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33:伐黄嵩,东庆一统(七十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前方打得热火朝天,谢则带兵殿后闲得几乎发霉。

    奈何军令如山,纵然什么情况都没有,谢则还是要打起精神,报以十二万分的警惕。

    “派出去的斥候回来了么?”

    谢则一面关注前方的战况,一面命令士兵随时做好迎战的准备。

    “回禀将军,还未有消息。”副将左手摁着腰间的佩剑,目光凝重地望向前线,低声问谢则,“将军,主公为何要派将军……黄嵩兵马不如我军,阵前已是所有军力,哪有余力偷袭?”

    对于武将来说,没有战功就没有前程,战功怎么来呢,自然是用敌人的脑袋堆起来的。

    蹲在比较安全的大后方,他们连敌人的影子都没有看到,这不是白白浪费时光?

    眼瞧主公越来越有前程,灭了黄嵩她便是整个东庆之主,算是人生的小巅峰了。

    他们也不知道以后是什么光景,主公求稳立国还是继续开疆扩土?

    若是后者,那再好不过。

    若是前者,少打一场仗就是少一次晋升的机会,等天下太平了,武将晋升就没那么容易了。

    这次被发配到后方殿后,相当于做了冷板凳,辅佐谢则的副将自然担心。

    “这是主公的命令,我等遵从便是,她这么安排自然有用意。让各处都打起精神,免得被敌人钻了空子。”相较于副将的担心多虑,谢则倒是镇定自若,他抬手从盔甲里头掏出一条帕子擦了擦亮闪闪的枪杆,垂着眸子道,“若是后方有失,主公问罪下来,你我都担待不起。”

    副将想到自家主公的脾性,顿时汗如雨下,他质疑什么人不好去质疑主公的命令?

    “末将这就去办!”

    副将立刻拍马离开,谢则回想副将的话,眉头轻皱。虽然他不是主公的脑残粉,但主公断事如神,鲜少有出错的时候。主公说敌人有可能偷袭后方,那么这个消息多半就是真的。

    唯一的问题在于,敌人何时出现?

    后方过于安逸,士兵多少有些松懈的痕迹,这可不是好兆头。

    谢则只能派人时时刻刻提醒帐下士兵,勿要大意。

    “报——”

    副将正要去向谢则回禀,只听耳边传来一声疾呼。

    “发生了何事?”

    来人说,“方才发现一匹带血战马——”

    副将一惊,连忙道,“过去看看!”

    那是一匹枣红色的战马,体型远不如重骑兵战马那么高大健壮,身体呈管状,胸部窄、背部长、肋骨架浅,后区虽窄却强健有力,肌肉比寻常战马发达,毛皮亮泽。熟悉战马种类的人一看就知道这匹马产自北疆,有一定刹澜国汗血宝马血统,速度快、耐力强,来去如风。

    当然,这种马也是专门配给斥候的,保证斥候的机动性,发现敌情能在第一时间逃脱。

    副将神色沉重地看了一眼战马,抬手摸了摸血渍,稍微嗅一嗅便知道是人血而不是马血。

    士兵道,“副将军,这匹战马腹部受了点儿伤——”

    副将顺着士兵所指看去,果然在马腹一侧看到一条一掌长的伤口,部分血液已经凝固。

    他凭借多年经验,一眼便能看出伤口是什么锐器造成的。

    “马回来了,人呢?”副将问。

    士兵回答,“没有发现,马儿跑回来的时候便没有看到人。”

    副将心中一沉,隐约猜到斥候已经遇难,他又问,“除了这匹马,还有其他马回来了?”

    士兵摇头。

    副将连忙将这个消息传给谢则。

    这批斥候的任务不是探查前线而是后方,如今却遭了毒手,若非马儿识路,带着伤势跑回来,他们怕是发现不了。由此可见,主公的猜测是正确的,的确有一支敌军潜藏在暗处。

    谢则听了副将的话,眉峰拧成了结,眉心留下淡淡的褶痕。

    “下令全军戒备——”

    自家斥候是什么配备,他心里很清楚,几乎都配了要速度有速度、要耐力有耐力的好马。

    这种情况下还被敌人弄死,可见敌人也不是好对付的。

    若非战马自己跑回来,谢则还不知道敌人已经出现。

    他的命令刚发布没多久,后方传来一阵阵轰隆隆的动静,地面颤抖得更加厉害。

    “杀——”

    伴随着如雷鸣一般的杀喊声,密密麻麻的敌人很快出现在视野范围,副将胯下的战马都受惊了。他心下骇然,震惊于敌人的人数,高声唤了一声谢则,“将军,敌军来了——”

    谢则看了一眼,面色随之低沉。

    敌人距离他们不足三里,如此之近,他们怎么做到的?

    倘若主公没有提醒,敌人冷不丁偷袭,大军必然损失惨重。

    “慌什么,列阵!”

    谢则呵斥一声,一副了然在胸的姿态。

    三里,这个距离对敌方骑兵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这些骑兵都不是善茬,马上弓箭十分娴熟,人还未近前,箭矢已经落下。

    谢则镇定自若,一面指挥士兵以盾墙抵挡箭矢,一面令弓箭手在盾墙的保护下对敌方发起射击,试图清理一波靠得最近的敌人。奈何双方距离太短了,弓箭手也射不了几轮。

    敌方骑兵开道,后头的兵马紧随其后,粗略估计足有数万人。

    眼瞧着敌方骑兵已经近前,谢则又令士兵举着一丈多的长矛并排上前,重重戳打敌方战马的胸骨、腹部、眼睛。不过骑兵的机动性是所有兵种都头疼的,长矛只能阻碍一时。

    姜芃姬第一个发现后方有异动,不过她没有表现出来,反而专注前线战况。

    为了应付偷袭的兵马,她给谢则不少人手。在有准备的情况下还挡不住敌军攻势、稳不住后方局势,不仅谢则的军事能力值得怀疑,自家帐下兵马的战力和素质也要打上一个问号。

    当后方被偷袭的消息传来,众人皆惊,唯独姜芃姬还淡定如常。

    她道,“相信元规!”

    她都给对方警示,相当于开了挂了,这样还被人怼翻,姜芃姬绝对要削他。

    冥冥之中,谢则的小(求)宇(生)宙(欲)爆发了。

    偷袭的敌军不是旁人,正是风珏从丸州前线带来的人手。

    风珏瞧着战局,脸上挂满了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