功都是算人头的,割掉俘虏首级换取军功再正常不过。

    现在改了,人头不方便携带,一般都是割敌人尸体耳朵或者鼻子。姜芃姬也去看了一眼,尸坑之中全是密密麻麻的尸体,还都是无头尸,附近还发现一个堆满脑袋的尸坑——

    姜芃姬感慨道,“打仗处理尸首还是直接火焚比较好,处理也方便,总好过这样暴尸荒野。”

    韩彧暗中瞧了一眼自家主公。

    火焚就是尸骨无存了,真看不出哪里比暴尸荒野好。

    不过自家主公一贯喜欢用火焚处理敌人尸骨,这个习惯也快十年了,大家伙儿也习惯了。

    营寨面积极大,除了这些古时战场留下的尸坑,总会不小心波及普通百姓的坟茔。

    她发现这些百姓尸骨也没有脑袋。

    “怎么,有人挖坟偷尸,砍下尸体头颅冒充军功?”

    “有这个可能性,不过长冶一度有个尸首分家的丧葬习俗,再者这些坟茔看着很完整,没有被人动过,应该是百姓自己弄的。”韩彧娓娓道来,“主公也知道长冶是前朝丞相的埋骨之地吧?长冶爆发鼠疫那几年,正好是丞相坟茔被盗匪冒犯的时候。不少百姓便以为鼠疫是丞相降下的灾难,唯有死后尸骨同样分离,方能平息对方怒火——所以便有了这样的习俗。”

    “瞧不出里头的逻辑。”爆发疫病不去找感染源、控制感染渠道,反而弄什么密信,弄出危言耸听的流言,听听也觉得可笑,“这些尸骨全部处理了,记得远离水源——”

    不用姜芃姬特地提醒,士兵们也不会犯这种错误。

    姜芃姬对卫生要求很高,这导致帐下士兵因为水土不服而生病的几率远远低于其他诸侯。

    安营第一夜,同时也是敌人偷袭的好时机。姜芃姬带兵刚刚抵达,还要忙着建立营寨,将士们的精力耗损很大而敌人已经修养完毕,敌人可以趁营地没成型、将士精力不足偷袭一波。

    姜芃姬笃定地道,“伯高今夜会来袭营,试探我们,叮嘱将士们小心巡逻,别掉以轻心了。”

    韩彧等人对黄嵩今夜会不会来袭营这个问题也就五五把握,姜芃姬却知他肯定会来。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黄嵩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战局局势对他十分不利,他自然要寻个机会振奋一下士气,夜袭是个不错的选择。

    正面战场,黄嵩帐下兵马不如姜芃姬多,战力不相等,获胜几率不大,那就只能另辟蹊径。

    临近三更时分,派出去盯紧敌人的营帐的斥候也没发现敌人营地有调兵迹象。

    “没动静?”

    众人颇为诧异,难不成黄嵩放弃这个机会了?

    姜芃姬待在主帐,空气中时不时传来蜡烛的爆鸣声,摇曳的烛火将主帐照得通明。

    她没有脱下身上的甲胄,反而端正打坐,闭目舒展精神,膝头还平放着斩神刀。

    黄嵩会放过这次机会?

    他当然不会!

    “难免还是有些胜之不武——”

    姜芃姬喃喃一声,目光瞄准了某个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