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30:伐黄嵩,东庆一统(七十一)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几人心中一咯噔,吓得面如土色。

    诈、诈降?

    从何说起啊?

    他们是真心背叛黄嵩,归顺姜芃姬的!

    一时间,恐惧和委屈的情绪溢满心头,几人却顾不得这些,忙不迭地向姜芃姬解释。

    “兰亭公此言从何说起?我等是真心归降!”

    “真心?啧,那你这份真心可真是廉价得很。”姜芃姬道,“你们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真当我是后宅没有见识的妇人不成?这份所谓的文书分明是假的,真以为我会轻易上钩!”

    姜芃姬的语气很平静,但落入人耳,听者却觉得心头沉甸甸压着什么东西,令人畏惧。

    几人吓得毫无人色,一人立马弯腰将地上的文书捡了起来,仔仔细细,从头看到尾。

    不管他们怎么看,这封文书都是真的呀,没有任何破绽,为何姜芃姬却说它是假的?他们哪里知道,她不用猜也知道这东西是假的,她对黄嵩的理解可比黄嵩对她的理解深刻多了。

    眼前这几人根本不可能得到黄嵩的信任,拿到所谓的机密文书的可能性也是小只有小。

    如果机密是这么容易就能得手的,大家伙儿还打什么仗,直接玩谍战好了。

    退一万步说,这东西是真的,姜芃姬也没打算利用它。

    越是紧要关头越要沉得住气,哪怕黄嵩已经是秋后蚂蚱了,姜芃姬也不会轻敌。

    与其相信一封不知真假的密信,倒不如稳坐钓鱼台,看着黄嵩急躁之下露出致命弱点。

    她不急,急得是黄嵩!

    撇除这点不谈,姜芃姬也要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去杀眼前这几人,“诈降”不正是好借口?

    她只要一口咬定文书是假的,这几人是黄嵩派来诈降的敌人,杀人灭口的理由不出来了?

    几人虽不知姜芃姬的算盘,但也察觉出自身的险境,吓得冷汗涔涔。

    “在下岂敢蔑视兰亭公?”以前是蔑视过,谁让姜芃姬拳头硬,愣是让他们将说出去的话全部咽回去了,“黄嵩小儿用人唯亲,待下苛刻,原氏一系猖獗跋扈,我等深受其害。听闻兰亭公深明大义,有真正的明君之相,我等才会弃暗投明。这封文书确确实实是黄嵩小儿的!”

    这人说得义正词严、大义凛然,若是给他加个背景,那定是朗朗乾坤、青天白日。

    姜芃姬笑了,直播间观众也闹了。

    【终非昨夜星辰】:什么玩意儿?这些人要不要脸?

    【浮世若晓梦】:简直刷新宝宝的三观,这群人分明背叛过主播的吧?这副嘴脸真恶心!

    两面三刀不可怕,怕就怕对方还振振有词,“不要脸”这三个字都不足以形容他们的模样。

    【浮风之灵】:我倒是更心疼黄嵩宝宝了,这群人端起碗快吃饭,放下碗骂娘,真是够了!

    他们投降黄嵩是他们自愿的呀,现在踹开黄嵩还黑一把,这操作简直6得不行。

    【胖墩比目鱼】:啧啧,两副截然不同的嘴脸,真是长见识了。

    观众们追了直播间近十年,跟着姜芃姬的视角见了形形色色的古人,那么多人物,几乎没哪个像这几人一样惹人厌恶。明明他们都生得人模人样,皮相颇为唬人,偏偏吃相如此难看。

    姜芃姬也讥笑着道,“这些赞誉我可是受不起。先前背叛我,出卖浒郡冢河县的时候,你们对伯高也说过这种话?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伶牙利嘴,谄媚逢迎的功底很是深厚!”

    几人一听姜芃姬这话,便知道对方不可能相信他们了。

    不仅不肯相信他们,几人还会有生死之祸。

    果不其然——

    姜芃姬对着帐外的方向道,“来人!”

    话音一落,士兵鱼贯而入,不等几人反抗就将他们双手反剪在背后。

    “冤枉啊,兰亭公,在下真是冤枉啊!”

    “在下冤枉啊!此番归顺,当真没有任何异心!”

    “兰亭公明鉴,在下对您的忠心,日月可鉴!”

    “冤枉啊,我是冤枉的……”

    看到这个阵势,几人哪里还能端得住架子,当下就开始高声喊冤,一字一句都是吼出来的。

    姜芃姬知道他们是“冤枉”的,不过这不重要。

    这种反复无常的小人留着就是个祸害,指不定哪天又给她一刀子,还不如杀了永绝后患。

    姜芃姬冷笑道,“全部拖下去!斩首之后,首级悬挂营寨外头,让伯高好好瞧瞧!”

    几人听到这话,当下挣扎得更加厉害,

    士兵也不是吃素的,手掌宽大有力,好似铁钳一样牢牢夹住他们,让他们挣脱不得。

    姜芃姬瞧了一眼斩神刀,眼睑微垂。

    这些个叛徒还没这个价值让她拔刀。

    没多久,帐外传来几声惨叫,沉重的首级砸在地上滚了两圈,鲜血溅到地上染湿一片土壤。

    “报,主公,人已斩首。”

    姜芃姬道,“挂着,记得将他们的脸洗干净一些,免得敌人看不清。”

    晌午时分,黄嵩这边就收到了消息。

    他苦笑一声道,“兰亭还是老脾气,说杀就杀了。”

    程靖也诧异黄嵩对姜芃姬的了解,他们立场对立,但主公对她的称呼依旧是亲昵的表字。

    约莫——

    这也算是相爱相杀的一种?

    “那……还要不要设伏?”

    黄嵩道,“兰亭十有七八已经看穿文书是假的,设伏也无用,反而让她白白看了笑话。”

    程靖道,“如此,那只能另做打算了。”

    天色还未彻底暗下去,营外传来一声动静。

    “回禀主公,营外敌军下了一封战书!”

    黄嵩急忙将那封战书拿来,上头的字迹是姜芃姬的,内容遵循她一贯的风格,尖刻且霸道。

    他又一次召集众人商议事情,这封战书更是掀起点点波澜。

    “兰亭说明日两军决战,诸君可有对策?”

    众人面面相觑,两军正面对垒,那就是正面肛了。

    “我军兵马数量不及敌军,此时对垒,对我们极为不利。”

    有人阴阳怪气道,“两军还未交战,倒是先捧起敌人了。”

    又有人信心十足道,“明日一战,不如会一会那柳羲,看看她有什么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