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42:歃血为盟(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黄嵩帐下不愿意归顺的人可不止一个程靖。

    姜芃姬嫌弃什么都不会嫌弃能用的人多,黄嵩旧臣一个一个不愿意归顺,她损失大了去啊。

    此番设计,不仅仅是为了给未来的女儿铺路,同时也是为了让黄嵩去劝降这些人。

    “劝降”其他人不难,唯二的难度在于程靖和风珏。

    程靖不用多说,他不愿意归顺的原因只有两个,一是时机不成熟,二是姜芃姬帐下琅琊郡一系过于强盛。若再加上他,渊镜四个徒弟便凑齐了三个,他不想给老师和师弟们增添麻烦。

    哪怕姜芃姬不是个喜爱猜忌的人,但难保其他人不会生出危机感。

    倘若卫慈在这里,他也会赞成程靖的想法。

    前世的卫慈不就是这样?

    哪怕他没有任何反心,哪怕他扶持卫氏子弟的本心也是为了陛下,但卫氏众人不安分,惹来亓官让等人的怀疑和戒备。一出天降陨石,卫慈险些没了性命,卫氏也被彻底打压下去。

    哪怕是同一个势力,内部也会有不和谐的声音。

    任由一方派系影响力扩大,其他派系自然会感觉到危机和紧迫感,这也是内部不和的开端。

    人总有私心和喜好偏向,真正一心为公、心无旁骛的,不是说没有,只是太少。

    哪怕这部分人也不是绝对安分的,他们会为了忠心去铲除他们认定的危害。

    程靖委婉说出了自己的担心,黄嵩自然无法勉强。

    那么,风珏为何不肯归顺呢?

    面对黄嵩委婉的询问,风珏沉默了许久。

    他淡淡地道,“无他,厌倦了。”

    风珏说得风轻云淡,黄嵩却觉得他还有别的意思,只是风珏不肯明说,黄嵩也不能强求。

    他叹息道,“你若厌倦了,归隐之后当个隐士,过着闲云野鹤的日子也好。”

    不管如何,风珏都是风氏三郎君,只要他不刻意作死,姜芃姬看在风瑾的面上也不会动他。

    从这一角度来看,风珏是众人中间最安全的,可进可退,黄嵩也不用多操心。

    他和风珏年少相识,自然慢慢了解了对方的为人。

    别看风珏外表很是随和,实际上却是极为傲慢的,这种傲慢不是说性格傲慢,反而是他的行为处事。因为风珏学什么都容易,做什么都简单,渐渐养成了这种容不得失败的性格。

    此番大败,风珏遭受的打击小不了,黄嵩也希望他能冷静一些时间。

    风珏道,“主公当真死心了?”

    黄嵩神情一怔,倏地想起当年二人的一番对话。

    【倘若——我输了呢?】

    【倘若主公输了,珏便陪着主公再战森罗地狱。那里,总不会还有一个柳兰亭——】

    思及此,黄嵩脸面蓦地臊红起来,几乎羞得无地自容。

    风珏并不是个惜命的人,不惜旁人的命,同样不惜自己的性命。

    结果——

    黄嵩却和姜芃姬签订了盟约,付出三代不能出仕的代价,牺牲自由换得一夕苟且。

    风珏此时必是十分失望吧?

    黄嵩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但他无法开口为自己辩解,同样解释不了他如今的举动。

    “怀玠——”

    黄嵩讪讪地开口,根本不敢和风珏的眼睛对视。

    风珏又问道,“主公当真死心了?”

    这次的语气比先前更加严肃一些。

    “怀玠,非是我彻底死心,只是如今这个情形还有争下去的必要?成者为王,败者为寇,输了便是输了。赢得光明,输得磊落,我黄伯高不是输不起的人。”黄嵩狼狈地道,“你我相识相交多年,岂会不知我的志向?倘若柳兰亭真能平定天下,终结这乱世,我臣服她又如何!”

    如果不是死境,黄嵩也不会轻易认输。

    只是胜负已分,他也不想再争了。

    风珏闻言,眸光一暗,又是一阵静默。

    半晌之后,他道,“归根结底,终究是珏的不是。”

    黄嵩懵逼。

    他以为风珏会斥责自己,没想到话锋一转反而经错误揽到自己身上,这是什么意思?

    风珏不肯解释。

    当年,东庆皇室迁都谌州,黄嵩因此有了展露拳脚的舞台。

    尽管是杨思算计黄嵩失去了东庆皇帝的信任,但这里头也有风珏的推波助澜。

    黄嵩的野心可以说是风珏一手养大的,他只顾着自己却忘了黄嵩本心追求的是什么。

    风珏不给黄嵩追问的机会,径直拜道,“珏心意已定,还请主公日后珍重己身。”

    黄嵩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何种感觉,只觉得无力又难过。

    他这边的动静很快传到姜芃姬耳朵里,她也知道了众人的选择。

    愿意归顺的,她也要考核之后才能接纳。

    不愿意归顺的——

    “……程靖和风珏二人……真是不识相……”

    有个武将低声嘟囔,为姜芃姬抱不平。

    话音刚落,这人便被几个人瞪了一眼,吓得对方不敢吱声。

    瞪他的人不是旁人,卫慈、杨思和韩彧,幕僚几个巨头,新晋的小武将哪敢得罪。

    这三人和程靖都算得上师兄弟关系,风珏则是风瑾的三弟,哪个都不好处理。

    姜芃姬揉眉道,“程靖丢给渊镜先生吧,风珏……还给风氏当人情好了。”

    自己教出来的孩子自己负责板正。

    姜芃姬也不想杀了这俩小子把渊镜和风仁得罪死,毕竟还要指望他们帮自己完善教育。

    只要程靖和风珏不会背叛自己,姜芃姬可以放任不管。

    反正程靖去了渊镜那边,他也不可能清闲。

    风珏回了风氏,风氏会盯着他,不给自己添乱。

    众人皆言:主公仁慈。

    谋士还能找到她的小心思,旁人迟钝一些,快将她捧上“仁德”的神台了。

    姜芃姬:“……”

    瞧,明明她一肚子坏水,算计算得老远,外人还是觉得她光风霁月,简直酸爽得不行。

    先不管黄嵩那边的事情,姜芃姬这里是忙得要死。

    先前黄嵩兵败,死伤无数,但逃兵更多,若是任由他们不管,他们不是饿死了就是落草为寇残害百姓。姜芃姬自然要善后,一面派兵将他们抓回来,一面招募兵马,将他们骗回来。

    收拾这些残兵败将,姜芃姬最有经验了。

    为了不影响军营风气,俘虏的安置问题也成了首要解决的棘手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