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32:伐黄嵩,东庆一统(七十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骑兵在战场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火器没有大规模普及或者进一步发展,骑兵的神话几乎不可打破的。倒不是说骑兵不能对付,只是付出的代价远比收获要大,这也是骑兵的可怕之处。

    骑兵机动性极强,不管是合击冲锋还是迂回撤退,两条腿的人如何跑得过四条腿的马?

    他们的冲撞能力和杀伤能力也是铸就骑兵神话的基石之一。

    除此之外,古代战争十分依赖军阵,化零为整,从而达到量变到质变的升华。

    骑兵不仅能冲撞、切割军阵,还能让敌人无法首尾兼顾,无法形成有效的防御或者攻击。

    姜芃姬的骑兵不仅有轻骑兵,还有令北疆折戟沉沙的重骑兵!

    一轻一重,互相配合,不管是进攻亦或者别的,效果自然比单一兵种强。

    黄嵩对她如此重视,自然不会不知道这点,为了对付这支可怕的骑兵营,他与众人商议许久,终于想出一个稍微扼制的办法。采用更加灵活多变的军阵,避其锋芒的同时引诱敌军入阵,继而绞杀。奔跑的骑兵是狼是虎,陷入人海泥沼的骑兵便是待宰的羔羊,能力有限了。

    为了不让敌人发现军阵有猫腻,黄嵩等人还在前锋做了点儿更改。

    这种手段对付普通人是没问题的,但对于姜芃姬而言却是脱了裤子放P,多此一举。

    且不说她本身的精神能力,便是直播间的高空摄像头也能进行一定角度的俯瞰。

    她敏锐发现黄嵩军阵的特点,再一次下令,接受指令的传信兵立马将消息传了出去。

    号角和军鼓的节奏陡然一变!

    此时,重骑兵已经抗过了如潮箭雨,距离敌军前线不足十数丈。

    这么点儿距离对于全速奔跑的战马而言不过是瞬息的功夫。

    骑在马背上的士兵听到指令更改,一边拉紧缰绳指挥战马转向,一边高举厚盾重重砸向冲上来的敌军。敌军以合击之术捅向骑兵胯下的战马,尽管战马穿了厚甲,但也吃痛地嘶吼。

    重骑兵是姜芃姬帐下的烧钱大户,连人带马的重量堪称人形坦克。

    一路冲过去,那就是最暴力的强力碾压,那力道可不是普通血肉之躯能抵挡的。

    一下子就冲开口子,但他们没有直直深入,反而以角度极大的弧线向敌军两翼方向冲去。

    轻骑兵就更加简单了,他们听令之后直接分兵数路,迂回奔向敌人两翼。

    瞧这样子,骑兵是怂了?

    黄嵩帐下的士兵不明所以,唯独紧密留心战场情况的黄嵩等人面色巨变。

    骑兵不是怂了,他们是知道前方有陷阱,所以不做无谓的牺牲,改为袭击防御较为薄弱的两翼?程靖一想到这种可能便暗中攥紧了拳头,同时又有些不可置信,对方的反应未免太快!

    相较于程靖的平静无波,黄嵩的反应便明显了许多。

    黄嵩呢喃一声,“兰亭啊兰亭,当真是我的克星。”

    尽管心情很沉重,但黄嵩并没有露出颓丧神色,他是主公,他要是慌了,底下人怎么办?

    因为骑兵没有真正对敌人主力造成影响,所以当两军冲到一处交锋的时候,那战况堪称惨烈。姜芃姬看着战场形势,按捺住想要下场的冲动,反而镇定自若指挥各处的调度或增援。

    远远瞧着,韩彧不禁心生感慨,“主公真有虎将之风。”

    杨思还道,“主公还有谋者之智呢。”

    幸好,这样的主公只有一个,要是多来几个,智囊武将不都要丢了饭碗,下岗失业了?

    与此同时,卫慈却是一副神思凝重的模样。

    他知道,战场的天平已经慢慢向主公倾斜,只是——

    只是黄嵩帐下的风珏始终没有出现,这让他有些没由来的担心。

    卫慈不会轻视任何一个活过乱世的人,风珏毕竟是曾经辅佐陛下的重臣。

    他垂眸深思的功夫,前线已经战成一团,没多一会儿便躺了一地的尸体,两方人马的杀喊声不仅震得天响,地面砂砾都轻轻颤抖。罗越负责左翼,秦恭担任先锋,右翼则由姜弄琴带领新提拔上来的新人。敌我双方互相渗透、互相厮杀,若非衣裳不同,他们真是分不清敌我。

    有人前脚刚将敌人砍死,后一脚身体就被敌人的武器插了个透心凉。

    杨思看似很淡定,眼神却止不住地往某个方向飘。

    事实上,哪怕他坐在马背上,这个海拔也不足以越过重重人墙,但他就是忍不住想看。

    以前倒是没什么,明确心思之后却觉得再也没有什么比文武组合更虐心了。

    武将那是什么?

    朝不保夕的职业,战场又那么乱,哪怕是神仙也会被误伤。

    “唉——真是愁人。”

    韩彧眼珠子一转,睨了他一眼,问道,“什么愁人?局势对我军有利,你愁什么?”

    杨思道,“你不懂,这是牵挂。”

    韩彧冷笑道,“某家长子韩润早在金鳞书院读书了。”

    一个连妻子都没娶着的单身狗嘲笑妻女圆满的他不懂牵挂?

    谁给的勇气?

    杨思:“……”

    大概……是主公吧?

    韩彧和姜弄琴接触不多,但也知道此女异常沉默,虽是女子,但却不亚于寻常虎将。

    说句诛心的话,在他看来,杨思这块烂了根子的老木头,真是攀不起人家。

    这话要是让杨思知道了,他肯定气得原地爆炸,拔剑砍韩彧。

    姜弄琴此时正统领右翼兵马,对付敌军,

    因为多年以来在军中树立的威望,主公帐下的武将不敢轻视她,更别说那些提拔上来的普通将领。她下达什么指令,无人敢抗议质疑,所以右翼的情况较为稳定,敌人难以扩大战果。

    一面配合中军牵制敌人,一面与中军联合让敌人焦头烂额。

    瞧着这般的她,哪个人不竖大拇指?

    他们不服女人,除了两个是例外,一个是深不可测的主公,一个是威仪厚重的姜校尉。

    尽管姜弄琴对外是大龄剩女,但偷偷喜欢她的人,还真是不少,只是没胆子挑明罢了。

    “姜校尉,后方有变!”

    姜弄琴神色一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