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37:伐黄嵩,东庆一统(七十八)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姜弄琴和寻常女子不一样,二人虽然互通心思,但杨思总觉得八字还没一撇。

    她主动提及这个话题,杨思便觉得这一撇终于写上了,剩下的一捺就简单得多。

    只是二人都不是感情至上的人,谈论更多还是公事。

    他好奇道,“主公在哪里擒拿黄嵩?”

    姜弄琴道,“哪里不重要,反正不管在哪里,他都逃不出主公的手掌心。”

    面对如此死忠的言论,杨思已经有一定免疫力了,自动忽略。

    “他被俘的时候,可有什么过激反应?”

    姜弄琴道,“瓮中之鳖,负隅顽抗又能如何?主公善待他,他若不领情,死路一条。”

    杨思:“……”

    不行了,“心疾”又要发作了。

    除了小部分人在乱军中失散,黄嵩帐下大半中流砥柱都被俘虏,成了姜芃姬的阶下囚。

    后者没有虐待俘虏的嗜好,但也不会将手下败将捧为贵宾,除了黄嵩待遇不错,其他人的条件都很普通,食物供应与普通士兵等同。有些人暴跳如雷将食物打翻,有人沉默用膳。

    程靖被单独看押,卫慈很容易便找到了他。见程靖的时候,卫慈手中还提着一个食盒,食盒上面三层格子放了几盘热菜和刚出炉的白米饭,最底层放了一套没穿过的干净衣裳。

    卫慈没想到还能见到程靖,若是依照前世的轨迹,后者在牢狱自刎殉主。

    转念一想,程靖和黄嵩的情谊远不如前世那么深,自然做不出自刎殉主的举动。

    程靖被关在小小的帐篷里头,外面有不少士兵把守,他是插翅也难飞。

    “你怎么来了?”程靖放下碗筷,抬起头看了一眼卫慈,了然道,“莫非是当了说客?”

    帐内视线昏暗,唯有矮桌上摆着一盏不甚明亮的油灯,映得程靖越发憔悴狼狈。

    卫慈不吱声,弯腰从食盒底层取来几支蜡烛和火折,逐一点亮,帐内这才明亮许多。

    “主公并未嘱咐此事。”卫慈直白道,“只是担心师兄被人怠慢,这才过来瞧瞧。”

    借着烛光,卫慈瞧见程靖下颌冒出青色胡渣,双眸布满了血丝,哪还有平日里的儒雅风采?

    程靖也没动怒,如果卫慈真是当说客,他也不意外。

    “你极少唤靖师兄。”

    卫慈算是渊镜先生的关门弟子,师兄弟排序不看年纪看入门时间。

    “毕竟是同门师兄弟,不论是唤师兄还是友默,不都是一个人?”

    卫慈在程靖对面落座,再将食盒内的菜品端出来,一时间香味扑鼻而来,勾得人拇指大动。

    饶是程靖现在没多少胃口,闻到食物香味,隐隐有些饥饿感。

    程靖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勉强的笑。

    “子孝想用这个收买人?”

    卫慈一边说一边取出两坛酒,“今日不谈公事,只为叙旧。”

    程靖的性情与其他几个师兄弟不一样,卫慈也没多少把握说服他投靠主公。

    说来可能不信,卫慈这次过来真是为了照拂程靖师兄的。

    有一点,卫慈前世今生都不明白,程靖为何跟随了黄嵩?

    他的“道”不是顺应天命、匡扶正统么?

    不管从家世出身还是个人魅力而言,黄嵩距离“正统”二字差了十万八千里。

    卫慈毫不避讳地问了出来。

    程靖抿了一口清酒,这个酒和平日喝得很不一样,味道更加醇厚,流入喉间还有些火辣辣的感觉,后劲儿挺大。他喝了几杯便露出了红晕,眼眶水汽连连,还有些困乏。

    “子孝可知主公……伯高祖上的渊源?”

    卫慈一怔,“此人不是原氏出身么?”

    程靖道,“伯高这一支是大夏皇室唯一尚存的子嗣。大夏末年,皇族近乎灭族,先祖感念太祖知遇提拔之恩,冒死护送末帝幼女出逃,藏于家中旁支,细心照拂长大。不过无人告知她身份,先祖也待之亲女,正值天下分五国,她的身世说出去不仅会害了她,还会连累程氏。”

    卫慈倏地明白了什么。

    “如此说来,末帝帝姬最后嫁入原氏?”

    程靖点头,肯定了卫慈的说辞。那时候的原氏还算显赫武家,程氏将帝姬嫁入这户人家,本意也是为了更好保护这一支血脉。谁料原氏先祖接连犯错,不过两代就落魄成这样。

    黄嵩祖父犯事儿,险些株连三族,那也是程氏在背后帮着周旋才平息的。

    死罪可饶,活罪难免,黄嵩父亲被发配,半途病故。

    留下的孤儿寡母毫无依靠,原氏族人又不肯照拂,黄嵩母亲只能靠绣艺赚钱补贴家里。

    黄母守寡的时候还很年轻,一次偶然机会被东庆皇帝身边的红人内侍黄覃看中,上门求娶。

    母亲改嫁,黄嵩父亲改姓成了黄覃继子,黄嵩自然也随父姓。

    这桩陈年往事知道的人不多,连黄嵩本人都不知道。

    当然,程靖辅佐他,血缘是一部分,另一部分则是黄嵩却有可取之处。

    如果他能光复先祖荣光,那是再好不过的。

    “师兄将此事告诉慈——”

    卫慈有些不解,按照正常套路,主公要是知道黄嵩身上还有这层关系,黄嵩小命难保啊。

    程靖道,“大夏余威早已不存,伯高有没有皇室血统,影响大么?”

    再者,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就那么几个,大多还行将就木。

    外人眼中的宦官之孙竟然是前朝皇室末裔,谁会信呢?

    “师兄也说大夏不存了,难道你还坚持他们是正统的?”卫慈问道。

    程靖笑道,“那就得看看你所侍奉的兰亭公能不能成为‘正统’了。”

    旁人听到这话,估摸着会以为程靖有归顺之心,但卫慈却清楚,对方是铁了心不肯归顺。

    除非——

    除非主公真能位登九五!

    卫慈叹息道,“师兄忍心蹉跎岁月,当个山野闲人?”

    程靖说,“这不是靖忍心不忍心的问题,这是兰亭公肯不肯成全的问题。”

    主动权不在他这里。

    程靖不是抗拒为姜芃姬效力,但不是现在的她。

    卫慈道,“师兄不会觉得可惜?”

    辜负大好时光啊。

    若是天下太平再出仕,程靖极难受到重用,日后真不会郁郁寡欢?

    程靖道,“一个卫慈、一个杨思、一个韩彧,不差一个程靖了。”

    黄嵩帐下原氏独大,祸害有多大,他看在眼里。

    若是琅琊一脉彻底做大,姜芃姬真不会觉得孤掌难鸣?

    倒不如急流勇退,图个清静,待天下太平再出仕也不迟。

    程靖垂眸道,“……想静静……子孝若是无事,暂不接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