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25:伐黄嵩,东庆一统(六十六)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非人哉!

    这还是人么?

    整整大半个时辰,连续不断挥刀杀人,主公不觉得手酸么?

    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自家主公从头到尾都没有降低过挥刀的频率,期间还要击落敌人的偷袭。哪怕主公佩刀再怎么锋利,砍掉人的皮肉和骨头也需要极大力气,主公这一夜杀了多少人?挥了多少次刀?谢则不知道具体数字,但能粗略估计出来,那是他看了都手抖的数目!

    这简直不是人能做到的!

    谢则倏地想起山瓮城那场偷袭,那次负责偷袭的主将是他,岂料功亏一篑。失败之前,他还想着拼尽全力搏一搏,豁出性命杀了姜芃姬呢,如今一看,对方果然是手下留情了!

    莫说豁出这条性命了,哪怕豁出十条性命,谢则也不觉得自己能杀死对方。

    “主公,抓到数十俘虏——”

    谢则忍下吐槽的念头,老老实实给姜芃姬善后去了。

    敌人死伤惨重,谢则举着火把看向四周,险些没看傻了。

    一般情况下,两军交战,当场死亡的比例并不高,大多士兵都是因为得不到救治而亡。

    谢则还以为能俘虏不少伤兵,没想到地上躺着的敌人没几个活的,大多都死得不能再死了。

    他仔细瞧了瞧,发现这些敌兵死相极为统一,不是被人一刀砍断了脖子,便是被人精准命中要害,几乎都是当场去见阎罗王的伤势,大罗金仙来了都救不起来——见此,他倒吸一口冷气。谢则自认为武艺不错,平日和李赟切磋,二人不拼命的情况下,胜负也是五五开。

    饶是如此,他也不敢说自己能一枪了结敌人性命。

    杀死一个人不难,难的是一杀一个准!

    自家主公办到了!

    问题是她是主公啊,不是冲锋陷阵的武将。

    主公是统筹全局的主心骨,谋士为主公出谋划策,武将为主公攻城略地,三方分工明确。

    结果呢?

    身为武将的谢则却被自家主公在擅长的领域狠狠碾压,翻来覆去地蹂躏。

    谢则能说——他时刻担心自己饭碗不保么?

    尽管内心有无数想吐槽的话,但谢则表面上十分严肃镇定,给人格外可靠的感觉。

    姜芃姬正坐在马扎上,斩神刀被她随意插在脚边,听到谢则的声音,她抬头瞧了一眼对方。

    “竟然还有活的俘虏?”

    谢则:“……”

    果然,自己主公刀刀毙命,明摆着不想让敌军活着。

    姜芃姬抬手抹了一把血,尽管她体力充沛,但刚才的热身也让她冒出了汗水。

    汗水混合着敌人的血,差点儿没把她脸糊花了。

    “将他们抓回去关起来吧。”姜芃姬抽了抽鼻子,眼底露出嫌弃的神色,她抬手在盔甲上擦了又擦,再用相对比较干的部位擦去脸上的血水,血水挂在肌肤上的感觉真心难受,“对了,顺便拷问拷问,如果能问出伯高那边的情报也好。要是问不出来,关到大战结束——”

    谢则抱拳道,“末将遵命!”

    姜芃姬问,“对了,有没有抓到敌方的将领?”

    谢则转身挥了挥手,立马有士兵将两个捆成棕子一样的人押了过来。

    这两人距离姜芃姬并不远,武将的耳力多半都很好,所以他们清晰听到姜芃姬和谢则的对话。最重要的是谢则对姜芃姬的称呼啊——他称呼姜芃姬为“主公”啊,这代表什么?

    二人面露酱色,目光呆滞,连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都不能分散他们的注意力。

    谁特么知道传闻中的兰亭公竟然会亲自带兵,趁夜追赶敌兵啊!!!

    如果知道姜芃姬是这么找死的性格,他们早就倾尽所有兵力,眼里心里只有一个姜芃姬了。

    三个字,怼死她!

    姜芃姬随意扫了一眼二人,亲切笑道,“你们是伯高帐下的?”

    二人沉默,他们不是没见过姜芃姬。

    当年,姜芃姬和黄嵩联手怼沧州孟湛,两方帐下人马还在一块儿过了个年。

    谁让现在是晚上,隔着那么老远距离,谁能认出姜芃姬这张沾满血的脸?

    别说他们了,她妈都认不出来!

    一人梗着脖子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何必多费口舌!”

    姜芃姬竟然点着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留着你们二人还浪费我军粮呢。毕竟粮草不宽裕,多来两个人就是多了两张口。不过呢,我这人热爱和平,不喜欢杀生——”

    她笑着露出一口整整齐齐的白牙,周遭气氛诡异地沉默下来。

    谢则忍不住转身捂脸。

    主公说她热爱和平、不喜欢杀生,哪怕他能昧着良心说这话,躺地上的敌军尸体也不认啊!

    说这话亏心不?

    两个俘虏也被姜芃姬这一手操作惊到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总而言之,槽多无口。

    正说着,远出传来一阵阵马蹄声,二人眼睛亮了亮,很快又暗下去。

    来人不是黄嵩兵马,全是来接应姜芃姬的。

    “主公——”

    姜芃姬道,“这里已经解决完了,派人收拾收拾战场,尸体该处理都处理了,别留着。”

    敌方士兵的尸体就地焚烧掩埋,己方士兵的尸体还能落个骨灰盒,日后魂归故里。

    她挥挥手,翻身跃上小白马背。

    困意上涌,她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姜芃姬的作息时间一向规律,累了大半宿,多少有些犯困了。

    带兵回营,她让人给自己准备一桶干净的水,清洗身上的污血。

    洗白白,睡觉觉。

    战后事宜让韩彧卫慈几个加班就好,她负责养精蓄锐。

    运动之后洗澡睡觉,睡眠质量格外优良。

    黄嵩那边就没这么舒坦了,今夜夜袭是蓄谋计划已久的,旨在偷袭一波,拉回下跌的士气。

    他在主帐焦心等待,彻夜未眠,直至天边泛起了鱼肚白,他的心越来越沉。

    “报——”

    正当他心灰意懒之际,外头传来了动静,黄嵩精神一振。

    “快说,战况如何?”

    传信兵颓然地道,“敌军早有防备,我军撤退不及被敌人缠住……”

    黄嵩不敢置信地倒退两步,若非右手还撑着桌案,怕是要失态了。

    他呼吸急促两分,沉声道,“召集诸人,主帐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