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41:歃血为盟(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众人不似卫慈那般了解姜芃姬的“未来”,自然没看出里头隐晦蕴含的算计,只是光从盟约内容来看,自家主公也没有吃亏。在这个大前提下,只要黄嵩守约,饶他一命也不是问题。

    姜芃姬问道,“诸君可有不同的意见?”

    众人没什么意见。

    真要说有,多半也是觉得禁止三代入仕太短了些。

    盟约上的子孙三代指的是黄嵩、黄嵩的儿子以及黄嵩的孙子。那家伙早已娶妻生子,府上儿女都已经好几岁了,等他曾孙辈长大成人,貌似也用不了几年,众人担心这个时间有点短。

    只是算算时间,等黄嵩曾孙辈出仕,他也早已入土为安了,曾经的旧臣也不剩了。

    如此一想,禁止三代入仕还是能接受的。

    主公允许黄嵩活着,总不会让他这一系永生永世都不能入仕,这不是施恩这是故意找茬了。

    姜芃姬见小公举们如此通情达理,心下满意,这便命人下去准备结盟仪式。

    她和人结盟不少次,但大多都是口头盟约,歃血为盟则不同。

    直播间观众以为这种盟誓就是将血滴入酒盅,一饮而下。

    实际上却是将牲畜的血涂在嘴唇上,借此表示结盟的诚意和决心。

    对于电视剧而言,自然是前者的表现力更强烈一些。

    昨天姜芃姬关直播的时间比较早,所以咸鱼观众并不知道她和黄嵩一块儿吃夜宵谈盟约的细节。今天刚到直播间,他们便被故事的发展惊到了,不少观众对此还表示了置疑和担心。

    【小盆】:主播,你就是毁约装业户吧?你能保证黄嵩的子孙不会暗中搞事儿?

    搁在古言小说,黄嵩子孙的人设就是妥妥的男一。

    先祖和皇室争夺天下失败,皇室为了安抚人心,假仁假义地施恩,后代子孙不得不屈服于现实。男主这一代,他是最优秀出众还让残暴无道的皇帝羡慕嫉妒恨的存在,时刻提防打压男主。男主和女主一边谈恋爱一边蛰伏、养精蓄锐,经过一番斗争,推翻皇室,取而代之。

    这种剧情观众们都看得审美疲劳了,忍不住担心黄嵩子孙会作乱,还不如斩草除根呢。

    【古古咕咕】:虽说滥杀无辜不好,但主播也要为自己和后代想想,留着黄嵩的确危险。

    【食堂打饭阿姨】:歃血为盟很严肃的,双方不会轻易毁约,更别说还要签订纸质合同。举个比较近的例子,长征时候,某位元帅也曾用歃血为盟的法子,与少数民族约定各不相犯。

    别看古代各方面都落后,但他们的契约精神却十分值得推崇。

    如果只是口头盟约,这要靠自身道德去履行约定,毁约的自然多一些。

    姜芃姬却将各个条款落到实处,歃血为盟的同时又多了一道签订盟约的流程。

    白纸黑字,盟约为证,谁会想不开主动毁约?

    韩彧和程靖作为双方司仪,分别检查两份盟约,确保盟约内容与约定的条款没有任何差异。

    检查过后,韩彧还要朗声宣读,让见证的众臣和士兵知道盟约里头写了什么。

    “若无异议,你我便签了它。”

    黄嵩叹道,“自然没有。”

    他提笔沾饱了赤红色的墨汁,爽快在盟约末端签上自己的名字,印上私印。

    光是这样还不够,二人还需要在盟约上留下自己的手印。

    姜芃姬面无表情地拔出匕首在自己手心划了一道,拳头一攥,让鲜血涂满整个手心。

    对面的黄嵩看她如此豪迈,默默放弃使用印泥的“秀气”举动。

    可他身边没有锐器,只能借她的匕首一用。

    盟约一式两份,一份由姜芃姬保存,一份由黄嵩保存。

    姜芃姬用手指在盛满牲畜血液的碗中沾了一下,将血抹到嘴唇,黄嵩照做。

    她心情愉悦地道,“盟约签订,看样子我们到花甲之年还能聚餐的想法,不是不能实现。”

    黄嵩觉得自己是个长寿的命,眼前这人可就未必了。

    只是,他敢将这话说出来,姜芃姬身后那一波人肯定会将他打死。

    在求生欲的监督下,黄嵩只能默默将心里话咽了回去。

    盟约签订了,但事情却没那么容易结束。

    黄嵩思及程靖等人,不由得长叹一声,自己辜负了他们的厚望和期许。

    “主公,何至于此啊——”原冲身上的伤势做了处理,但因为他的动作,纱布又一次被鲜血浸红,他丝毫不顾这些,继续道,“皆因末将无能,未能护得主公周全,以至于主公……”

    想到自家主公的经历,原冲难过得红了眼眶。

    如果不是他无能,无法摆脱追兵,主公怎么可能落入“柳羲”手中?

    黄嵩连忙打断原冲的话,抬手将他扶起。

    原氏武将众多,虽然各有各的心思,但也不乏赤诚忠心之辈。

    黄嵩只觉得自己亏欠了原冲,哪里是原冲亏欠了他?

    “恒舒,这话从何说起?”

    黄嵩苦笑一声。

    原冲越是如此,他越是内疚难过,作为主公,他亏欠众人太多,怕是今生都还不起。

    好说歹说才将原冲哄住了,但悲伤的气氛只增不减,众人更是一副如丧考妣的模样。

    黄嵩与风珏隔着一段距离对望,后者的神情黯然而冷漠。

    “主公可有想好以后怎么办?”

    某个谋士问黄嵩,声音带着几分沙哑。

    黄嵩道,“兰亭是个信守承诺的人,既然歃血为盟,她便不会轻易毁约。我倒是不担心自己,反而更加担心你们。你们年华大好,总不能现在就退隐不出,白白浪费一身才华?”

    对于一个有志向有抱负的人来说,蹉跎岁月是最残忍的刑法。

    黄嵩不是输不起的人,他也不介意旧臣归顺姜芃姬。

    俗话说得好,爹娘还有续弦改嫁的,更何况君臣?

    众人听到这话,一时间更加难过了,还有人因此嚎啕大哭。

    黄嵩也不是全然无私,他也有自己的小算盘,因为盟约规定黄嵩三代男嗣不得出仕,那他就只能想办法培养膝下女儿。旧臣若是归顺姜芃姬,他们便是未来女儿在朝堂上最天然的助力!

    打小的经历告诉黄嵩,名声什么都是虚的,唯有实力才能让人尊重。

    姜芃姬以后给他封世袭三代的爵位,但这只是没有权利的虚名,别人愿意敬你三分是看得起你,若是不愿意敬你,你也只能受着。黄嵩作为一家之主,自然不能让家人面临这种窘境。

    因此,他现在就得慢慢筹划。

    殊不知,他的反应全在姜芃姬的算计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