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27:伐黄嵩,东庆一统(六十八)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黄嵩那边人心浮动,波云诡谲,姜芃姬这边却一派热火朝天。

    当然,热火朝天的是别人,她一觉睡到自然醒,躺在床上伸了伸懒腰。

    天气慢慢变冷,被窝的封印也越来越强,她费了一番功力才推开这个粘人的小妖精。

    穿衣洗漱开直播,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今天也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直播间咸鱼发现姜芃姬今天的心情格外好,笑脸比外头的晴空还要灿烂。

    【主播何时结婚】:主播今天是捡到钱了么?刚才那句话让我怀疑你被人穿越了。

    【煮青蛙的巫婆】:难不成是多年夙愿终于实现,主播终于放弃柏拉图式恋爱,推了某呱?

    这么一说,众人还真觉得今天的主播格外“神清气爽”呢。

    姜芃姬吃完早饭,捻着一根竹签剔牙,动作看着格外潇洒豪放。

    她眉眼舒展,神秘兮兮地**着咸鱼观众。

    “昨夜的确是激战了一场,战况空前激烈,敌人不堪冲击,兵败如山倒。”

    观众们纷纷发了“呦呦呦——”、“厉害了我的主播”、“借一部说话”诸如此类的调皮弹幕。

    【偷渡非酋】:战况有多激烈?

    姜芃姬道,“血花四溅。”

    【鬼才郭奉孝】:敌人呢?敌人现在在哪里?

    姜芃姬笑道,“丢盔弃甲,溃不成军,昨夜是累坏了,如今还在修养呢。”

    一群老司机咸鱼纷纷露出一模一样的神秘微笑,他们家主播真是豪放啊!!!

    【老司机联萌】:容老司机发言一句,主播你要对人温柔一些,别太粗暴了。

    【开心点】:同一天失恋两回,我还得含泪祝福你们九九QAQ

    【夜舞焱灵】:啧,总觉得不太对劲,依照主播的脾气,不可能将这种事情宣扬出来呀。

    直播间乱成了一锅粥,咸鱼观众纷纷哀嚎失恋。

    失恋大军的威力是巨大的,姜芃姬终于推倒某呱的消息立马窜上头条,速度快得一众流量小花望而生叹。因为粉丝群体太庞大了,众人刷了没两回,尴尬发现服务器被他们冲崩溃了。

    程序员:“……”

    怪我咯?

    姜芃姬正笑着调戏咸鱼,敏锐发现外头有了动静,连忙端正坐姿,一派正经模样。

    “主公,这是昨夜一战的清算账目。”

    卫慈等人熬夜忙完,姜芃姬刚醒没多久就将一晚上的成果送来了。

    上面包括伤亡数字和各处损失,后者要记入总账,前者要等大战结束后派发抚恤。

    一场战争死伤多少人?

    根据死亡、受伤残疾程度不同,抚恤和福利的档次也不同,可想而知工作量多大。

    这都是卫慈以后要忙的,但他无怨无悔。

    当年,姜芃姬将战后抚恤交这个重任交给他,他便知道这担子有多沉重。

    姜芃姬接过细看,伤亡数目和损失都在她能接受的范围。

    相较于她的损失,黄嵩这会儿应该心疼地心肝儿颤了吧?

    她又喊来别人,详细询问营寨的建造进程。

    算不上事无巨细,但她稳抓重点,旁人也不敢敷衍了事,效率自然不低。

    韩彧道,“黄嵩昨夜偷袭失利,近两日应该不会再动兵戈了。”

    “他不动我动。”姜芃姬道,“打仗不比其他……能速战速决自然最好。”

    一旦进入冬日,打仗就困难了,将士们的御寒衣物也是一比巨额开支。

    韩彧问,“主公是想主动出兵?”

    姜芃姬点头,她不想和黄嵩打持久战。

    今年浒郡损失七八成的产粮,这损失让她心疼得不行,为了财政不吃紧,只能想办法节省。

    韩彧道,“这也好,趁着黄嵩士气颓靡,我军便能稳占上风。”

    姜芃姬还询问了练兵情况,谢则等人不敢怠慢,事无巨细道来。

    等她忙完了,时间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候,大营后方冒气袅袅炊烟,空气中飘着米香。

    目睹一切的咸鱼观众:“……”

    他们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被姜芃姬耍了。

    【老司机联萌】:主播,大辟眼子!说好“血花四溅的激烈战况”呢?说好“敌人丢盔弃甲、溃不成军”呢?之前还想借一步说话,万万没想到,万年老司机还是在主播手里翻了车!

    【偷渡非酋】:#狗头,主播还是一如既往地皮,皮这一下很开心?

    明明是黄嵩偷袭被她打了回去,没想到到了她口里如此暧昧模糊,诱导老司机们惨烈翻车。

    【福气多多】:莫名心疼围脖的程序猿以及枉死的服务器,围脖已经崩溃一个早上了。

    死得冤枉啊!

    姜芃姬摊手耸肩。

    怪她喽?

    仁者见仁,污者见污,她说的都是实情,谁让他们误会了呢?

    姜芃姬笑看翻车的直播间,本就灿烂的心情又拔高一截。

    也许是上天也看不下去,找了人给她添堵。

    姜芃姬冷笑听了全程,意味深长地问周遭的人。

    “他们这是要恶心伯高呢,还是要恶心我呢?”

    背叛她的人竟然“浪子回头”,还派了人偷偷向自己示好,暗示可以辅佐她铲除黄嵩。

    她见过脸皮厚的,但没见过这么厚的!

    抱歉,在她这里,“浪子”没有回头路,只有死路!

    杨思拧眉道,“保不准是黄嵩派他们诈降?”

    姜芃姬道,“伯高知道我性子,他不会做这种蠢事。哪怕要诈降,断断不会选择这些人。”

    她和黄嵩也当过一阵子狐朋狗友,章台走马,好不快活。

    虽未交心,但黄嵩是个性情细腻的人,对旁人的揣摩也相当准确。

    她不信黄嵩不知道她对待叛徒是个什么态度。

    杨思露出嫌恶的神色,“如此说来,这是他们自己的意思?”

    姜芃姬道,“这就是一群目光短浅的蠢货。”

    见姜芃姬“病重”就以为她不行了,投靠了黄嵩。

    现在黄嵩失败了一场,他们便觉得黄嵩不行了,急吼吼要投靠她。

    杨思眼珠子一转,笑道,“主公打算如何处置这些人?不妨……”

    利用一番,用过再丢?

    “没什么‘不妨’!”姜芃姬道,“对付伯高,我还没无能到需要这些废物的程度。他们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货色,真以为自个儿‘奇货可居’,天下诸侯任他们挑挑拣拣?”

    杨思瞧出姜芃姬动怒了,当下不说话。

    韩彧问,“那主公的意思?”

    姜芃姬冷笑。

    “让他们来,他们敢来我就敢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