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39:伐黄嵩,东庆一统(八十)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姜芃姬让卫慈帮她擦干头发,随便摸来一条青色的发绳将那头光顺的长发束在身后。

    这副装扮大大降低了原先有的锐气,反而添了几分柔和,破天荒有了几分女儿家的韵味。

    “子孝会不会好奇我用何等方法解决伯高这份隐患?”

    卫慈老老实实点头,他的确是挺好奇的,不过有些事情他不能深问,只能将疑惑埋在心间。

    “那子孝不妨陪我走一趟。”姜芃姬起身将肩头披着的衣氅拢整齐,笑着道,“我这模样去见伯高,身边要是不跟着人,指不定外头会闹出怎样的绯闻。”

    要说绯闻,他俩以前还真闹过,只是没人当真。

    卫慈垂着眼眸,不置可否,但唇角微扬的弧度暴露了他的内心。

    “对了,记得带一份笔墨纸砚,纸多带几份。”

    姜芃姬悠闲地踩着木屐去见黄嵩,卫慈亦步亦趋跟着,巡逻士兵瞧见二人便立定行礼。

    “伯高这会儿应该还未入眠吧?”

    卫慈笑道,“一朝沦为主公的俘虏,饶是他心大,怕也是睡不下的。”

    黄嵩的确没有睡下,翻来覆去嚼着姜芃姬说的那句“不试试怎么知道是难题还是简单题”。

    他不敢确定姜芃姬到底是什么意思,不是他蠢笨,只是不敢信。

    放过他的理由是什么?

    因为所谓的“年少交情”?

    这种借口也就骗骗无知的人,利益纠葛面前,什么情感都要退避三舍。

    如果姜芃姬是感性的人,兴许有几分可信度,偏偏这人再理智不过,轻易不会感情用事。

    他左思右想还是觉得自尽好些,只要自己身死,姜芃姬不会对他的旧臣赶尽杀绝,同时也会好好善待他的家眷。祸不及妻儿,堂堂诸侯为了面子也不会轻易苛待孤儿寡母!

    许裴家眷就是最好的例子。

    韩彧还入了姜芃姬帐下,多少也会照拂旧主的家眷老小,不说多风光,最起码安全无忧。

    黄嵩此时的心情跟当年的姜芃姬有几分类似。

    她当年被同伴出卖污蔑,联邦秘密抓捕她,她第一反应是武力抗捕,单枪匹马去追杀真凶。

    作为联邦战士,她自然是信任它的,但因为其中掺杂的利益纠纷,这份信任就得打上问号。

    “我就猜到你没睡——”

    姜芃姬入帐之后,正好瞧见黄嵩对着桌案上的佩剑愣神,面不改色地笑了笑。

    她身后还跟着卫慈以及几个后勤伙夫,伙夫手上端着烤肉涮火锅用的器具,还有不少食材。

    黄嵩抬头瞧了一眼,懵了。

    啥架势?

    姜芃姬道,“找你吃夜宵,我饿了。”

    黄嵩:“……”

    姜芃姬抬手将那柄佩剑丢给了卫慈,随口道,“伯高,这柄剑贵不贵?”

    “此剑是祖父在嵩加冠的时候赠的,虽不珍贵,但意义非凡。”

    姜芃姬道,“原来是长辈赠予?若是让长辈知道他送的剑却终结了你的命,心里不会好过。”

    正说着,伙夫将桌案收拾好,摆好烤盘和温鼎。

    食材放在另一个独立的架子上,另外有人将温鼎点上火,倒上调好味道的底料。

    “可惜军中禁酒,不然的话,还能一边吃夜宵一边喝小酒。”

    姜芃姬在黄嵩对面落座,卫慈则坐在她身侧后面。

    “兰亭此番前来,所谓何事?”黄嵩没有动筷的胃口,直接道,“有什么事情,不妨明说。”

    姜芃姬动筷将食材夹到已经沸腾的锅内,笑道,“待你我花甲之年,不知有没有机会共餐。”

    黄嵩神色一变,“兰亭这话的意思?”

    “我这人不喜欢勉强,你也知道我的脾性。”姜芃姬道,“你若是死意已决,念在往年交情,你的身后事我会办得妥妥帖帖。倘若你还有存活的念头,我也不是容不得人的狭隘之徒。”

    话说的这么明白,黄嵩便知她的真实态度。

    良久——

    “对于隐患,斩草除根最好,你留着这么一个隐患……兰亭何时也有妇人之仁了?”

    “妇人之仁,匹夫之勇,你何时见我身上有这种东西了?”姜芃姬道,“我愿意留着你,自然也是做了准备的。你我约法三章,你若能应,我自然有这份度量容得下你。”

    姜芃姬的解决办法就是和黄嵩做好约定,他要性命就要付出一定的自由和权利作为代价。

    黄嵩静默。

    “我愿与你歃血为盟,各自立下血誓,你也不用担心我口血未干而背之!”

    黄嵩面色一变,望向姜芃姬的眼神带着浓浓的复杂。

    她是认真的!

    黄嵩头次这么清晰地认识到这点。

    这个时代什么都不好,唯独道德底线高,很看重契约精神,立誓之后便能约束双方。

    一方率先背离盟约,道德层次站不住脚,另一方便可以赶尽杀绝而不用背负舆论谴责。

    说得明白一些,双方订个合同,互相遵守。

    合同内容肯定偏向姜芃姬,黄嵩则是被约束的一方。

    光有盟誓还不够,姜芃姬要将这份盟誓弄得所有人都知道,不仅约束黄嵩,还能约束他的旧臣!让黄嵩活着没什么,她要的是黄嵩好好活着让他曾经的旧臣不敢有一丝丝的异心!

    姜芃姬笑道,“倘若伯高愿意,我们可以一边吃一边商议盟誓内容。”

    黄嵩苦笑一声,说道,“兰亭心思可真是……缜密得很。”

    姜芃姬扭头道,“那就麻烦子孝帮着执笔了。”

    卫慈应下。

    契约内容偏向姜芃姬,但对于黄嵩而言也不是不能接受,甚至比预想还要宽松很多。黄嵩三代无法掌控实权,但曾孙辈可以通过正常渠道入仕,黄嵩本人以后还会被加封荣养起来,爵位世袭三代。失去权利以及一定的自由,换来后半生的安宁富贵。

    对战败者而言,这结局不错了。

    总比失去一家之主庇护,生活战战兢兢的许裴家眷好得多。

    黄嵩仔仔细细看了卫慈起草的十数页“合同”,问了一个问题。

    “儿孙不能入仕,女儿呢?”

    姜芃姬道,“如果你女儿有能耐,自然可以。”

    以如今的风气而言,男性的政治权利远比女性多,所以姜芃姬限制了黄嵩及子孙三代。

    毕竟是老朋友,她也不想没有实权的黄嵩一家被人过分看低,于是留了余地。

    只要黄嵩女儿、孙女入仕,不信他的旧臣不会看在以往情面扶持一把。

    如此一来,这部分人也不能对女子入仕置喙什么。

    卫慈:“……”

    主公在下一盘很大的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