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35:伐黄嵩,东庆一统(七十六)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他们以为自己终于能安心了,孰料主公就是个不省心的。

    韩彧道,“五千兵马会不会缺了些?要不……再带一些?”

    若不是不允许,韩彧真想将所有兵力都拉上,保证自家主公安全。

    姜芃姬道,“要那么多人做什么?若是五千骑兵还拿不下伯高,我养着他们浪费口粮?”

    五千轻重骑兵拿不下士气全无,丧家犬一般的残兵败将,姜芃姬真要喷一句“废物点心”。

    说话刻薄归刻薄,但姜芃姬说出这话,谁也不能反驳什么,因为她有这个资本这么说。

    “弄琴,走!”

    姜芃姬马鞭一扬,小白一马当先奔了出去,姜弄琴骑马紧随其后,五千轻重骑兵呼啦啦跟上。望着主公一骑绝尘的背影,杨思露出几乎窒息的表情,抬手不停揉着左胸口。

    有这么一个主公,他真的会折寿啊!

    韩彧面色黑沉,瞥见杨思的动作,询问道,“你怎么了?怎么不知你有心疾?”

    杨思道,“自打跟了这么一位主公,没病也担心出病了。”

    韩彧诡异地沉默几秒,他能理解杨思的意思,感同身受。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思及旧主许裴,尽管他不如主公那般多才多艺,至少省心啊啊啊!

    二人也没那么多闲工夫闲聊,黄嵩这边虽然败退撤兵了,但偷袭后方的敌军可还没处置呢。

    谢则虽然没有强烈的功名利禄之心,但身为武将,谁会嫌弃加诸在自己身上的荣誉多?

    谢则自然也不例外。

    若是能彻底击溃偷袭敌军,活禽首脑,那可是大功一件!

    风珏见大势已去,开始有秩序撤离,奈何士兵气势全无,一个一个像是无头苍蝇一样,丢盔弃甲,无脑逃命。偏偏这种负面情绪还会传染,先是一片人,之后是数千数万人!

    风珏见此,面色如土,几欲从马背上跌落下来。

    所幸被人搀扶了一把,不然从这么高的马上甩下去,周遭又那么混乱,非死即伤。

    “军师,末将护送您撤离此处!”

    风珏从天旋地转的不适感清醒过来,唇瓣干燥起皮,瞧着格外憔悴。

    “你不用管我,整合兵马撤退要紧——”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若是错过了最佳时机,那就是全军覆没的下场!

    正说着,背后传来震天的杀喊声,尽管打了数个时辰的仗,将士们兵疲马乏,但眼前的敌人都是战功,有了战功他们从军便有了高额回报。身体再累,他们的精神也是活跃亢奋的。

    “糟了,军师,敌兵追来了!”

    奔逃一路,身边的士兵越来越少,逃窜掉队的士兵不是被乱刀砍死便是被人活禽当了俘虏。

    将军带着近千心腹以及风珏撤离战场,但谢则却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紧追不舍。一番追逐围杀,身边的士兵减员仅剩一两百,多数还带着伤,几乎没了战力,敌人仍旧紧随身后。

    夜色暗沉,夜幕渐渐暗沉。

    冷风吹拂,卷起浓郁的血腥味,浓烈得令人作呕。

    杀喊声幽远得像是从天际飘来。

    风珏双眸厉色地望着将他们团团围住的敌军,谢则正骑着高头大马,双方隔了十余丈距离。

    士兵团团围上来,将他们双手剪于背后,还用刀剑架着他们脖子。

    谢则扫视一圈,心下满意。

    他抬手一挥道,“将人全部带回去,听后主公发落。”

    风珏试图挣扎,奈何禁锢他的士兵力气极大,竟是半分都动弹不得。

    俘虏也有不同档次,那些出卖体力的士兵自然是金字塔底端,产生的价值还不够他们吃呢,风珏这种就属于金字塔顶端的。稀有人才,不管能不能归顺主公,谢则都要将人提到她面前。

    为了防止风珏生出寻死的念头,他还派人专门盯着。

    风珏讥讽地哼了一声。

    与此同时——

    姜芃姬带领五千兵马追杀黄嵩,说是追,实则一路杀过去。

    很多敌兵试图阻拦,下场就是丧命在马蹄之下,尸体被践踏成肉泥。

    骑兵所过之处,尸骨成堆。

    夜色是很好的掩护,但对于姜芃姬而言,它构不成任何阻碍。

    因此,她追上黄嵩所用时间远远低于黄嵩的心理预期。

    面对整整齐齐五千轻重骑兵,黄嵩的心情只剩下平静,反而有种“终于来了”的感觉。

    原本还有三五万残兵掩护他逃跑,但士兵早被敌人杀破胆,哪里还提得起战意?

    这些人在敌军追兵的冲击之下,逃跑的逃跑,迷路的迷路,分崩离析。

    等黄嵩被围困的时候,他身边的兵马已经不足三千。

    三千残兵败家对上五千精锐骑兵,结果已经不用明说了。

    这算得上一边倒的残杀。

    当黄嵩等人被俘,胜负终于分晓。

    姜芃姬甩了甩手中染血的斩神刀,鲜血在地上甩出一条长痕。

    她朗声唤道,“前方可是伯高?”

    听到姜芃姬对自己的称呼,落魄狼狈的黄嵩苦笑一声。

    “兰亭时至今日还愿意如此唤我?”

    “乱世之下,你我身不由己,但公是公,私是私。”姜芃姬道,“你不也还唤我兰亭么?”

    “是啊……身不由己……”黄嵩神色颓唐道,“可公私分明,兰亭可想好如何处置我了?”

    姜芃姬却没明说,这里也不是谈这事儿的好场合。

    她淡淡道,“我并非绝情滥杀之人,当年走上这条路,那也是时局所逼。”

    人不是一开始就有野心的,黄嵩也一样。

    东庆未灭之前,他的志愿不过是当个清廉能干的臣子,扭转旁人的偏见,造福一方社稷。

    乱世这个温床却让他产生了前所未有的野望。

    如今被人从巅峰打落至低谷,还要对曾经的对手俯首称臣,关键是臣服了还要被猜忌一辈子,这种日子谁愿意过呢?黄嵩也曾设想过最坏的打算,举剑自刎,如此才能保全妻子儿女。

    只是——

    每每想到妻子祁朝兰那日的话,自尽的勇气便如潮水般退去。

    他道,“兰亭,你可真是给我出了个难题。”

    姜芃姬道,“不试试怎么知道是难题还是简单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