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31:伐黄嵩,东庆一统(七十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蓝水攸攸】:厉害了我的主播,原来古代打仗真有下战书啊。

    【星月天韵】: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现在满脑子都是“诸葛亮下来战书,约我们明日决战,如何对敌”。这是我想得多了,还是我B站鬼畜刷多了?期待主播和黄嵩阵前对骂!

    这个季节周短夜长,天黑得早,时间还没到下播时候,外头已经暗得差不多了。

    明日便要开战了,姜芃姬今晚还不紧不慢,纤长的手指逗弄着豆大的烛光,不知在想什么。

    殊不知,外人以为姜芃姬在走神,实际上却在侦查周遭环境。

    因为对黄嵩这一战十分重视,姜芃姬也不敢掉以轻心。

    她不给黄嵩偷袭的机会,几乎每天都要短时间散开精神力,侦查周遭百里范围内的敌情。

    之前没什么进展,今天却有了不同的发现。

    她拧眉深思,一面将精神力收拢回来,一面猜测那支兵马的来历。

    明日便是决战,她可不想打到一半后方被未知敌人抄了后路。

    姜芃姬对外喊道,“速速去将几位将军唤来,便说是有要事详谈。”

    她突然喊人,秦恭几个自然忙得连铠甲都来不及脱就跑来了。

    “明日决战——”姜芃姬在几人中间扫了一圈,点了两个新提拔上来的新人,武将这个职业就是用军功拼杀出来的,不仅需要一定的运气,同样也需要表现的舞台,姜芃姬在这方面相当大方,这也是内部团结的原因之一,之后又对着谢则道,“元规,你明日带兵坐镇后方。”

    谢则本以为有什么众人,一听这话傻眼了。

    为嘛?

    为嘛是他坐镇后方?

    谢则是先锋将军,按理说应该是打头阵的,临阵变卦将他调到后方,总该问个清楚。

    他就壮着胆子问了一句,姜芃姬也给了理由。

    姜芃姬一本正经地道,“刚才接到密报,明日战场有变,让你镇守后方也是出于整体考虑。”

    谢则点点头,出列领命,恢复原先雄赳赳、气昂昂的姿态,好似现在就能提枪去干敌人。

    秦恭年纪比谢则小,但他的上战场的经验和阅历绝对比谢则多,自然也更加敏锐一些。

    “明日战场有变?难不成黄嵩那边还有什么诡计?”

    “此事还不确定,要等明日才知晓。”姜芃姬道,“元规一定要守好后方,不能掉以轻心。”

    尽管帐下的武将极少有自作聪明、擅做主张的,但年少成名的人总是比较浮躁,他们迫切立功,难免会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姜芃姬时不时就要敲打敲打,免得他们一时热血上了头。

    武将本是脑袋拴在裤腰带的职业,如果脑子还不好一些,还能活多久?

    一番商议之后,姜芃姬便关了直播间,洗漱睡觉了,养足精神,明日可有一场大战要打。

    与此同时,风珏带领的兵马正在数十里开外的地方暂歇,派出去的斥候也将前方消息摸了个清楚。知道主公和姜芃姬的决战还未开始,风珏长松一口气,总算是赶上了——

    某位将军迟疑地问风珏,“军师,我们是今日星夜赶去和主公会合,还是……”

    风珏摇头,沉思道,“星夜赶去,多是疲乏之军,战力所存无几,明日如何能帮得到主公?倒不如让大军休整一时半刻,明日两军对垒,你我带兵趁柳羲松懈偷袭后方。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打得她措手不及,必能让柳羲自乱阵脚……如此,主公那边的压力便小了……”

    风珏从前线撤兵,为了迷惑亓官让,他还特地带兵绕了一段路,误导亓官让,让他以为自己没有赶往前线而是派兵回援昊州。换而言之,姜芃姬那边不知道风珏兵马已经赶来了。

    如此一来,风珏明日偷袭姜芃姬后方,对方是没有防备的。

    他们哪里知道姜芃姬和他们是不一样的,风珏的举动早就被她察觉了。

    第二日,天幕蒙蒙亮,晨光微熹。

    两军兵马在冷风中对峙,旌旗招展,战场充斥着肃杀气氛。那一面面写着“柳”或者“黄”字的大旗迎风飘扬,猎猎作响。那一杆杆刀枪闪动着冷光,映出主人刚毅的面庞。众将士气势拧成一团,军阵杀气漫天,连空气都为之一冷。这般气氛下,直播间的咸鱼都不敢说笑了。

    姜芃姬一身红衣银甲,红缨头盔遮住大半张脸却遮不住她眼底涌动的暗流。

    在她身后,将士们甲胄鲜明,精神抖擞,士气已然达到了巅峰。

    面对如此阵仗,黄嵩这边要说没有压力是不可能的。

    不过——

    他已无退路!

    黄嵩闭上眼眸重新睁开,眼底一片平静。

    若是以前,打仗还得走流程,如今越来越随意,打仗就是打仗,说打就打。黄嵩也没傻得提出斗将,他知道姜芃姬一个人的武力就能单挑所有人了,不管是一对一、车轮战还是群殴。

    这种情况下,两方兵马除了开战好像没别的活动了。

    总不能二十几万人围观自家主公在阵前唠嗑叙旧吧?

    “擂鼓!”

    一声令下,击鼓兵将推出数百辆装着牛皮大鼓的战车。

    咚——

    咚咚——

    战鼓擂响,全军士气随之拔高,姜芃姬也抬手一挥,示意战鼓可以开始了。

    军阵连绵数里,两军相加足有二十余万兵马,传递各种信息必须依靠这种手段。

    擂鼓不仅是为了振奋士气,同时也是为了告知将士们——

    全都打起精神来,走神的回神了,犯困的清醒了,大仗即将开始了!

    此番战斗,姜芃姬是统帅,罗越虽然能行,但他常年蹲在后方处理治安和边防,实际统兵经验并不多。对于这点,罗越没有半点儿不情愿。主公统兵便意味着她不能下场浪了!

    秦恭等人摩拳擦掌,一个一个战意高昂。

    未等姜芃姬下令,敌军先按捺不住了,杀喊声响彻天际,震得人耳廓发疼。

    扛旗的兵士挥动旗帜,好似一片片黑云飘在上空,擂鼓的力士更加卖力,因为卯足了劲儿敲鼓,两臂肌肉紧紧绷起,一条胳膊便有寻常人大腿那么粗。油油的汗水将肌肤浸得发亮。

    姜芃姬笑了笑,拔刀下令。

    “骑兵营听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