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44:无头尸骨,法印(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无头尸骨生前是被人毒死的?”黄嵩感叹道,“唉,这老兄也是可怜。”

    虽然过了不知多少岁月,但骨头上面依旧能瞧见黑沉沉的颜色。

    尽管不知道尸骨的主人是谁,但这个下场也挺凄凉的。

    姜芃姬瞧了一眼尸骨。

    “这具尸骨有些年头了。”

    总之不会是这个时代的尸体,看手上这枚法印,估计尸骨主人也是大夏朝时期的。

    “挖个坑埋了吧?死得那么可怜,要是连尸骨还被抛弃野外,未免太惨了些。”

    姜芃姬点头,护卫又吭哧吭哧挖坑将尸骨埋入地里。

    黄嵩诧异地望向姜芃姬,迟疑道,“这枚法印……怎么处理?”

    死人的东西还是别碰为妙,谁知道上头有什么脏东西?

    姜芃姬说,“子孝身边也有一枚差不多的法印,我让他看看。”

    黄嵩哦了一声,没有继续追问。

    看法印的质地,价值不菲,不要白不要,反正主人也不能找活人算账。

    这也算是飞来横财了。

    等他们回到营地,天色也暗得差不多了,姜芃姬将直播间关闭,还请黄嵩一道用晚膳。

    黄嵩感慨道,“输给兰亭,越发服气了。”

    姜芃姬道,“吃饭也堵不住你的嘴。”

    黄嵩心下摇头。

    他以前听说姜芃姬的膳食都和士兵等同,那时候还觉得不可能,如今一瞧却知道是真的。

    正因如此,他才会那般感慨。

    东庆大部分国土隶属于北方,小麦种植兴盛。

    不过大夏朝之前,人们还不知这东西能磨成面粉,大多都是带着壳蒸着吃,称之为麦饭。

    之后,人们发现小麦能磨成粉被制成各种面点。

    不仅吃得饱,味道也比之前的麦饭好得多。

    尽管如此,奈何农业技术不成熟,麦子去麸皮耗费的成本太大,价格也随之上扬,普通百姓根本吃不起。百姓们吃的麦子或者其他食物,处理过程很粗略,时常掺杂砂砾、小石块。

    判断一个人出身富贵还是贫穷,往往看他的牙齿就知道了。

    牙齿整齐干净,这意味着吃**细,还能洗牙漱口,生活条件自然富贵。

    牙口磨损且层次不齐,多半是贫穷人家,他们吃的食物都是没有精细处理过的,沙石较多。

    士兵的军粮,十六国之前是小米粥或者麦饭,如今则是用小麦磨成的粉制成面点和米粥。

    搁在他眼前的烧饼馒头瞧着十分精细,看不到沙石的痕迹,吃着也是香软可口。

    姜芃姬身为主公,吃得精细一些也正常,但黄嵩看到普通士兵吃的也是这个。

    这说明什么?

    说明姜芃姬治下经济十分繁荣,农业工具发达,普通士兵也能吃得精细。

    窥一斑而见全豹。

    黄嵩自然是输得心服口服。

    殊不知,姜芃姬对农业器具的改良和发明几乎与战争器械等同,每年都拨下去大量经费,木工坊的邵光张平拿着那么丰厚的工资,要是不给她吐出点儿好东西,她能捶死这俩。

    如果姜芃姬这会儿回去一趟,她会发现丸州的农业器具又改良了。柏月霞可是墨家巨子指点过的,天赋极佳,三个科技达人凑到一块儿,天雷勾动地火,灵感迸发是一波接着一波。

    吃过饭,黄嵩主动告辞,姜芃姬点着油灯看了三个时辰的文件。

    等她放下最后一卷,她听到卫慈的脚步声。

    果不其然,卫慈又给她送夜宵了,要不是她吃不胖,这么喂着迟早成猪。

    “子孝,你看看这个。”姜芃姬掏出之前捡到的法印递给卫慈,接过卫慈递来的碗筷。

    “这是……”卫慈惊诧地睁圆了眼睛,下意识抬手去摸自己腰间位置,六如真人托了尘大师送给他的法印还在,主公这里怎么也会有一枚一样的,“主公,这枚法印从何而来?”

    姜芃姬仔细说了细节,当听到法印是一具不知名无头尸体附近捡的,卫慈什么都明白了。

    他严肃道,“那具尸体怕是大有来历。”

    姜芃姬问,“什么来历?”

    “怕是前朝那位皇甫丞相的遗骸。”卫慈迟疑道,“慈这里也有一枚,这是六如真人托了尘大师赠与慈的,据六如真人讲,法印曾是某位道家俗家弟子的物件,那位弟子便是大夏朝的皇甫丞相。法印共有一对,一枚一直传到了六如真人手中,另一枚应该是随同陪葬了。”

    法印是道士在法事和科仪中常用的道具之一,那可是吃饭的家伙,上表请神的。

    六如真人送卫慈一枚,让他“镇压邪祟”,如今又冒出另一枚,他是越来越糊涂了。

    姜芃姬道,“那个什么真人送你这东西做什么?”

    他感觉得出来,这东西有一股浩然正气,因为无害,姜芃姬才允许卫慈贴身带着的。

    卫慈摇头,“慈也不知。”

    姜芃姬道,“既然如此,那这枚法印你也拿着吧。”

    她把法印强塞给卫慈。

    卫慈接着不是,推辞也不是,最后只能接下了。

    这枚法印毕竟是亡者的随葬品,卫慈也不会贴身带着,收好以后弄个牌位供着吧。

    望着卫慈离开的背影,姜芃姬的眼眸在烛光得映照下显得黑沉而深邃。

    第二日,姜芃姬接到风瑾发来的战报。

    传信兵骑着快马赶来,气喘吁吁道,“主公,昊州大捷!”

    姜芃姬神色平静地展开战报。

    黄嵩大军已经被俘,昊州的防守力量十分薄弱,风瑾集结十万兵马剑指昊州,拿下只是早晚的事情。她不仅没有觉得喜悦,反而觉得风瑾的效率有些慢了,比她预期迟了三五天。

    一看战报,她有些乐了。

    “伯高要是任命他夫人为将,兴许是另一番局面,虽是内宅妇人,胆识却不亚于寻常丈夫。”

    原来,风瑾带兵快要攻下昊州全境的时候,黄嵩夫人祁朝兰带领自己豢养的部曲、残兵以及百姓一起固守最后一城。面对悬殊的兵力,祁朝兰也知道破城是必不可免的,于是让一队烈士在城墙自尽,以此表达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决心,风瑾见状也歇战数日,改为围困。

    尽管烈士自尽激发了全城百姓的斗志,但风瑾围困而不攻,城内粮食严重缺乏,风瑾还令士兵每日在城下唱菜名,用食物动摇守卫的意志。双方胶着数日,城内百姓禁不住饥饿,集结在一起发动了暴乱,强行冲开了城门,风瑾则带兵长驱直入,攻下昊州最后一块地盘。

    祁朝兰被俘。

    好歹是黄嵩的夫人,风瑾命人妥善安置对方,等待姜芃姬这边的裁断。