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28:伐黄嵩,东庆一统(六十九)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姜芃姬这尊杀神都开口了,杨思和韩彧等人自然无法阻拦。

    杨思还好些,他跟着姜芃姬也有些年头,主公什么脾性他心里门儿清,韩彧却是欲言又止。

    散会之后,杨思凑到韩彧跟前道,“怎么瞧你一脸满腹心事的模样?”

    韩彧睨了杨思一眼,没有开口,表情有些拒人千里的冷淡。

    寻常人早就识趣走了,偏偏杨思不同,反而紧巴巴凑上来。

    他道,“你是不是担心主公将那些人诱骗过来杀了他们?”

    韩彧这才开了尊口,悠悠道,“此举对主公名声不利。”

    杨思却道,“有些人便是这样,要了面子丢了里子,要了里子……这面子就得遭罪。主公的名声也就我们这些幕僚会担心,她是半点儿不在意。子孝这些年忙来忙去,没见他放松过他一手搭建起来的说书班子,这还能是为了谁?不都是为了主公么?主公能有如今的好名声,子孝估摸着是最累的一个。不过主公任性,谁让她一人不快了,她能让人一家子不痛快。”

    韩彧沉吟道,“听你这么说,你倒是对主公颇有怨言?”

    杨思笑道,“你这人可真是坏,打算套话?”

    韩彧冷淡地道,“君子不避人之美,不言人之恶。你莫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他这么说,杨思也不生气,韩彧就是这么一个脾性,耿直得想让人打他。

    哦——

    关键是杨思还打不过。

    杨思道,“不是对主公有怨言,人有千种脾性,碰见这么个率性洒脱却又不蠢的主公,实属难得。刚才这么说,不过是告诉你——主公对自己的名声并没那么看重,她是真起杀心了。”

    说起他们家主公,那也是个很奇怪的人。

    说她耿直,她有时候又是油嘴滑舌;说她放荡不羁,该正直的时候从未弯过;说她小气,偏偏又舍得万千私财;说她大度……呵呵,有人背叛她一次,她便对那人起了杀心……

    世间语言万般,杨思却想不出什么词语能精准描述自家主公,更没法给她定性。

    大概,多半也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她才能和所有人都相处得不错。

    亓官让谨小慎微,凡事都只尽七分力气,给自己留三分余地,但他却没对主公有所保留。

    风瑾士族出身,高门大户的千金贵子,纵然风氏家教再好,与生俱来的清贵之气也将他和其他人远远隔开。这朵富贵人间花,最后却愿意为主公折服,倾力相助,不得不说是她本事。

    丰真和卫慈互为挚友,一个是游戏人间的浪子,一个是端正清雅的君子,两种截然不同的风采却能和谐相处,但不代表着他们二人会和同一个主公也相处得来,结果主公做到了。

    面对这种情况,杨思脑子里只有一个词——海纳百川。

    韩彧眉峰紧皱,有些生气但又很是无力。

    “你们也不能这么纵着主公——真以为养闺女呢?”

    杨思哈哈笑道,“巧了,几年前丰浪子也这么问过。”

    韩彧:“……”

    合着还真当闺女养了?

    杨思表示这没毛病,毕竟主公也将他们当成公举宠了,君臣之间十分融洽呀。

    “主公名声要紧!”韩彧心里动摇,嘴上还是硬的。

    杨思随意道,“主公去做她想做的,你我职责不就是为她善后么?”

    说白了就是收拾烂摊子的老妈子。

    韩彧道,“你的意思?”

    杨思说,“主公做什么不要紧,重要是她做完之后,我们该怎么做。”

    如果主公名声真被伤害了,他们不该想办法将名声扭转过来么?

    总不能担心自己没办法护好主公的名声,无法善后,所以就阻拦她的行为、规范她的举止。

    韩彧:“……”

    终于明白主公无法无天的脾气怎么来的了,全是这群人纵容出来的!

    韩彧憋了一肚子的苦水,最后却不得不与杨思“同流合污”。

    姜芃姬这边磨刀霍霍,可怜那些墙头草还不知情,反而为姜芃姬刻意模糊的态度而欣喜。

    不过他们不敢有动作,毕竟现在还在黄嵩的地盘上,他们也需要找个机会彰显自己的作用。

    殊不知,他们以为的天衣无缝,全部落在程靖眼中。

    程靖心下暴怒,直接将此事告知了黄嵩。

    后者沉默良久,眉眼在烛光摇曳间显得阴沉不少。

    “主公,此事……”

    程靖有些迟疑,如果黄嵩直接发火,倒也还好,偏偏他什么反应都没有,这就令人担心了。

    黄嵩道,“友默,此事亏了你告诉我,不然的话,我怕是要被蒙在鼓里。”

    程靖说,“那等两面三刀的小人,不值得主公为此伤怀。”

    “伤怀?”黄嵩笑了笑,“我可没有为此伤怀,反倒有些怜惜他们,心疼他们的脑子。”

    程靖诧异。

    黄嵩道,“兰亭最记恨背叛之人,更别说反复背叛的人了。”

    程靖迟疑,“据那些人所言,柳羲似乎有意接纳。”

    “这不像她,她还没这个器量去接纳背叛过她的人。”黄嵩摇头,“若真是接纳,那也不是她了。你还记得么,兰亭初入崇州,其父柳仲卿本想给她和崇州士族牵桥搭线,偏偏因为几人不识趣,莽撞羞辱她,她二话不说便迁怒整个家族?她不是个为了利益能委曲求全的人。”

    明眼人都知道,姜芃姬和崇州士族虚与委蛇,搞好关系还会得到士族助力,结果呢?

    说白了,这人最受不得委屈。

    她给别人委屈可以,别人给她委屈,她能一拳头抡死对方。

    崇州那么大的利益她都能无动于衷,更遑论别的?

    程靖迟疑问,“主公的意思,柳羲另有打算?”

    “不妨成全他们,我们也顺势利用一二。”黄嵩眸色暗沉,冷笑道,“遂了他们的愿,给他们些许‘机密情报’,让他们欢欢喜喜到兰亭跟前邀功。兰亭若是真心接纳他们,正好中了我们的计,若是她另有打算——正好,借她的手清理了门户。此等小人,确实碍眼。”

    面上没表露出来,但黄嵩心里却已经怒极,恨不得手刃那几个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