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38:伐黄嵩,东庆一统(七十九)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卫慈起身告辞,步至帐幕前顿了脚步,他道,“黄嵩的身世,慈不会瞒着主公。”

    程靖是卫慈大师兄不假,但姜芃姬却是卫慈的主公以及挚爱,亲疏有分,公私有别。

    “无妨。”

    程靖眼眸轻阖,毫不意外卫慈的选择,卫慈要是帮着黄嵩隐瞒了,这才叫奇怪。

    卫慈脑中闪过无数念头,前世的场景在眼前走马观花般迅速略过,最后化为一声叹息。

    他前世便十分好奇,为何黄嵩只是宦官后嗣,偏偏得了程靖的青眼,程氏族人也没反对。

    奈何师兄弟缘分浅薄,卫慈连程靖的葬礼都没赶上,更别说找程靖解惑了。

    倘若黄嵩是前朝皇室末裔,一切都能说得通了。

    卫慈连忙去找姜芃姬,后者刚刚沐浴完毕,一身月白色的寝衣,肩头披着宽大保暖的衣氅。鸦青色的长发冒着水汽和刚沐浴后的清香,卫慈过去的时候,她正坐在榻上,侧身擦拭湿发。

    “子孝有什么事情?”

    姜芃姬一边用干燥的布巾拧着发梢,一边侧首问卫慈。

    在橘黄烛光的映照下,姜芃姬的侧颜好似加了柔和滤镜,眉眼的柔色让卫慈心脏怦怦乱跳。

    卫慈状似淡定地作揖行礼,恭敬问候了一句,这才开口准备说明来意。

    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姜芃姬的头发,后者瞧了瞧湿漉漉的头发又看看卫慈,将布巾递了出去。

    卫慈在原地怔了一会儿,上前半跪在她身侧,抬手接过她手中的布巾,仔细帮她擦拭湿发。

    他的动作很轻柔,好似每一根发丝对他而言都是至宝,相较之下姜芃姬的动作就粗鲁得多。

    “方才慈去拜访师兄程靖,谈话的时候听到一个消息,主公也该听听。”

    姜芃姬随意盘起双腿,双手手肘支着膝盖,一副闲适的模样。

    “消息?什么消息这么重要,值得你专门跑这么一趟,还是这个时候?”

    如果不是重要消息,卫慈怎么会在这个暧昧的时节找自己?

    这不是送“呱”入虎口么?

    卫慈道,“关于黄嵩的身世。”

    姜芃姬眉头一蹙,不解道,“伯高的身世?他的身世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她没什么门第之见,但她也知道黄嵩的出身十分受人诟病,难不成这里头还有什么反转?

    卫慈轻声道,“明面上,黄嵩是东庆常侍黄覃的继孙,出身原氏,实际上另有文章。根据师兄所言,黄嵩先祖竟是大夏皇朝末帝的帝姬。当年大夏灭国,天下五分,皇室几乎被人灭了个干净。唯独程氏先祖感念旧恩,拼死将尚在襁褓中的帝姬带出皇宫,放在程氏旁支抚养。多年之后,这位帝姬又嫁入原氏。帝姬所处的这一支,正是黄嵩这一支,所以他是皇室后裔。”

    姜芃姬道,“这事情我怎么没听过?”

    卫慈用手指帮她梳拢湿发,说道,“大夏朝皇室后裔这个身份,一旦捅出去,肯定会招来灭族之祸,程氏守口如瓶也是情理之中。师兄辅佐黄嵩,黄嵩的身份也占了一部分原因。”

    姜芃姬回想程靖的脾性,卫慈这话的真实性高达九成。

    不过——

    姜芃姬道,“大夏朝太祖也是出身微末吧?程靖对夏朝皇室后裔这么执着?没道理啊。”

    论跟脚,黄嵩距离“正统”也有一段距离呢。

    卫慈知道自家主公某些历史不是很好,他也不意外,反而体贴细心地给她科普,“主公有所不知,大夏皇室太祖虽然出身微末,但祖上也是显赫富贵的,来历背景极大——”

    按照这个时空的历史,最近的历史包括十六国乱世、大夏朝、五国以及如今的乱世。

    在十六国之前,中原也曾有过三百六十七年的大统一,名曰“北陈”。

    大夏朝皇室的族谱可以追溯到北陈皇室,程氏的发家历史也是从北陈中兴时期算起的。

    姜芃姬仔细听完,失笑道,“没想到伯高竟有如此先祖,那他知道这事情?”

    卫慈摇头道,“多半是不知道的,若是他知道,早就用这个做文章扭转外界的看法了。”

    在讲究出身跟脚的时代,拼什么不如拼祖宗,哪怕祖宗早已经入土作古,但一样能在舆论上庇护后辈子孙。如果黄嵩能加持这个超大光环,他怎么会顶着宦官之孙的污名多年?

    姜芃姬却笑道,“如果我是伯高的话,我哪怕知道了也不会说出去的。”

    卫慈问,“为何?”

    姜芃姬道,“如此重要的牌面,怎么会一开始就亮出来?世人对他的评价如此不堪,纵然他能翻出族谱证明自己的身份,外人也不会信的,他们只会相信自己认定的事实,反而诋毁黄嵩为了造势不择手段、污蔑先人。等他有了一定成就,傲视一方的时候,再亮出来好一些。”

    牌面再好,那也要看打出来的时机。

    说是这么说,但黄嵩现在的确不知道这事儿,程靖也打算时机成熟了再说。

    只是——

    程靖等不来这个时机了。

    姜芃姬抬手将耳边的长发撩到耳后,唇角挂着浅笑,似乎没将卫慈说的消息放在心上。

    卫慈追问道,“主公打算如何处置黄嵩?”

    姜芃姬道,“好歹也是朋友一场,我不打算赶尽杀绝。怎么处置,决定权在他自己手上。”

    “主公的意思是放过他?”卫慈手一顿,“斩草不除根,主公可知……后患无穷啊。”

    姜芃姬把玩着头发,笑道,“我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他,世间没有免费的午餐。他想要保住自己和一家老小的性命,总该付出点儿什么。保证他这个后患不会变成我日后的威胁。”

    生命只有一条,没了可就没了,只看黄嵩愿不愿意为它买单了。

    卫慈眼底闪过一丝疑惑,不知道自家主公想了什么办法。

    “我打算去和伯高谈一谈。他若应下,我放他一马又如何?他若不应,看在往年交情的份上,我会给他一个体面的死法。”姜芃姬抓了抓半干的头发,“对了,程靖是个什么态度?”

    卫慈含糊道,“他支持正统。”

    姜芃姬眉梢一挑,反问道,“如果我成了正统呢?”

    卫慈道,“任主公驱使。”

    姜芃姬笑了笑,说道,“那你帮我转告他,至多七年,让他做好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