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29:伐黄嵩,东庆一统(七十)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程靖叹道,“这种人不值得主公置气,此事交由靖去办即可。”

    黄嵩面色仍旧不好,尽管背叛他的人是个墙头草小人,但他还是介意,愤怒异常。

    不过有了程靖的劝解,黄嵩稍稍缓和心境,神色淡然道,“此事便交由友默去办了。”

    程靖作揖回禀道,“喏。”

    作死不可怕,怕只怕被姜芃姬和黄嵩同时记恨,程靖这家伙还钓鱼执法。

    别看程靖总是一副君子做派,但君子不意味着耿直不知变通,真要算计谁,对方被他卖了还心甘情愿替他数钱呢。用直播间观众的话来讲,这些个智囊谋士,哪个不是白切黑?他们钓鱼执法,哪条肥鱼不上钩?旁人自以为占便宜,算计成功,殊不知人家在暗地里冷眼看戏。

    这不,程靖布局没多久,肥鱼就咬钩了。

    “这个消息确定真的属实?”

    “自然属实的。”

    说话的这人是先前拜访过程靖的男子。

    同伴还是有些不放心,感觉手中的文书有些烫手。

    “那你仔细说说细节,程靖也是一条老狐狸,岂会那么大意让你盗了这东西?”

    男子道,“此事听我细细说来。”

    原来,程靖上次将他强硬送客,自觉面子上过不去,昨儿碰到便请他到帐内小坐了一会儿。

    二人还未寒暄多久,程靖便接到了黄嵩派人下达送来的作战文书,他将文书藏到帐后寝居。

    这时候,因为天气干燥外加士兵没有注意,篝火燃起的火星溅到帐篷,引发了火灾,烧毁了附近好几顶帐篷。程靖还以为文书已经被烧毁,殊不知男子趁乱将它们全都盗了出来。

    “这火势未免来得巧合了——”同伴心中仍有疑虑。

    男子道,“这有什么稀奇的,营寨不慎起火又不是什么稀罕事儿。难不成你觉得这是个局?”

    同伴迟疑道,“看着有些像……”

    虽说秋季干燥,枯草甚多,营帐容易起火,但这个时机让他有些怀疑。

    男子道,“程靖险些被火烧着了,左手烧了一小片,若不是士兵救火及时,他可就送进去了。如果真是一场局,这程靖又图个什么呢?早就派人将我等抓起来了,哪里会玩苦肉计?”

    同伴道,“这么讲也不是没有道理……”

    如果程靖设局,那就说明黄嵩已经知道他们有了反心,岂会什么动作都没有?

    这么一想,应该是自己多心了。

    同伴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男人说,“以免夜长梦多,自然要在黄嵩动兵之前将消息递给柳羲,如此才能趁势立功。”

    作战文书虽然是机密,但也有时效性,一定要赶在文书作废之前先动手。

    同伴有些担心,一旦真正背叛黄嵩,他们还待在黄嵩这里,东窗事发可就要命了。

    他将自己的担心告知男人,二人一合计,准备连夜带人潜逃去投奔柳羲。

    投奔冢河县的豪强势力共有五家,五家互相联姻,利益早已密不可分,行动自然也是要一块儿行动。他们当即便分头去找另外几人商议,众人最后敲定今夜三更时分潜逃出去——

    程靖早已盯上他们,自然会安排眼线耳目,所以他们的谈话一字不漏地落入程靖的耳朵。

    他冷哼一声,说道,“不知死期将近!”

    营盘占地面积极大,人员繁杂,若有心腹当内应,伪装成普通士兵的模样混出去,倒也不难。程靖特地为他们开了后门,所以他们逃出去格外顺利,姜芃姬那边还给他们备了接应。

    看到接应,几人提起的心瞬间放下了,面上虽然不显,心里却有些得意。

    尽管他们背叛过姜芃姬,但如今他们回来了,对方仍然大度接纳他们,他们能不得意?

    从侧面而言,他们也看出这份机密文书的分量有多重。

    他们手握机密,机密分量重便等同于他们的分量重。

    抵达营帐的时候,天色还是灰蒙蒙一片,他们的心情却是灿烂无比。

    隔着老远距离,隐隐约约能看到无数营帐匍匐在地。

    真正踏上姜芃姬的领地,他们感觉无比安心。

    殊不知姜芃姬手中的斩神刀已经饥渴难耐。

    “主公现在何处?”其中一人问向接应他们的士兵。

    士兵恭敬道,“此时天色还早,主公应该在教武场练兵吧,几位先生先稍作等待。”

    他们也不怀疑,一个一个待在主帐安心等待姜芃姬过来。

    再没眼色,他们也不敢抱怨,毕竟现在形势比人强,姜芃姬让他们等他们就得等。

    姜芃姬这会儿在干嘛呢?

    正如士兵所言,她正在教武场热身练兵。

    身为主公如何折服武人,让他们死心塌地?

    除了有人格魅力,拳头还得硬,为了让他们时时刻刻敬畏,姜芃姬隔三差五就去一趟,这倒是苦了秦恭几个。姜芃姬偶尔揍新提拔上来的新人,大多时间还是找他们单挑或者群殴。

    虽说她有分寸不会让他们丢脸,但被主公彻底压着打,旁人还觉得你们俩旗鼓相当,这就很蛋疼了。这导致老将都不喜欢和姜芃姬切磋,一瞧见她来教武场就苦着一张脸,秦恭、谢则这些萌新还没吃够教训,倒是跃跃欲试。等他们也避之不及了,姜芃姬才会消停一阵子。

    “什么?人来了?”

    姜芃姬正用布巾擦脖子上的汗水,模样神清气爽,倒是秦恭几个宛若被妖精采补至肾虚。

    “我这就过去。你们继续练兵——”

    前一句说给传信士兵,后一句说给秦恭几人。

    “喏!”

    姜芃姬走了,逃出生天的二人长松一口气。

    姜芃姬大步流星进入主帐,瞧也不瞧那几个人,端坐在首位,手中的斩神刀支在身前。

    这般态度,莫说礼贤下士,连一句“友善”都称不上。

    杨思道,“主公,这是这几位先生带来的,还请主公阅览。”

    他将黄嵩的作战文书双手捧至姜芃姬面前,后者单手拿起,刷得一声震开,一目十行看完。

    姜芃姬的态度成迷,几人乐观的心情沉了几分,屏气呼吸等待她的反应。

    半晌之后——

    啪得一声,姜芃姬把那东西掷在地上,冷笑道,“怎么,伯高就派了你们几个过来诈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