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26:伐黄嵩,东庆一统(六十七)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偷袭之前,黄嵩也做好了有可能失败的心理准备。

    等现实真的摆在他眼前了,他反而接受不了——

    他是做好心理准备了,但他没想到会输得这么彻底啊!

    派出去数千兵马,顺利回来的却只剩两百余人,剩下不是战死了就是被敌人俘虏了。

    这仗还能打?

    黄嵩觉得自己需要静静。

    召集众人议事,众人听到这个结果,顿时寂静无声,一个个低着头不敢抬头看黄嵩的面色。

    他们对这次偷袭报以高度期待,未曾想敌人事先知晓,早已做好了应对准备。

    这实在是出人意料。

    黄嵩却不是个轻易服输的性格,他道,“诸位可还有其他妙策?”

    一群人商议至天亮,精神格外疲倦,毕竟他们都是被黄嵩派人从被窝喊醒的。

    程靖看似面色如常,实际上却有些困乏,他散会之后回到自己的营帐,还未来得及洗漱一番,外头传来禀报声。他心下一滞,误以为是主公黄嵩有什么事情唤他,他道,“谁在外头?”

    话音刚落,外头传来陌生的男声,对方的雅言带着浒郡一带的口音。

    程靖隐隐猜出对方的身份,沉声道,“进来吧。”

    来人是个身穿深棕色儒衫的男子,为了便于活动,此人宽大的袖口用护腕绑起。

    瞧着少了几分飘逸儒雅,多了几分利落飒爽。

    此人与程靖寒暄两句,程靖邀请他落座,对方面上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略显局促地坐下。

    聪慧如程靖,他自然猜到这人的来意,果不其然,对方生硬地将话题往昨夜偷袭一战拐。

    目前知道战况的人还不多,眼前这人也属于这个行列,此番前来就是为了探听口风。

    程靖面色平淡地说出结果,来人双目圆睁,仿佛不相信这个结果。

    “怎、怎么会……”

    对方期期艾艾,额头冒出不少虚汗,眼神闪烁。

    程靖道,“胜败乃兵家常事,敌人棋高一着,这不正常?”

    对方干笑两声,应和程靖的话,心里却惴惴不安打着鼓。

    他没办法不紧张害怕,黄嵩要是输了,他肯定要被姜芃姬清算。通过姜芃姬这些年的事迹来看,这个女人说大度也大度,但某些方面却格外小气,甚至算得上睚眦必报!

    程靖一双眸子宛若古井,波澜不惊,一眼便看穿了来人的心思,心下冷冷哂笑。

    “先生可是担心我主不敌柳羲?”

    程靖冷不丁问了一句,吓得那人心跳都快停了,仿佛一只被吓得炸毛的猫儿。

    “怎、怎么会?”对方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讪讪地道,“柳羲虽有盛名,但主公也不弱于人。二者胜负未分,如今下断言还太早了。我怎敢涨他人志气,灭主公威风?”

    程靖冷哼一声,不置可否。

    他对两面三刀的家伙极为厌恶,眼前这人便是其中之一。

    此人出身冢河县,世代居于此地,曾用不少不甚磊落的手段谋取暴利,冢河县的良田被他们家和另外几家占了个光,当地百姓几乎全是他们掌控的廉价佃户,私底下还做着非法的人口买卖。柳佘没去浒郡之前,这几家就是冢河县的土皇帝,百姓生活困苦不堪,看不到希望。

    柳佘接管浒郡之后,这些地头蛇慢慢被他降服打压,倒是老实了一阵。

    先前姜芃姬装病,他们听到风声,判定姜芃姬命不久矣,心里又活泛起来。

    正巧黄嵩派人游说策反,这伙人便趁势咬钩,直接出卖了姜芃姬,以至于冢河县失守被破。

    他们等啊等,一天三炷香希望姜芃姬快点儿跪,孰料她病愈了!

    不仅病好了,战场局势也慢慢偏向她,黄嵩还被逼得丢了谌州,退离冢河县!

    早知道姜芃姬的命这么硬,他们也不会果断偏向黄嵩啊,好歹再张望一阵子。

    如今说什么都迟了,他们只希望黄嵩能反败为胜,一举翻盘。

    不过,这似乎成了一个奢望。

    程靖道,“倘若没有其他事情,先生请自便吧。”

    这明摆着是要赶人了。

    那人面色讪讪,深知自己不受程靖欢迎,无奈之下只能作揖告辞。

    程靖的确不喜欢他,不仅仅是因为对方两面三刀,还因为此人心里没有半点儿B数。

    自己是个什么德行自己看不到么?

    对于黄嵩而言,他们不过是利用完就能丢的工具,偏偏他们还自视甚高,过分高看自身。

    程靖拧了拧眉头,唤来一人,叮嘱道,“派人盯紧他们,有什么动静即刻禀报。”

    对这种人,程靖不指望他们有“忠心”这种东西。

    如今这个关头还不忘探听口风,可见对方是个什么货色,他们会因为“柳羲势颓”而投靠了黄嵩,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因为同样的理由背叛黄嵩?利益面前,什么节操都能放一边。

    “喏!”

    程靖料想不错,这人还真有跳槽的念头。

    黄嵩这条船眼看着要漏船沉没了,他们当然要想办法自救。

    如何自救?

    他们还得想想办法。

    “这、这不大好吧?我们毕竟背叛了柳羲,如今又要背叛黄嵩,柳羲肯接受么?”

    “有什么不好的?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只要我们能为柳羲立下大功,柳羲纵使不重用我等,她也不好意思清算以前的旧账。”这人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黄嵩此番又折损数千兵马,治地仅剩一个昊州,你觉得他对上柳羲能有几分胜算?败势已显,怕是难以挽回。”

    乱世之中,节操这种东西比粪坑里的粪水还廉价。

    粪水好歹能滋养土壤,节操拿着有什么用?

    世上不乏忠贞刚烈之辈,但这种人却是曲高和寡,附和着甚少,更多还是投机倒把的人。

    只要他们拿出的利益足够,不怕“柳羲”不动心。

    同伴还是犹豫,叹息着,“唉——这可怎么是好?早知如此,当初便不该乱动念头。”

    兜兜转转还是要去姜芃姬帐下混日子,他们白费那么大劲儿了。

    “如今说这个有什么用?趁早找条出路才是正道。黄嵩一旦战败,我等也讨不了好。”

    为了保住项上人头和一家老小的性命,有些事情不得不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