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24:伐黄嵩,东庆一统(六十五)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将军——敌人早有准备,我们现在怎么办?”

    眼瞧敌人越来越多,己方冲杀遇到了强大的阻碍,再也难进寸步,反而有被敌人反压趋势。

    目睹这个形式,负责偷袭的将领气得红了眼睛,可他手中武器不曾停歇,鲜血染湿了地面。

    “且战且退——”

    他是黄嵩帐下少有的非原氏出身的武将,性格极为果决。见敌人早已埋伏,他当机立断选择放弃。不过他没有命令将士转身就跑,反而有秩序撤退,只要他们能在敌人增兵之前撤离,保全大部分兵力还是没问题的。姜芃姬这边人数虽多,但没办法一蜂窝堵上来——

    当然,假如时间拖得久了,姜芃姬帐下士兵耗都能将他们耗死。

    时间如此紧迫,敌人步步紧逼,偷袭的士兵面对源源不断冲来的敌人,忍不住心生绝望。

    姜芃姬第一时间发现了战场情况,见将领果断撤退,她眉梢轻扬。

    黄嵩帐下人才不少,但因为某些原因不怎么受重视,以至于不少人没什么名气。

    不说别的,光是这份审时度势的判断力,此人便强过原信太多。

    不过——

    “我这里可不是旅店,岂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姜芃姬笑了一声,给小白下了指令,小白一改温顺的表现,朝着东北方向疾驰而去。

    偷袭来得十分突然,哪怕有姜芃姬提前警示,但两军交战总免不了伤亡。

    当姜芃姬骑着小白抵达的时候,东北大营附近二十余丈的地方狼藉一片,尽是散落的兵器箭矢,地上躺着敌我双方的尸体,鲜血阴湿了土壤,闷热的空气中飘散着浓郁的血腥味。

    姜芃姬冰冷,二话不说提着斩神刀便加入了混战,刀锋宛若黑白无常的勾魂法器,一刀一个人头。小白和她配合多年,一人一马作战配合极为默契,她砍人,小白负责冲撞和踩踏。

    “主公——”

    谢则负责东北大营,当他看到自家主公也在场,顿时吓得心脏都想罢工了。

    姜芃姬轻甩斩神刀,鲜血洒在地上留下一道长长的痕迹,刀身褪去污血,恢复干净雪亮。

    “元规,集合一批兵马跟我来!”

    谢则心里憋着无数吐槽的话,脱口而出的却是——“末将遵令!”

    他转头招呼一批兵马,用最快速度集合千余精锐。

    谢则虽然没有夜盲症,但他的夜视能力只是普通人范畴。算不上睁眼瞎,可也看不清一两丈外的东西。他也知道夜间作战有多危险!一个不慎就容易被敌人反杀,主公怎么不懂呢?

    “全部跟上!!!”

    “主公,追击贼人这事儿交给末将即可,您何必亲身犯险?”

    谢则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担心主公抢自个儿饭碗。

    主公勇猛善战,作为武将的自己深感惭愧!

    “他们正断尾求生呢,舍弃一部分兵力殿后纠缠,先锋军趁机拉开距离。如今夜色黑沉,只要他们能拉开三十四丈,再想追赶他们更不容易了。”姜芃姬道,“跟上,别跟丢了!”

    白天不比黑夜,人的视野距离有限。

    敌人只用顾着向前逃跑,追赶的部队却需要顾忌很多方面。

    姜芃姬很清楚,纵然谢则带兵去追,顶多带回一两百具尸体,放炮真正的大头。

    谢则道,“主公,野外危险莫测,您还是——”

    姜芃姬道,“你们眼睛不好使,让你们去追,敌人早跑了!”

    谢则:“……”

    姜芃姬夜视力极强,哪怕这具身体是柳羲,她在夜间的视物距离也比普通人远。另外,敌人跑得再快,他们能快过她的精神力?只要在精神力覆盖范围,她随时能找到对方的位置。

    很快谢则就明白自家主公为何说他们眼睛不好使。

    追赶敌军的士兵将敌人跟丢了,姜芃姬却笃定说出敌人所在的方向,两点一线,直奔而去!

    没多久,谢则便听到敌人闹出来的动静。

    姜芃姬一边骑马一边取下马背上放着的弓箭,搭箭挽弓,一口气拉至满月。

    数支箭矢离弦而去,箭头似长了眼睛一样,精确地命中数人背心。

    陡然遭遇突袭,被箭矢命中的敌兵身体顺着惯性狠狠向前栽去,面朝地面,一张脸砸在地面拖曳了一些距离。附近的同伴发现这声动静,立马知道追兵已经在附近,心下巨骇。

    “将军,敌人追上来了——”

    后方的马蹄声让他们心慌,好不容易摆脱了追兵,为何他们又找上来了。

    将军道,“听敌人动静,料想追兵不多,可以一战!”

    姜芃姬骑着小白冲杀数丈,当她刀下亡魂又添了数十人,敏锐发现前方敌人停止逃跑,正欲列阵抗敌。她唇角一勾,露出嗜血的笑容,抬手挥刀,精准打落射向她的流矢,高举刀身。

    “杀——”

    在距离东北大营千丈的地方,两军对冲,发起了迅猛的冲锋。

    姜芃姬愉快地收割人头,真是苦了为她操心的谢则,生怕一个错眼自家主公就受伤了。

    “简直就是个疯子!!!”

    敌军将领面色铁青,他怎么想得到姜芃姬带着一两千人就敢跑出大营,追击拦截他们?

    倘若是白天也就罢了,黑夜视线受阻,极容易将敌人追丢,还会碰见未知的危险。

    姜芃姬却像是个愣头青,偏偏还精准无比地追上他们。

    当然,此时此刻他还不知道他口中的“疯子”、“愣头青”正是黄嵩此战的死敌!

    两军交战,很快就冲杀成了一团,好似两种颜色不同的波浪互相冲击,彼此融合混淆。

    混战之下很容易误伤己方,姜芃姬却没有这个顾虑,一刀一个小朋友,有时还能一刀一串。

    谢则只能苦哈哈地带着亲信跟紧主公,主公去哪里浪,他就去哪里帮对方清理一下小喽啰。

    他这么做是为了保护姜芃姬,但也暴露了姜芃姬的位置。

    敌军不知道姜芃姬的身份,不过能让这么多士兵保护的人,肯定是一条大鱼!

    不知不觉,姜芃姬稳稳拉住仇恨,纵使敌人前仆后继,还是没人能伤到她。

    这场厮杀持续了大半个时辰,姜芃姬稳稳拿下全场最佳,一旁的谢则一边喘气一边抖着手。

    他望向姜芃姬的眼神带着几分惊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